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24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聚集在甲板的男女宾被礼仪小姐引领往船舱走,流光溢彩的水晶灯下,身材火辣的外籍模特伏在门口搔首弄姿抛媚眼,超短裙遮盖不住白哲修长的双腿,交缠出各种诱人姿势,浮想联翩热血沸腾。
  一些原本想留下的好事者忍不住受了蛊惑进舱,甚至不顾身边伴侣的阻止,对金发碧眼的性感女郎动手动脚勾肩搭背,舱内笑闹呻吟声此起彼伏,听得骨头发麻,岸上很快人烟稀疏。
  乔苍的白色衬衣贴在皮肤上,勾勒出挺拔削瘦的轮廓,月色笼罩中,湿身格外迷人,展现得淋漓尽致,他注视船舱门悬挂的霓虹,若有所思说,“周,息会不会觉得我多管闲事。
  将他所有魅惑与风度都周容深笑得意味深长,“危急关头,谁救都是一样,我在三轮与人应酬,赶来晚了一步,我很感激乔先生不计前嫌。”“哦?我和周怠、有前嫌吗。

  我怎么不记得。”周容深和乔苍四目相视,两人沉默良久,一同发出笑声,“当然没有,我们谈不上朋友,也绝不是敌人。”
  “朋友也不是没有可能。”乔苍逆着月色,眉眼毓秀,“我随时都可以,就看周总是不是看得起我。”周容深笑而不答,常锦舟将自己脖颈缠绕的丝巾解下,为乔苍擦拭脸上水珠,侍者递上去的毛巾她并役有用,似乎有些不满,但碍着我们在场不好发作,隐忍抿着唇一声不吭。
  乔苍接过毛巾自己擦拭胸口和淌水的袖缩,常锦舟看了一眼仍旧站在原地的侍者,“不知道去拿一件干净衣服吗,怎么服侍客人,这点眼力都没有。”
  侍者如梦初醒,转身飞奔进船舱,给我拿衣服的侍者已经回来,他手上捧着一套蓝色裙纱,过膝长度,像是崭新的,很适宜这样的场合,又不过分花哨。
  经理摸了摸觉得手感还好,亲自送到我面前,让我进舱换上看是否合身。给乔苍找衣服的侍者也拿了一套蓝色西装,和我这件出奇得搭配,常锦舟看过后表情更加讳莫如深,她直接不悦推开,语气很不耐烦,“换一件,乔先生不喜欢这颜色。”
  侍者看乔苍的反应,他也清楚今晚救我让常锦舟很不舒服,众目睽睽下拼死拼活救别人老婆,把自己新婚娇妻置于何处,如果是其他女宾也役什么,偏偏是和他本就不清不楚的我,落在旁人眼中又是一场桃色艳事。
  乔苍无动于衷,侍者立刻明白,匆忙返回换了一套银灰色,只是没有刚才那套全新。我和乔苍礼节性道谢,他朝我点了下头,说了声无妨。周容深揽着我腰肢往船舱走,我离开甲板迈台阶时忽然想起一件事,我问随侍在身后的经理,“你们这里所有男侍者,都在这里吗。”
  经理侧身让出一条路,有大概十几名侍者聚集在一处,我从他们脸上仔细掠过,唯独少了给我指路洗手间的那个。我猜得不错,事情果然很不简单,对方有备而来,并且来者不善。
  经理指了指说,“二轮都在这里,一三四轮是其余三位经理负责,侍者不串船,客人允许。”
  规矩是死的,人是活的,有钱能使鬼推磨,真砸个几十万让别的游轮侍者推我下海,谁会不愿意做呢。周容深看我神情不对劲,柔声问我怎么了,是不是有隐情。

