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1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和曹书记坐在那里,心里还是有些忐忐。市长说,“两位都来了,我们在去年这个时候,立下了军令状。现在是兑现承诺的时候到了。”
  从这一年的时间来看,清平县取得了非常不错的成绩。你们在上半年短短的两个季度,基本完成了植树造林的项目。这一点,我和崇书记做了研究,对你们清平县班子在这一年里,取得的辉煌成果,我们给予肯定和表扬。

  市长说,“清平县,群策群力,上半年两个季度,完成了植树造林项目后,又引进了外资,修建了第一条水泥马路,兴建了一个现代化的中学,这些是不错的成绩。为此,军令状期限已到,宣布清平县班子圆满完成任务。市委特此给予嘉奖。”
  大家鼓掌。
  左安邦坐在那里拍着手,顾秋和曹书记,自然笑了起来。两人都站起来,“谢谢各位领导,谢谢!”
  左安邦说,“对,我虽然是初来不久,但是我也非常肯定清平班子在工作上的努力。的确值得表扬。”
  崇书记说,“两位要不要表个态,说两句话吧!”
  曹书记说,“我就不说了,把机会让给顾秋同志多说两句吧!”

  顾秋笑了,“我没有别的要求,如果市委要嘉奖的话,就给我们拨点款吧!”
  说到拨款,几个领导就笑了。
  “你还真是行,在这个时候跟我们要钱。”
  顾秋说,“既然是嘉奖,就实际点吧。别搞口头的。”
  崇书记指着他,“你小子还真敢要,好,那我就成全你,奖励你们二万块。”
  曹书记要哭了,给二万块?二万块能干嘛?
  过年都不够!
  本来两人还指望着,能向市委多要几块钱,没想到他们只给二万?
  崇书记看到他们这表情,笑了起来,“怎么?还嫌少了?”

  顾秋说,“麻雀再小也是肉,哪能嫌少?”
  市长说,“这两万块钱,是奖给你们两个的。对于你们县里的奖励,我们已经研究过了。崇书记已经批准,针对清平班子成立一个专门督促小组。这个小组,将由左书记挂帅,全力以赴,支持你们清平县搞经济。”
  市长的话一出口,顾秋就瞟了眼左安邦。左安邦挂帅,协助清平县搞经济?你信吗?
  可崇书记说,“对,我们已经研究决定,也是为了配合你们清平班子,早日实现脱贫,把清平经济搞起来,让清平的几十万群众,家家户户进入小康。这也是我们市委,市政府最关心的事。”
  曹书记道:“好,我支持,如果左书记亲自挂帅,进入我们清平县的话,我相信用不了多久,我们清平县就能实现这个目标。带领清平县几十万群众脱贫,这可是我们一直以来的梦想。现在市委有了这个决定,我们总算是看到希望了。我完全支持市委的决定。”

  左安邦看着顾秋,“顾秋同志,你也表个态吧!”
  顾秋笑了起来,“我当然支持,举双手支持,不过我想请左书记到我们清平县长期蹲点。这样更利于我们开展工作。”
  今天是七夕节,兄弟们都去约会了吗?
  祝大家节日快乐!
  顾秋的建议,让众人心里一凛,尤其是曹书记,怎么也不明白顾秋的心思。要左安邦长期蹲点?这就是说,从此以后,清平县又多了一个钦差大臣。
  左安邦听到顾秋这么说,马上就暗道,糟了,这小子又要坏事。
  可他一时之间也找不到合适的理由,偏偏此刻,崇书记说,“既然是督促小组,自然要长住清平县。我把话放在这里了,左安邦同志可是年轻有为的好同志,现在让他下去指导你们的工作,你们可不能亏待了他。”
  听他这样一说,左安邦气疯了,“这个臭小子,究竟搞什么名堂?居然要把自己拉下水,想把我留在清平县长住?如此一来,岂不是被市委架空了?”
  既然是去清平县长住,那么市委的工作,自然得放下。左安邦呢,他自己怎么说?这个提议本来就是他自己提出来的,没想到反而把自己给套住了。
  市长说,“我也相信,有左安邦书记下去指导工作,清平脱贫的日子指日可待。那我们就这样定下来吧!督促小组的成员,由左安邦同志自己去挑选。”
  事情基本定下来了,大家心里都有些小心思。
  做为清平县的老大,曹书记当然不愿意,头上突然多了个紧箍咒。左安邦去清平,那可是钦差大人身份,再说,他是市委副书记,你不服他不行。
  正因为如此,曹书记这个老大,事不论大小,都要向他请示了。他在心里极度郁闷。
  可看到顾秋呢,倒是没什么表情,好象还有点兴奋的样,他心里道,到底他们是一路人,难道他们要联合起来,架空我?
  曹书记这么想,这是正常的。
  谁叫顾秋一开始,就烙上了左系的印子?
  今天这事定下来之后,只有顾秋一个人开心。
  他当然知道,左安邦出这个主意,当然是针对自己的。否则好当当的,搞什么督促小组?你见过哪个县,市,几套班子人马,头上还套这么一个紧箍咒的?
  这无疑是左安邦想出来的主意。
  既然左安邦想更方便,更理直气壮插手清平的事,那么自己就给他一个足够的理由。让他长期待在清平,让他好好享受这种快感、果然,左安邦在心里很恼火,自己这个督促小组组长,只是想过问的时候过问一下,关键的时候过问一下就行了。现在搞到让他下去蹲点,长期在清平督促工作,那不是扯蛋吗?
  可偏偏这个蛋又是他自己扯的,痛不痛,只有他自己心里知道。
  在回清平的路上,顾秋和曹书记一向是坐一辆车的。清平县在经费上已经节省到了这种地步。
  曹书记一个劲地抽烟,顾秋算是看出来了,他心里老大不快。可他又不说,只能闷声不响。
  顾秋就笑了,“曹书记,干嘛闷着不出声呢?”

  曹书记吸了口烟,“有什么好说的?”
  顾秋说,“你是不是心里不痛快,突然多了这么一个紧箍咒,压在我们头上,很不自在?”
  曹书记没有吭声,他当然认为,顾秋和左安邦是一伙的。可顾秋笑了,“你先别急着让自己解不开这个结,我告诉你,他在清平县是呆不长久的。”
  曹书记说:“为什么?”

  顾秋道:“左安邦自小一直生活在京城,进入仕途之后,也一直呆在京城,很少有机会外出锻炼。这次来我们石安市,还是头一次外放。清平的条件,你觉得他能撑多久?”
  曹书记摸不透顾秋心里想什么,顾秋却知道他的心思。
  顾秋道:“他是省委左书记的侄子,突然到石安市任副书记,市长和书记都有压力。现在左安邦自己提出来,要搞一个督促小组在清平县,你知道他究竟是什么用意吗?”
  顾秋看着曹书记,他没有接下来解释。曹书记说,“不是来帮助我们脱贫吗?”
  顾秋笑了,“靠他们督促组脱贫,只怕连裤都要脱掉。”顾秋说,“他可不是真正来帮我们脱贫的,只是要管住我们。”
  曹书记心里不痛快的原因,正在如此。可顾秋说,“崇书记和市长,答应得这么痛快,你不觉得有原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