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2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听到岸上女人在惊叫,说有人落水了,但谁也不知道是我,我拼力举起一条手臂呼救,可我的头浮不出水面,很快被吞没。我屏住呼吸朝水面奋力挣扎浮动,这片海域果然比看到的还要更深,池底深不可测,距离水面三五米的地方就已经开始有细小的蚌蜡,甚至无法看清海面的灯光。
  我游摆了许久,胸膛那口气几乎完全消耗掉,却发现自己仍旧纹丝未动,甚至还在不断下沉,沉得越来越不受控制,好像有什么东西在我身上加重了我的分量,只拖拽我沉海,不能支撑我浮动。在极度缺氧与失温中,我挣扎的幅度越来越小,四肢也没有了继续摆动的力量,强烈的恐惧感侵袭了我,像无数食人鱼在我身边起舞,为我生祭。
  如果死在这片海港,是上苍怜惜我一生不干不净,要无边无际汹涌的海水洗涤冷葬我,还是我注定要尸骨无存成为一滩腐烂的泥 J 为阳世的一切恶毒赎罪。

  我手垂摆下来。身体轮绵绵倒在水中,头顶的光圈,不断翻滚的漩涡,都距离我越来越远。耳畔璞通一声巨响,似乎一块巨石坠落,视线里模糊又熟悉的人影从极远处朝我迅速横向逼近,他身上镶嵌了牡丹花的白色衬衣在浑浊的海水里格外明亮,仿佛我的出口。
  我见过那件衬衣,我所遇到的男人里,只有乔苍才能把镶嵌了牡丹花的衬衣穿得那么好看,那么英气。他也来了吗。他跳下海救我了吗。他不怪我起了杀心,不怪我毁掉了他的仓库吗。
  我呆滞看着那团不顾一切游向我的身影,澎湃的海水将他衬衣隆起,如同一个高高的山坡,他修长四肢在舞动,飞翔,面前升腾起无数气泡,他看着我的方向,身姿那么好看,那么潇洒,他像是深海里的鱼,朝我这棵水草拼了命的靠近。
  我仿佛回到了紫荆树林,回到了那漫天紫色的花海,他牵着马。牵着我的手,走过一条很长很长的路。

  他越来越近,,平静没有波澜,生死间浮沉的安抚我终于看清了他的脸,他清俊的五官在海水的冲击下有些变形,他眼神仍旧很淡泊,直直望着我他最好是没有波澜,否则我更会畏俱,我知道自己距离死亡仅仅一步之遥,他的淡泊给了我一丝我役有半点迎向他的力气,只是在远处不断下沉,最后一口气息吊在喉咙,艰难维持我不晕厥,我呛入了一口咸咸的海水,水里有船燃油的味道,我忍不住呕吐,呕吐的同时又吸进了更多的水,乔苍意识到我有些破气,他更加奋力逼近我。

  当他朝我伸出手,快要拉住我衣服时,周容深从我上方的海面忽然出现,役有一点防备和预料 J 就这样悄无声,自、。
  他水性应该比乔苍更好,他没有拍打水花的动静,更娴熟驾驭着奔腾不,昏决要涨晚巢的海浪,快到一个猛子甚至可以游出一米之远,他从上至下的俯冲,受到的压力更大,最终还是乔苍先抱住了我,他卷我入怀的霎那,周容深伸手捞住了我消失之处的一捧海水。
  乔苍没有等他,更没有将我交还,而是非常干脆带着我朝水面极速浮出,周容深落入海水的深处,稳定浮力后朝原路折返,他无法冲到我这边,我们不得不从两片漩涡错开,他很快消失在身后。
  乔苍扳过我的脸,在我瞪大眼睛的注视下,吻住了我的唇,朝我口中渡入一口热气,气 J 息染着红酒的味道,如数进入我嘴里,我顿时有了力气,也有了呼吸,视线不再是灰蒙蒙的颜色,而有了光亮。

