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48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师长和政委站在那里什么都没说,他们都知道事情闹大了,而此时此刻,应该怎样做,全看李牧的。
  李牧合记录本还给纪检干部,随即转过身来看着众人,淡定地下达了好几条指令,“师长政委,请马向总部报告,通知军事检察院,向省府市府通报此事,师里马成立紧急状态调查组,我亲自担任组长,你们二位担任副组长,即刻对这起事件展开调查。今天晚我留在这里,你们二位马回去按照我说的落实。”
  “是!”
  师长和政委丝毫不敢怠慢,转身疾步离开。
  李牧非常的淡定,什么场面他没见过,尸山血海里滚出来,身边的战友部下一个个的倒下去多少,眼前这样的事情对他来说简直是小儿科。他反而从郭明自杀这个举动强烈感觉到了岗亭镇问题的严重性。

  基本没有多大的出入,葛家肯定有问题,葛镇长身的问题肯定不小。决不能小看一个小镇长,这样的小干部说是一方土皇帝也毫不为过,小官巨贪皆是。这样的小领导贪心起来,高级干部对党和国家造成的损害更大。
  接了个电话然后自杀,这是要多蹊跷有多蹊跷。
  本来,李牧还真的没有把心思放在葛家身,说到底,他不是地方的领导,那些事情轮不到他管,哪怕是发现了一些问题,顶多是给地方政府通报一下,自然有地方政府去调查处理。
  但是,郭明的自杀引起了李牧的注意,他是非要彻查一下这个葛家不可了。
  李牧对纪检组副组长说,“你马把所里所有人员进行隔离,马展开调查。调查的重点是郭明,平时的情况,日常的表现,社会关系,等。另外,先不要通知家属,一切明天再说,成立专门的善后小组,我亲自负责。”
  “是!”副组长马去执行。
  李牧看了眼王国庆,王国庆随他走出去,宋小江在外面,李牧低声说道,“给师部打电话,从警卫连调一个排过来,小宋,事情处理完毕之前,你暂时担任岗亭边防派出所代理所长,警卫排交给你负责,接手这里的事务。”
  “是,老师。”宋小江有些激动,所长是正营职职位,他只是个尉正连,这是连跳两级,哪怕只是暂时的代理。
  李牧不会让王国庆负责的,王国庆的角色基本已经注定了一直跟在李牧身边,因为他不是军官。而李牧好不容易选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各方面素质都非常均衡的卫士长,自然的舍不得放出去。
  突然发生的事件让海警第一师的工作重心发生了变化,首要要做的事情无疑是先处理好这个事情,做好善后工作,同时展开深入的调查,必须的把事情查个水落石出。

  郭明为什么要自杀?
  这里面到底有多少秘密?
  换句话说,郭明想以这种极端的方式带走什么秘密,保护什么人。
  都亟待调查清楚。

  注:休息一下,明天班了,明晚接着来,再次感谢弟兄们的支持!明天继续开启运动模式,飙车。
  李牧被一个电话召回了帝都,陈韬亲自给他打的电话。他带了王国庆连夜的乘坐空军的通勤班机飞抵南苑机场,直接被车接走。
  他以为发生了什么突发的事情需要他这个有丰富实战经验的陆军指挥官出马,心思全往这方面猜测了。
  他到底还是较喜欢战斗生活的,搞行政真的不适合他,因此心情是有些如释重负的感觉的。
  陈韬好像等了很久,茶几的烟灰缸堆满了烟头,茶具也有正在被频繁使用的痕迹。
  “来了,坐。”陈韬站起来,对走进来的李牧说。
  李牧意外了一下子,陈韬居然站起来迎接他,这好像不是什么好兆头。
  “首长,这么急把我叫回来,不会是请我喝茶吧?”李牧笑着说,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端起来闻了闻,“嗯,好茶,武夷山铁观音。”
  “你这鼻子是好使。”陈韬的心情似乎随着李牧的状态而有了一些好的转变,“不错,前些天回三十一看了看,军部炊事班的老班长给了我一点,他们家种的。”
  “我说老陈,有什么事赶紧的说吧。”李牧抿了口茶,放下茶杯道。
  陈韬说,“喝茶喝茶,没什么事。”
  “真的只是喝茶?”李牧笑道。

  陈韬瞪了瞪眼,说,“请你喝喝茶怎么了,正好有通勤班机过来,让你过来陪我这个半老头子喝喝茶怎么了。”
  李牧很夸张地盯着陈韬看,本来他只是想做个姿态,结果发现陈韬的两鬓真的长出了白发来,脸的皱纹也开始明显了起来。猛然间,李牧回过神来,陈韬也是五十岁的人了。
  “岁月催人老啊,老陈。”李牧感慨了一句,“但你五十岁的将,很好的了。”
  “你小子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敢开我玩笑。”陈韬无奈道。
  李牧呵呵地笑。
  端起茶杯又抿了一口茶,李牧说,“首长,有什么事直接说吧。你不是闲人,不可能请我喝茶。”
  陈韬终于放下一直拿着的茶杯,表情变得严肃,沉吟着,好一阵子才说,“打算给你换个单位,找你来商量商量。你现在这个工作方式是不行了。”
  李牧抽了口烟说,“陈副总,您今天没吃药呢吧?”
  “我没开玩笑。”陈韬严肃地说。
  盯着陈韬看了好一阵子,李牧终于相信了,道,“打算怎么安排我,再回去教书?还是管理农场。”
  “李牧同志,我在和你谈工作,请你端正态度!”陈韬加重了语气。

  李牧也收起戏谑的笑容,道,“好,端正态度。”
  陈韬深深地叹了口气,仿佛瞬间苍老了好几岁,沉声说道,“降级降衔,你的所有职务头衔会全部取消,具体去向和职务,你选一处合适的,我们研究。”
  大概冥冥之有了预感,李牧没有表现出多么的惊愕或者生气,他只是微微点了点头,说,“只降级行不行,保留军衔。”
  “为什么?”陈韬问。
  李牧说,“看着牛-逼一点。”
  “这一点可以研究。”陈韬道,“想去哪里?敏感一线单位不要挑。”
  李牧说,“回老部队带兵行不行?”
  “认真点。”陈韬无奈地说。
  李牧摁灭烟头,问,“降到什么级别?”
  “副团正团,都有可能,我争取给你保留正团职。”陈韬道。
  李牧微微点了点头。
  他是不在乎这些级别军衔的,但是,真的不在乎吗,不可能。和很多人按年限升不同,他的军衔和级别都是靠一枪一刀拼杀出来的,每一颗五星每一条杠每一个级别,都有鲜血,有他的有战友的有很多很多部下的,他是踩着如山的尸骨走到现在这个位置。

  尽管一直被打压一直被压制着进步,但他没有怨言,因为他了解客观环境。但是一下子从副军职降到正团副团,这样的巨大差距是谁也无法接受的,至少不可能马完全的接受,因此有了面的怨气。
  最关键的是,他李牧现在不是一个人,他代表着一大帮少壮派军官,他的荣誉是这个集体的荣誉。要拿掉他脑袋的帽子,谈何容易,但现在是被拿到了,可见那股力量如何的不可抵挡。
  日期:2017-09-03 18:47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