《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2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三月份要搞选举,如果顾秋在此次选举中获胜,他将成功去掉这个代字,成为清平县正式的县长。

  过了年,已经是二月十几了,离选举时间,仅有一个月。
  这时,从彤也带着孩子回到清平县。
  她跟顾秋说,“安平县那边的处理结果最终出来了,陈燕做为分管副县长,被停职了。”这件事情,顾秋曾经想出面活动一下。但陈燕一直不肯让他出面,听到这个消息,顾秋心里多少有些难过。
  于是他利用周末的时间,赶到了安平县。
  见到陈燕的时候,顾秋有些激动,“我搞不明白,你为什么要阻止我出面?在市里至少还能找到一二个可以说得上话的人。”

  陈燕拉住他,“你坐下来听我说!”
  顾秋只得坐回沙发上,他伸手去拿烟的时候,被陈燕抢掉了。“我跟你说件事,你不要太激动。”
  顾秋很奇怪地看着陈燕,“说吧!你究竟是怎么回事?”
  陈燕躺下来,头枕着顾秋的大腿,“我们在一起有多久了?”
  “跟这个有什么关系?”顾秋很奇怪。
  陈燕道:“你先说啊!”
  顾秋说,“有五年了吧!”

  陈燕拉着他的手,“是啊,五年了。时间过得真快。我好怀念我们当初在招商办的那种日子。”
  招商办的时候,陈燕只是一个办公室主任,顾秋还是个小兵。
  顾秋问,“你怎么突然问起这些事?”
  难道是人在情绪低落的时候,喜欢回忆往事吗?
  的确,人都是这样,情绪低落的时候,总会想起那些往事。顾秋摸着陈燕的脸,陈燕说,“我已经三十二岁了。”
  顾秋心里有些紧张,“你想说什么?跟我分手吗?”
  陈燕幽幽地道:“我只是想有一个全新的生活。”
  顾秋气死了,“你什么意思?”

  陈燕看到他生意,竟然格格地笑了起来。然后伸手摸着顾秋的脸,“傻瓜,激动什么?难道你也不了解我吗?”
  顾秋说,“你究竟跟我玩哪一出?我被你搞糊涂了。这些跟你被革职有关吗?”
  陈燕道:“你不要急啊,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其实呢,是我自己想要的结果。”
  顾秋问,“什么?你自己想被革职?”

  陈燕点了点头,“对啊,如果我不想被革职的话,他们就要留着我,让我永远呆在这个圈子里,我找不到自己喜欢的生活。在这个圈子里,我太累了,想休息下。”
  顾秋心里一颤,“你是不是有什么秘密?”
  陈燕说,“的确有个秘密,本来不想告诉你的,可又怕你吃醋,还是告诉你吧!”
  说到吃醋,顾秋就有些郁闷。因为曾经他以为陈燕和何汉阳有什么关系,但是后来证实没有。陈燕说,“我怀孕了!”
  顾秋浑身一震,他是真的被这个消息震撼了。
  年前的时候得到消息,安平出事了,安平县班子决定处理陈燕。当年他还特意跑过来问陈燕,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可陈燕一直不让他插手此事。
  听说陈燕怀孕了,顾秋惊讶地看着她,“真的?”
  陈燕扁着嘴,抓起顾秋的手往肚子上摸,“你这什么表情?”
  顾秋摸着她的肚子,果然有点隆起了,不过现在是冬天,她的衣服完全可以掩饰这一切。就算是人家注意,也看不出来的。
  顾秋问,“什么时候怀上的?”
  陈燕说,“这个要问你自己,你下的种还问我?”
  顾秋说,“你怀孕了还不想告诉我?搞什么?”
  陈燕说,“接时间算,应该是我们上次去东华省,从彤生小若安的时候怀上的。现在已经有三个来月了。”
  这样算,就对了。
  顾秋清楚的记得,那次他们两个在车上玩了一次车震。不过回到南阳后,又在酒店里住了一夜,时间上很吻合。
  陈燕说,“我不想让你插手这事,就是想借这个机会,把孩子生下来。至于以后的事情,暂时不去管了。”
  顾秋说,“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害我白担心。”
  陈燕笑了下,“我本来想给你一个惊喜呢,等我把孩子生下来,再给你打电话的。哪知道你这么急。”
  顾秋明白了,原来这段时间陈燕一直在忙这个事。
  他摸着陈燕的肚子,“有什么打算?”
  陈燕说,“没打算,先打个地方,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顾秋想了想,“让我考虑一下,看看哪里更适合你。”
  陈燕说,“不用考虑啦,我已经有地方可以去了。带上我妈,一起去外面住段时间,直到把孩子生下来再说。”
  顾秋说,“那好吧!去的时候,我送你们。”
  陈燕摸着他的脸笑了,“放心吧,我会告诉你的。哦,这事情千万不要让从彤知道了。”

  顾秋终于松了口气,总算把事情弄明白了。
  不过陈燕也不小了,三十二岁才怀上孩子。如果之前她的孩子不流产,此刻也是孩子他妈了呢!
  这些年,陈燕自己也一直在挣扎,在孩子的问题上,她左右为难。如果她不生个孩子,对于陈燕来说,简直有点残忍。
  现在终于有机会了,陈燕肯定要有一个属于自己和顾秋的孩子。
  陈燕问顾秋,“我倒是希望是个女孩子,只可惜现在还太小,无法做B超,到时有了消息,第一个告诉你。”
  顾秋道:“男孩女孩都不要紧,关键是母子平安。”
  陈燕道:“还是生个女孩吧,这是我的心愿。”
  顾秋看着陈燕,“还好让我知道了真相,否则非急死我不可。”陈燕笑了起来,“反正你是孩子他爸,跑不了的。”
  顾秋说,“这让我想起了大学时候的一件事。”

  陈燕问,“什么事?”
  顾秋道:“以前班上有个同学,他找了一个社会上的女朋友,那女朋友比他还大二岁,那个时候,同学天天给女朋友打电话。可每次打电话,他女朋友总是说没空,很忙。后来他们九个多月没有见面,那天突然接到女朋友的电话说,她做妈妈了,第一个电话打给他。我学同当时就哭了。”
  陈燕格格地笑,“他应该高兴才对,为什么要哭?做爸爸不好吗?”
  顾秋说,“好当然是好,但孩子他爸不是我那个同学。人家打电话过来的目的,就是告诉他,她已经结婚,生孩子了。”
  顾秋说,“你们男人啊,总是担心这些稀奇古怪的问题。这天下哪有这么多绿帽子?也并不是每个女人都喜欢出轨,一个人心里一旦有了另一个人,不可能轻言放弃的。”

  顾秋说,“现在这社会,出轨的机率太大了。随着社会的进展,人们对物质需求的日益提高,很多女孩子不惜铤而走险。”
  陈燕说,“那你是怀疑我啊!”
  顾秋道:“你要是不告诉我,等你生了孩子再打电话给我,我肯定不相信这是真的。”
  陈燕就做死的拧他的腰,“坏死了你,居然敢怀疑我。我告诉我,我这个姐姐可是世界上最冤的,认你做弟弟,还把自己交给了你。”
  顾秋把她抱起来,伸手摸进了丨内丨裤里,陈燕就紧紧夹住了,“不行,别闹。”

  其实顾秋知道,上次从彤怀孕的时候,医生就说了,二三个月的时候最危险,不能同房,否则有滑胎的危险。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