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19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跟你说,他们巴不得有这个机会,远离左安邦。毕竟生活在领导眼皮子底下的日子,并不好过。所以崇书记他们,也巴不得他出来啊!”
  这么一说,曹书记就清楚了。
  难道他们这么积极,一定要把左安邦踢出来。
  左安邦呢,搬起石头打了自己的脚。
  此刻他在自己房间里,头那个大啊。心道这下该怎么办?这是毫无疑问的,此去清平,已经没什么悬念了。

  会议后不久,左安邦就坐车子到清平县。
  曹书记呢,问顾秋,怎么安排他的住宿?
  顾秋道:“我们不是有宿室吗?一视同仁就是。”
  曹书记心里有些没把握,不管看到顾秋如此淡定,他也没多说什么。

  左安邦到清平后,顾秋叫办公室谢主任去安排左安邦的住宿。就住在顾秋的旁边。
  谢主任心里也没底,市委副书记,就住这样的房子?
  但是清平县的条件,左安邦心里清楚的。
  这样的环境,你想要住好地方,似乎不太可能。

  左安邦的车子停在门口,谢主任站在那里,恭候他的光临。“左书记,请!”
  左安邦的秘书拿着包,推开门,一股霉味充斥着鼻腔,令人有点受不了。秘书说,“就这样的房子吗?怎么住人?”
  谢主任说,“楼上的是怀副书记,隔壁的是顾县长。我们这里条件差,大家都住这样的房子。”
  秘书还想说什么?左安邦喝了一句,“够了!”

  当他走进房间里,闻着这股霉味,也没再说什么,把包扔在旧沙发上。房间里的墙壁,石灰粉刷的地方,好多都鼓起来了。墙壁也不白,好多地方都是发霉的印子。
  谢主任说:“左书记,我们这里条件差,还望将就点。”
  左安邦一脸严肃,“干革命工作,哪有这么多要求,有地方住就不错了。我们是来工作,不是来享受的。”
  谢主任不住的点头,“是,是,是!还是左书记觉悟高。”
  安顿好了,左安邦坐在房间里,取了眼镜,对秘书说,“你先去找到自己的房间吧!”
  秘书道:“没关系的,我把这里打理一下再去。”
  左安邦看到这样的房子,心里凉了半截。丫的,老子是监军来了?还是发配过来了?怎么象个犯人一样呢?

  想到顾秋也住这种地方,他心里又平衡起来。
  中午吃饭,谢主任带着他和秘书,到食堂去吃饭。食堂的伙食很差,每餐三块钱,用小碟子装着,三碟小菜。
  秘书说,“这饭菜,跟狗屎一样的。叫人怎么吃啊?”
  可旁边很多人都在吃,他就不敢吭声了。
  却在旁边嘀咕,“我们简直就是发配过来充军了。”

  左安邦戴着眼镜,打量着这里吃饭的工作人员,生生地把这些难以下吞的饭菜,一口一口吃下去。
  这就是自己挖了个坑,埋了自己。此刻,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了?看来只有在会议上,狠狠地敲打敲打一番他们,以泄心头之恨。
  没想到这个时候,顾秋来了,看到他在吃饭,顾秋过来问,“左书记,这饭菜还行吗?”
  左安邦道:“比想象中要好,一个贫困县,每天能吃饱,这就是最大的政绩。”
  顾秋心里笑道:你就装吧,我看你该怎么硬撑下去。

  这段时间,顾秋也是一个人在清平县呆着。
  由于左安邦的加入,清平班子的气氛,渐渐发生了明显的转变。在会议上,总免不了左安邦的发言。
  他现在是钦差大臣,按职位,比曹书记和顾秋都高。
  曹书记原以为,左安邦过来,应该是准备打压自己的,可开了两次会,他就发现,左安邦好象并不是针对自己,反而跟顾秋格格不入。
  好几次,顾秋在发言的时候,他打断了顾秋的话,提出了几点反对意见。
  曹书记就看出来了,左安邦好象是在针对顾秋。可有一点他想不明白,他为什么要针对顾秋。
  曹书记仔细一想,不对啊!左安邦这样做,一点道理都没有。他在会议上,如此态度鲜明的,提出反对和纠正,这只能损害顾秋在班子里的影响力。

  很明显,这段时间里,往左安邦那里跑的人很多,怀副书记就是典型的例子。
  不到几天时间,左安邦身边,就凝聚了一股不可小觑的力量。
  曹书记很快就明白,左安邦并不是来帮助清平发展经济的,他是带着某种目的而来。
  这样的做法,曹书记觉得很惋惜。
  清平刚刚有点起色,领导班子也上下齐心,突然杀出一个左安邦。你说你堂堂一个厅级干部,跑到清平这里来折腾什么劲?
  这样下去,可是非常不利于班子的团结。
  曹书记最近很不开心,回到家中,老伴看到他这模样,就问他这是怎么啦?可他也不说,只是回了句,“你们妇人知道什么?”

  老伴自然不敢问了,倒是曹书记的女儿曹慧,经过老神医的精心医治,终于病情好转。
  现在的曹慧,俏脸上带着一种健康的红润,她刚刚从外面回来,见父母脸色不好,就问了。曹书记却看着女儿道:“曹慧,你也该找个对象了。以前是身体不好,现在没事了,赶快把终身大事搞定。”
  他冲着老伴喊,“该关心的事不关心,不该关心的事,你就关心了。有空去看看,把曹慧的婚事早点定下来。”
  曹慧说,“我要自己找,病了这么多年,我想有一种新的生活。”

  曹书记也没有多说什么,拿了支烟出来抽。手机嘀了一声,他拿起来一看,是一条信息:晚上一起吃饭!
  他看了眼,自然明白。
  还没说话,曹慧惊讶的问,“爸,你什么时候学会发信息了?”
  曹书记瞪了她一眼,冲着老伴道:“晚上我有事,你们自己吃吧!”
  看看时间,他在家里呆了十来分钟,这才出门。
  曹慧说,“爸比以前时髦多了,居然玩起了短信。”很多上了年纪的人,都不会发短信。在这个年代,短信成为了年轻人交流的工具和平台。

  曹慧妈说,“你还是听你爸的,赶快把婚事搞定吧,你自己要找也行,不过得经过我们的允许。”
  “妈,这种事情你们就不要管了行吧,我真的只想好好谈一次恋爱。把这些年失去的补回来。”
  曹慧妈说,“谈恋爱当然可以,只是必须让我们知道对方的条件,为人,背景什么的。”
  “好了,好了,我知道啦!”
  曹慧说,“我去玩了,晚上不回来吃饭。”
  看到曹慧离开,曹慧妈就摇了摇头,男人男人不在家,儿子儿子不回来,女儿女儿要跑出去,家里就留下自己一个人孤单寂寞。

  曹书记从家里出来,走进了一座小院。
  开门的竟然是苏卿。
  苏卿正系着围裙,亲手给他做饭菜。
  曹书记走进去,苏卿说,你坐一会马上就好了。
  曹书记就坐在沙发上,拿了本书在看。苏卿在厨房里做饭菜,曹书记的目光,不知不觉落在苏卿身上。
  这个来自大城市里的女人,还真有一种无穷的魅力。
  曹书记很喜欢她那白净白净的身子,跟家里的女人相比,绝对是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