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49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多说无谓,军令如山,只能接受。
  李牧轻叹了一口气,“我早知道当年提干不是一个很好的选择,如果今天我只是士官,哪怕是一级军士长,恐怕也不会有这么多事情。”
  “我没有什么可说的。”陈韬道,心如刀割。
  沉默,安静到令人发指的沉默。

  李牧说,“副团正团……训练基地吧,这些年学的技能得到的经验不能浪费了,还能发挥点作用,为部队培养一些人。”
  陈韬松了一口气,“李牧,我知道你不会放弃,但在此之前,我很怕你放弃。我只能说,坚持下去是胜利。”
  “我会的,这是我一辈子的支撑,离开了部队,我是离开了水的鱼,只有很快死去这么一个结局。”李牧道。
  陈韬说,“陆军特战训练基地吧,当个战术教官。”
  李牧略微皱了皱眉,“据我所知,所谓的陆军特战训练基地原来是预备役部队的训练基地,后来才升格为陆军特战训练基地,那里专出一些作秀成分更重的兵。”
  陈韬没说话。

  李牧惨淡一笑,自嘲地摇头,“连当个教官,也不能到真正训练特种作战突击部队的训练基地。”
  “我同样没有什么可说的。”陈韬说,心在滴血,这太残忍了。
  “那个基地在陆南,正好,我连家都不用搬了。”李牧自我宽慰地说。
  陈韬艰难地说:“李牧,这个事情我知道对你的打击……”
  “首长,不用多说,我已经习惯了。”李牧打断他的话,“但生活还得继续,不是吗?”

  “你能这么想,我放心了。”陈韬叹气说。
  李牧站起来,“那么,我回去了。”
  陈韬连忙站起来,“既然回来了,好好放个假休息一段时间,陪陪小冯和孩子。前些天你嫂子过去看他们,我跟你说啊,你家小公主可不了得,都在看特种作战的书了。”
  “哈哈哈,那是,也不看看是谁的女儿,那是我李牧的女儿!”李牧大笑,心情好了不少。
  “走了。”
  李牧转身出门,摆了摆手。

  “我送你回去。”
  陈韬连忙的跟出去。
  李牧站定转过身来,盯着陈韬,一字一顿地道,“我的兵,要安排好。另外,王国庆我要带在身边。”
  “我可以保证,你放心。”
  “走了。”
  李牧向陈韬敬礼,离开了招待所。

  喝茶结束。
  “老爸,听老妈说你的副军长被撸了。”
  傍晚,李牧带着儿子女儿在大院里遛弯,走出大院的时候,李瑾钰这么问。
  李耀军说,“别瞎说,只是暂时的。”
  作为哥哥,尽管和李瑾钰的岁数只差了几分钟,但李耀军是更加解人意更加稳重一些的,随他老妈,性格很稳重。李瑾钰随他老爹,脾气火爆。

  李瑾钰抬头看李牧,问,“老爸,是这样的吗?”
  李牧一手一个牵着,道,“这有什么关系,肩膀的那些只是个形式,不要太看重。你们祖父连个正式身份也没有,不也照样为人民服务一辈子。”
  “祖父?他在哪?”李瑾钰问。
  李牧说,“死了。”

  “哦……”
  “小李,遛弯啊。”
  那边背着手走过来个穿着个农村老头似的的老大爷,笑呵呵的说。
  李耀军和李瑾钰乖乖的打招呼,“耿爷爷好。”

  “你们好,哎哟哟,二公主出来遛弯还打扮这么漂亮。”耿爷爷笑着对李瑾钰说。
  “嘿嘿,我母后给梳的头发,漂亮吧?”李瑾钰小心摸着自己的小长发。
  “漂亮,很漂亮,咱们大院数二公主最漂亮了。”耿爷爷补一句,“也是最捣蛋的。”
  李瑾钰不高兴了,哼了一声。
  “你们俩去那边玩,我和耿爷爷说会话。”李牧松开他们的手,指了指不远处的小游乐场,都是大院的孩子。
  孩子们乖乖去了,很快和其他小伙伴打成了一片。
  “耿叔,近来身体可好。”李牧和耿直走到一边站着说话。
  耿直说,“很好,还不需要去三零幺。”
  李牧也是身汗衫下面大码裤不穿袜子穿迷彩胶鞋的状态,一老一少站在一起倒是挺搭的。
  “我听说了。”已经退下来的耿直说,“小李啊,你这个事情,根本不叫个事。这不还给你保留了军衔,级别嘛,以后有机会,你想想,他们还会正常的让你升?那肯定是一步到位的了。”
  李牧笑着说,“耿叔,我知道,我能理解的。这几天我也好好的反省了一下,这几年的工作方式的确存在一些问题,太过激了。”

  “你能这么想很好。到了一定级别,工作不像基层那么干了。不是一股热血往前冲能办好。得学会妥协,学会方法方式。掌握很好的工作方式尤其重要。”耿直说。
  “是,耿叔,我很知足了。”李牧说。
  凉风微微的吹过,入秋了,气温开始下降。
  耿直点头道,“可不是。你说你参加的那些行动,任何一项放在别人身是一辈子的资本。你身有多少,数不清楚了吧。所以我说你目光放长远一些,你的功绩是你最大的资本,明白吗?”

  “是,耿叔,我明白。”李牧诚心点头。
  耿直问,“准备把你放到哪里去?”
  “陆军特战训练基地,当教官。”李牧说。
  “这个安排很合适,你擅长的。要理论你是双硕士,要经验没人得你。你小子,大校正团教官,独一份。凡事有两面性,要学会换角度看问题。这个结果,不全是坏事。”耿直道。
  李牧有些不解,“耿叔,这话怎么说?”
  “哈哈哈!”耿直大笑,“我说你小子没那么容易过了这个坎。你这是没了信心。你说,以你的能力,到陆南的那个三流训练基地工作一段时间,你有没有信心把它变成一流的训练基地?你还有这个自信吗?”
  李牧一愣,认真思考,重重点头,“我当然有这个信心。”
  “那不得了。”耿直道。

  李牧豁然开朗,竖起大拇指,“耿叔,姜还是老的辣。”
  “那不废话吗,小冯当年还是我的兵,他那点斤两我能不清楚。”耿直说。
  把冯老总叫做小冯的,也耿直这样的老资格敢这么干了。
  “呵呵。”李牧只能笑。
  耿直说,“小同志啊,我送你四个字。”
  李牧严肃起来。
  耿直竖起只有四根手指的右手,一字一顿地说,“厚积薄发。”
  “厚积薄发……”李牧念叨着,浑浊的脑袋逐渐的晴朗起来,“耿叔,我记下了。”
  “这吧,有什么想不开的给我这个老兵打电话,我给你说道说道。”耿直说,摆了摆手悠悠然的去了。
  李牧转头的时候看见了站在不远处的王国庆,敢情耿叔早发现了王国庆在那边等着,老同志的敏锐观察力一点都没有丢掉!
  王国庆大步走过来,低声向李牧汇报,“头儿,陆南传来消息了。地方政府已经正式立案侦查,海警第一师的调查工作也进行得很顺利。和你的猜测基本一致。”
  顿了顿,他说,“训练基地新兵伙食的问题,是司务长的责任,他渎职了。葛镇长被双规,葛祥生的企业涉黑被查封,岗亭边防派出所的纪律整顿也在进行着。宋小江很得力。”
  日期:2017-09-04 06:40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