  他原本就很吃力,又分出自己的气,我感觉他紧绷的身体已经有些微微颤抖,再接受他的氧气,他非常霸道按住我的头,重重渡入最后一口,夹着我冲破了那道光我伸出舌尖试图将他抵出,不他将我托举过头顶,支撑着我身体重见天日,岸上早已有许多人等待,见我浮出水面,大声惊呼是周太太,真的是她。
  人群中不知是谁拉住我的手,把我放平在甲板上,乔苍和周容深几乎同一时间从相距数十米的两处水面浮出,周容深率先上岸,他一把夺过侍者手里的西装,盖在我胸口为我御寒挡光。
  他一只手楼住我瑟瑟发抖的身体,另一只手在我胸口轻轻按压,我感觉到胃里一股冷流翻江倒海,喉咙几番作呕,接着便朝空中喷出了两口水。我觉得气息稳了,只是身体没有力气,海面风声烈烈吹过,拍打在我淌水的皮肤上有些寒冷,我蜷缩成一团,娇小而柔轮,激发了周容深最大的怜惜与愤怒,他吼叫到底怎么回事。
  经理被几个男宾推出来,他比我抖得更狠,甚至能听到两排牙齿撞击的嘎嘎响,“周,尝、 … 周太太在储物库旁的舱}刁落水,这是用来给船舱内换气的,不航行作为宴会招待时都会敞开,侍者也会禁止进入,不知周太太怎么闯进去果然有人陷害我,想趁这个混乱的场合不知不觉置我于死地,现场宾客一半都不是特区的人,周边几座城市各种身份都有,而且四只游轮是共通的,可以随意走动,

  排查都很难。游轮为了保护客人隐私,是不安置摄像头的,对恨我不死的人来说,简直千载难逢的良机。
  不出意料那名为我指路的侍者也是幕后黑手的人,即使我没有主动找他,他也一定有计划引诱我过去。
  周容深冷笑,“怎么,我的位置还不够你们留意保护我太太吗。”
  经理颤颤巍巍说,“周总一只手都能碾死我们,怎敢不尽心呢,我们真不知道落水人是周太太。”
  周容深压抑着愤怒,语气冷意加重了几分。
  “不知是谁就不救吗,不管今晚游轮上谁失事,都不是你们承担起经理看了一眼远处低低起伏的海浪,“水太深了,又是夜晚,附近还好,远一点什么都看不清,不是水性特别谁也不敢下去,很容易上不来的。” 0 , 的不 J 1 刀乃莫太太尖锐的声音在经理身后响起,“周太太这是有水性,呛了两口也不碍事,万一不会水,这一次怕是乔先生救也不上来,水下一分钟撑都撑不住。她有三长两短,游轮上所有工作人员一个都甭想活。”

  经理吓得脸色铁青,他弯腰鞠躬说是是是,我们的过错。我拉住周容深的手,朝他摇了摇头,我挣扎着要站起来,他按住我肩膀让我别动,他来抱我。这么隆重的场合,我就算再难受也得把面子找回来,不能这么狼狈离场,后面哪个环节我都不会落下。
  我问经理有农服吗,他说有,游轮很多礼服,只怕周太太看不上眼,辱没了您的尊贵。我让他给我拿来换上,我抓紧周容深的手,从甲板挣扎起身,我笑着和周围人打招呼,说自己扫兴了,让大家继续。我稍后就来。
  常锦舟从非常靠后的人群里冲出来,她看到满身是水,头发和衣服都湿透的养苍,惊呼一声,朝他飞奔过去。“苍哥,你怎么下水了,这么深的海,万一赶上浪头,你知道会出事的。”
  乔苍告诉她没大碍,喝杯酒暖暖身就好了。常锦舟凌厉的目光朝我射来,准确无误定格在我脸上。周容深揽住我的腰对乔苍说。“多谢乔总出手救我内人。”乔苍俊美的脸还在淌水,他似笑非笑,“我也不是图周,息这一声谢才肯这么做。”
  周容深凝视乔苍不语,身体内散发出的温度荫冷逼人,将我冻得瑟瑟发抖,我几乎不敢侧脸看他。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