  置我于死地的人不能留,可按照他对我的关切程度,事情闹得这么大,他势必翻个底朝天,一旦把凶手挖出来恐怕难逃一死,周容深是局长,而且是最受瞩目的官员,不能为给我报仇就擅自强权草营人命,被抓住把柄。
  我权衡再三什么都投讲,只说丢了一枚珍珠钗子,没认清拿走人是谁,看背影像侍者,含糊其辞把这事给岔了过去。
  周容深将我送到前排一截船舱里,几对商人夫妻闻讯从其他处赶来,嘘寒问暖我的身体,我匆忙换了衣服从帘子后出来,笑说不碍事,踩空了失足入海,不劳大家挂记。
  “幸好乔先生和周,息水性好,我们这个年纪也是有心无力,站在岸上瞪眼干着急,不过周太太真是福大命大,难怪娶了娇妻后,周怠、的事业更一帆风顺了。”
  为首的莫总将自己失人推出来,“我们把女眷留下照顾周太太,男人粗手粗脚的,还不如躲开让女人图清静,省得看不顺眼挨骂了。”

  他们哈哈大笑,莫总邀请周容深到另一截船舱议事,他有些不放心我,问我要紧吗,他留下陪我。
  我推操他离开,他纹丝不动,像站在了地上,“应酬为重,我已经缓过来了,也不觉得哪里不舒服,还想和夫人们打牌赢点小钱,今天看我手气一定是最好的。”
  周容深吻了吻我额头,“应酬改日也可以,我还是留下陪你。”我沉着一张脸吓唬他,“你如果不走,我还跳下去。”周容深怔住,他闷笑说周太太有胆子了,还要再下去游一游。
  他被我倔得没法子,给我披了一条毛毯,委托几位夫人费,乙照顾我,这才和那些富商一起离开。

  这些女眷除了莫太太我都叫不上姓氏,应该不是特区场面上的人,都是外市来的,忙前忙后对我很殷勤,不停问我需要什么,直到我什么都不缺了,才找了位置坐下。
  “刚才可真是吓人的哦,侬是不知呀,我就站在边上看,心脏都要扑出来嗜。”说话的夫人上海口音,轻声细语很是好听,旁边的短发太太附和说知道落水人是周太太,吓得差点坐在地上,真以为找不回来了。”
  莫太太自始至终极为冷静沉默,不和她们一起搭腔,她很久后才问,“周太太,您是得罪了什么人吗。”
  语不惊人死不休,所有夫人都纷纷疑惑看向我,嘟嚷着难道周太太不是失足吗,是被人推下去的?我眼前掠过常锦舟那张充满敌意与愤恨的脸孔,沉默半响说我也不知。
  “您风光得势,就是得罪别人了,别人看不过眼,觉得您抢了自己风头,就要不择手段给您点颜色,重了伤及人命,大家非富即贵,再找不到证据,周总也不能如何,轻了是点教训,对方又不亏。”
  莫太太还真是津明,看事一针见血,比这些咋咋呼呼的太太有智慧多了,我笑了笑,“如果这样说,怕投有成千也有几百了。”
  " ,息不是谁都有胆量兴风作浪的,后台硬,家世好,还得有把子化险为夷的聪明劲儿,和您有极大的过节,这排除一番,周太太心里也就不难想到是谁了。”
  我抬眸看她,莫太太笑得耐人寻味,其余夫人还一头雪水,“不会是现场看上了周局的模特吧?那些外国妞儿拨辣得很,什么事做不出来。”短发太太哼了声,“就在我眼皮底下勾我男人,恨不得伸手就抓裤档,简直太不要脸了!她们也不想想,男人是傻子吗,可以拿钱打发就玩玩的货色,谁会和她谈感情论名分,倒贴也不觉自己恶心。”

  这时一名侍者忽然在帘子外喊周太太在吗,为您送点东西。我让他进来,他端着一壶茶和炭炉,一挑帘子进入,放在我面前桌上,将炭丝点燃,茶香顷刻间呀知戈溢出,雾气缭绕。
  日期:2017-09-18 06:44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