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89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说完就走陈玲对我喊:“邵飞,你为什么就是不肯低头呢?”
  我没有理陈玲,我看着癞子,我说:“带嫂子回去,以后有这种事,给我打电话。”
  两个人点了头,赶紧的开车离开夜总会,我看着他们四个从里面走出来,我点了颗烟,靠在车上,四个人看着我,有些不解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个时候,刘辉也出来了,刘辉瞪了我一眼,嘴里骂骂咧咧的上了车,离开了夜总会,柱子说:“他不是以前你商铺里的一个老板吗?现在都骑在你头上了,没有光哥,你还真的什么都不算。”
  我看着柱子,捏了捏耳朵,我觉得有点刺耳,我看着他们四个,我说:“听到了没有?我他妈被我以前的手下给干了,丢人吗?”
  “师父,这。。。”李吉说着,眼神里有一股狠劲,说:“师父,我去把他给揍一顿。”

  “是啊,师父,我们打架很行的。”阿宝也咬着牙说。
  我笑了一下,我看着阿超,我说:“打架再厉害又有什么用?打他一顿,过几天就好了,再说了,万一被抓了,我还得赔医药费,还得捞你们,算了,过几天,我要去缅甸,这是个大场面,到时候带你们去,看心情,回去吧。”
  我说完就上车,我说:“苏芮跟我上车。”
  苏芮没说什么,就上了车,我看了一眼阿超,我说:“你叫什么名字?”
  “冷超。。。”

  我点了点头,我说:“今天心情不好,你做我徒弟的事,就算了。”
  我说完就挥挥手,柱子开车就走了,冷超是个聪明人,我相信,他绝对知道我的意思,车子朝着路上开,我打开窗户,让风吹进来,这个刘辉从那来的那么多钱?就算公司的估价跌倒了谷底,但是他想要抄底没有个几十亿是不可能的,但是他居然能抄底,而且现在还做的那么大,这笔资金的来源,让我觉得很可疑。
  马玲,珠宝街在支持他?有可能,但是,他为什么敢那么横?我记得,那天打断他手的时候,他明显的都吓尿了,现在居然横起来了。
  谁给他的胆子?
  车子停在人民医院的大门口,苏芮想要下车,但是我没有开门,她看着我,有点奇怪。
  我看着医院的招牌,我问:“这是德宏最大的医院吗?”
  “是的,里面的设备都是进口的,有上百位专家,我读书的时候,梦想着这里会是我光明的未来,但是我进来之后才发现,这里根本就不是我们的梦想基地,而是人性摧残的地方,来了这里,你才会发现,你读的书根本就不是用来救人的,在这里,救人并不是最高的任务,往上爬才是最高的任务,拉帮结派,勾心斗角。。。”苏芮痛恨的说着。
  我说:“不要怪社会不平,只能说你没有本事,你现在什么位置?”
  “实习生,最悲惨,最低等的蚂蚁,你知道吗?我们实习生二十四小时都要在医院里,随叫随到,什么脏活累活都要我们干,所有的科室我们都要轮一遍,然后才能回到我们主攻的科室,但是还不一定能做这个科室的医生,能不能做,还要看你的导师,哼。。。”苏芮嘲笑着说着。
  “他让你给钱,还是要陪睡?”我问。
  “要钱也要人,跟我一起来的,花了五万块,现在已经通过了,马上就能转正了,这个医院里,除了火炉坊的大妈可能他没睡过,其他的女人,我估计都被睡过。”苏芮说。
  我看着他,我说:“尽快转正,我需要你帮我做件事,至于是什么事,到时候你就知道了,是花钱爬上去,还是陪睡,你自己看着办。”
  苏芮看着我,说:“他已经七十岁了,很恶心,坊间到处都是他变态的传闻,我真的不想。。。”

  “我问你,你什么时候才能自己确认一个人得病,不需要别人指手画脚的?”我问。
  “只有科室主任级别的人,才能确诊一项疾病,我要到这个地位,至少要十年。”苏芮说。
  我看着他, 我说:“对不起,看来你只能搞定那个老头了。”
  “不要,我求你了,他真的很变态。。。”苏芮肯求着我说。
  我摇了摇头,打开了车门,我说:“下去,是花钱,还是用什么办法,你自己想,别跟我说不要,你现在没资格说这种话。”
  苏芮下去了,我没有理会她的恳求,我动了动脖子,我一个人实在是对付不了这些牛鬼蛇神,所以我现在必须要尽快的把田光给弄出来,当我知道苏芮是心脏外科的实习医生之后,我就想到了那个可能性。
  我拿出来电话,给梁英打电话,我说:“喂,梁律师。。。”
  “邵先生,有什么事吗?”
  我听到梁英的话,就问:“如果田光得了很棘手的心脏病,他保外就医的可能性有多大?”

  梁英没有了立马回答我的问题,而是沉默了,我也没有着急,这是一件棘手的事情,所以,我需要慎重,他当然也需要慎重。
  过了一分多钟,梁英说:“如果确诊,在牢房里会有生命危险,那么他出来的机会有百分之六十,如果你肯花钱,我可以增加到百分之八十,但是,这个问题,不是钱的问题,而是这个病,他确实存在,每年重刑犯,都会有体检,是人民医院进行的,这个体检可不是马虎的体检,你满混不过去的,花钱也没有用。”
  我听了,就说:“知道了梁律师,准备做这件事吧。”
  “呵,好,邵先生,我现在总算是明白田光为什么要主动认罪,把你撇清了,原来如此,你准备好五千万,只要能确诊,这件事,我会办的漂漂亮亮的。”梁英说。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知道了,对了,公司现在却多少钱?我要花多少钱,才能把盈江赌石基地夺回来?”
  “这个,我看你现在是没有可能了,我们公司刚刚拿了三块地,二十几亿,现在连建设都是问题,我们还要靠把盈江赌石公司的股份卖了才能经营房地产公司,所以,把公司夺回来,我看邵先生,你占时就不要考虑了。”梁英说。

  我冷冷的说:“你就说多少钱。”
  “好,我说个大概的数字,如果你想夺回公司,就是现在的股价而言,十七块吧,你需要收购百分之二十的股份,至少需要十个亿,这是不打收购战的价钱,如果收购战打起来,股票一定会暴涨,所以,你至少要准备二十个亿以上,现在的股票战争,都是以亿为单位来打的。”梁英说。
  我深吸一口气,真的是一笔天文数字啊,我说:“知道了梁律师,以后陈玲出门办事,我希望你都跟着,我不希望再发生陪酒的事情。”
  “陪酒?哼,人就是这样,虎落平阳被犬欺,知道了邵先生,你放心,你给了足够的钱,就能享受到足够的服务。”

  他说完就挂了电话,我靠在窗户上,看着外面的景色,我喜欢梁英这样的人,有本事,拿钱办事,不像有些人,没本事,还他妈的那么贪婪,拿了钱,还不做事。。。
  我拿起来电话,寻找王静的号码,现在,是该她帮我的时候了。
  电话响了几声,我等着,我不知道王静会不会像其他人一样,但是,这个女人,总是要期待一下,她说她爱我,现在就是为爱付出代价的时候。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