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则天墓到底隐藏了什么?》
第111节

作者: 迷镜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注意到消防员已经接了消防栓的水,这会要从宾馆旁边的一栋五层民房上去。从侧免灭火。
  郭高岭当机立断,带我跑向这栋民房。
  民房里不断有人被疏散下来,只有我和郭高岭两人是往上跑的。
  我们跑向楼顶,从这里刚好能看到刘旺才和金老大所在的房间。我马上打电话给刘旺才,郭高岭操起楼顶晒衣服的竹篙绑在一起,打算伸到六楼的房间窗口去,这民房和宾馆的楼间隔有七八米宽,以郭高岭的能力控制竹篙,弄两个人下来应该问题不大。
  刘旺才和金老大惊慌失措的凑到了窗口来,郭高岭正要把竹篙放过去,就在这时宾馆的五楼突然产生了强烈的爆炸。也不知道什么东西炸了,威力相当惊人,整一层的玻璃全被震碎了,火球一下从窗户里冒了出来。爆炸的冲击波直接把我和郭高岭掀翻在地,碎玻璃就跟子丨弹丨一样击中我们,眨眼间我们身上就插满了玻璃渣,鲜血直流,好在都是皮外伤,我们根本就不上了,因为那竹篙也被这爆炸震掉下去了。

  刘旺才吓的直叫唤,都快哭了。我也急的不行,金老大直接吓瘫了,扶着窗框想要爬出来准备随时跳楼逃生。
  此时五楼的火势已经蔓延到六楼了。
  幸好民房的楼顶还有竹篙,郭高岭顾不上爆炸冲击波带来的伤势。马上又做了一根架到六楼窗台上,人的求生本能让刘旺才和金老大根本不管什么结拜情谊了,两人都在争抢逃生的优先权。
  也就在这时,空中传来破空声,“咔”的一声,竹篙好像被什么东西切断了,断做两节,一节在郭高岭手中,一节掉了下去。
  刘旺才和金老大都看傻了眼,彻底懵了。
  郭高岭看了看竹篙的切口,眉心一拧道:“五行斩龙镖的切口!”
  郭高岭说着就抬起了头,我也跟着仰起了头,只见宾馆七楼顶上,那个獐头鼠目的姚雁冲就露着诡笑站在上面。
  “郭师兄,十多年未见,别来无恙啊。刚才在赌场我就察觉到你的存在了,怎么也不出来打个招呼啊。”姚雁冲诡笑道。
  “这火是你放的?!”郭高岭质问道。
  “你说是就是吧,哈哈哈。”姚雁冲仰天大笑道。
  “你……。”郭高岭愤怒的说不出话来了。

  姚雁冲大笑转身离开楼顶,一跃在空中一个翻腾,跳向了边上的另外一栋民房,然后快速蹿进楼道跑不见了。
  郭高岭愤怒的大吼一声,提气就打算追过去,我赶紧一把拽住他,提醒道:“老郭,现在不是跟这家伙斗的时候,咱们救人要紧,不然刘旺才和金老大就危险了!”
  郭高岭喘着气重重的叹了口气,转身打算在做一根竹篙,但一看竹篙都没了,只剩下一些被单了,郭高岭没有犹豫,马上将被单都系在一起,我看到天台上有一桶污水,赶紧给提了过来。
  郭高岭将被单浸入水桶,展开手法舞动起来,最后甩出,被单稳稳的搭在了房间的窗台上,金老大赶紧将被单固定住,刘旺才发狠道:“他妈的还是你先跑吧,要是我们争来争去谁也别想跑!”
  刘旺才话音一落,房间的门突然倒了下来,火势烧了进来,金老大不敢犹豫,顺着被单就滑了过来,郭高岭紧紧扯着被单,似乎还往里面注入了气,浸水的被单很稳固,金老大一下就滑了过来。
  刘旺才这才开始过来,在他即将要到的时候,被单突然“刺啦”一声,水分被拧干,撕开了!
  “啊~~。”刘旺才惊呼了起来,只见他单手死死扯着被单,人一下被甩了下去。
  郭高岭眼疾手快,双手奋力拖住被单,手上青筋暴起猛的发力,刘旺才顺势一个弧线又被抛了上来,他在空中惊恐的叫唤着,狠狠摔在了天台上。

  我赶紧过去扶起他,刘旺才翻着白眼呢喃道:“太刺激了,呃~~。”
  说完他就晕过去了。
  “先下去再说。”郭高岭扶起金老大朝楼道里过去。我背上刘旺才紧随其后。
  到了楼下后我有些踟蹰,不知道该往哪走了,金老大就是个活靶子,沙四海的人现在肯定就在附近盯着,只是不敢贸贸然现身,大火烧不死金老大,沙四海的手下随时会再动手。

  我们现在唯一能去的地方或许只有七星观了!
  郭高岭的想法跟我不谋合而,上车后也不多说直接就朝着七星观开过去了。
  半小时后我们到达了七星观,清薇子看到我们这德性也不多问,马上安排厢房让我们住下了,清薇子替金老大和刘旺才把了脉,说他们只是受到了惊吓并无大碍。
  金老大躺在床上苦笑道:“想我金世杰叱咤县城几十年,还从来没像今天这么狼狈过,哈哈哈。”
  “金老板,你不要想太多了,我一定会想办法把你失去的拿回来的。”郭高岭安慰道。
  金老大摇着头说:“今晚差点命丧火海,让我想通太多事了,晚了,一切都晚了,来不及了,哈哈哈。”
  这时候的金老大让人很同情,他身上再也没有那种强势的戾气了,我也不由的叹了口气,或许金老大说的没错,有些东西失去了就不会在回来了,叱咤县城几十年的一代枭雄金世杰,没准就此陨落了。

  金老大露着悲苍的表情侧了个身,朝向了床的内侧,不再吭声了。
  郭高岭还想说什么却被清薇子给阻止了。
  清薇子说:“城里发生了什么事我都知道,他遭受这么大的打击,还差点丧命,情绪不稳定,我们暂时不要打扰他了,我这里是城中最安全的地方,沙四海不敢在七星观造次。”
  “多谢道长出手相救,给你添麻烦了。”郭高岭拱手道。
  “郭兄客气了。咱们出去说话吧,别打扰他们休息。”清薇子做了个请的手势。
  我们来到了清薇子的厢房,把今晚发生的事给说了,清薇子听后眉头不展一直没吭声。郭高岭按捺不住心中的疑惑问:“道长,这沙四海的老爹过世是你给做的法事,你为什么有那么奇怪的叮嘱,要把骨灰放在高处呢?”
  “那是因为沙国瑞是一个四阴之人。简单来说八字全阴,这种人一生命运坎坷,体质很弱,很容易招惹那些脏东西。在加上他不是自然死亡,是慢性中毒而死,属于横死,这种人死后如果葬入地下。必定将那里的地变为阴煞地,寸草不生不说,还会吸收地下的阴煞气,养魂滋魄后肯定成为一个很难缠的厉鬼,从而遗祸人间。”清薇子顿了顿道:“天地运阴阳而生,天为阳地为阴,我让沙四海把他老爹束之高阁,是以天之阳压住他,不让其变为厉鬼,同时又不让他吸收香火,香火能化解阴邪之气,吸收过多天之阳气都镇不住。”

  “原来如此。”郭高岭点头道。
  “道长。刚才你说沙国瑞不是自然死亡,而是慢性中毒,这是怎么回事?”我好奇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