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17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顾秋说,“哦,他们已经回新加坡了。”顾秋观察着他的表情,“白老先生说,下次来的时候,他还想再见见你。他说很欣赏你的豪气。”
  左安邦没说话了,心里想着那些事。
  他对顾秋这句话,倒是没有怀疑。他自己也看得出来,白老先生对自己还是非常欣赏的,这几天时间,可以说自己没有白费。
  于是左安邦心道,要是能和新加坡白氏集团结成联姻,那也是一大功劳。对于左系来说,无疑又是如虎添翼的事。
  不论是左系还是顾家,再有是京城那些大家族,大势力,都要有大财团支持。一个家族的兴旺,除了权势,还在有巨大的财富。因此,每个大家族背后,都有一个,或多个大财团支持。
  其实顾家也一直在注意这个方面,所以他们极力在培养家族的势力。

  这些年,顾家与左系之间的斗争,顾家一直处于劣势。但是他们之间开始由明入暗,斗争不那么明显。
  顾家呢,一直在悄悄发挥。从培养人力,到发展家族势力,都有非常严格的策划。就拿他们培养后代的方式,都是这么极为残酷。
  优胜劣汰,所以顾家的第三代,渐渐有了起色。
  左安邦的想法,顾秋心里非常明白。
  看到左安邦在发愣,顾秋说,“左书记,那你好好休息,我先走一步。”
  左安邦看了眼他,挥了挥下,“你先去吧!”
  顾秋走了之后,左安邦靠在床上,脑海里回忆着这两天的事情。越想越郁闷。自己堂堂一个领导,参加一个庆典,居然被人灌酒灌成这样,回去之后,肯定遭人笑话。
  唉!左安邦叹了口气。
  他当然知道,顾秋是故意针对他的。
  回到市委,崇书记笑他,“安邦同志,听说你在清平被下面的同志人灌醉了?”
  左安邦笑了下,“没有,没有,喝是喝多了,也不至于醉。”

  崇书记哈哈大笑起来,“明明就是被人灌醉了,还不承认。我可是听说,你是一个小妞灌醉的。”
  左安邦讪讪地道:“没有,没有,我可是为了清平县的发展,豁出去了。”
  崇书记扔了支烟给他,“你到了清平一趟,对那边的看法怎么样?”
  左安帮道:“还行,不过我还得抽时间,好好考察一下,班子里个别同志的作风和工作方式,可能存在问题。”
  崇书记哦了声,“说说看,我倒是想了解一下清平这个新班子的情况。”
  左安邦说,“清平是我市最贫困的地方,我建议成立一个督促小组,专门指导清平重抓经济建设。”
  崇书记很奇怪地看着他,“你的意思是说,要成立一个专门的督促小组?”

  左安邦道:“对,因为清平这地方实在太贫困了,我们市委必须给予扶持。”
  崇书记说,“可我们的资金有限,扶持力度有限。”
  左安邦摇头,“并不一定要在资金上做文章,我们也可以在其他方面想想办法。成立督促小组,也是对他们工作的帮助和指导,这样可以避免他们在工作过程中,走弯路。”
  崇书记听说不用钱,就可以扶持,他当然高兴了。
  左安邦说:“崇书记,我看完全有必要,给清平班子施加压力,让他们在明年,摘掉贫困县的帽子。”

  就在去年,清平县不是立记下军令状吗?现在已经年底,兑现承诺的时候到了。
  崇书记听说,又要给他们施加压力,让他们在明年摘掉贫困的帽子。这似乎不太可能,凭目前的经济实力,让清平县在这个时候,短短的一年之内,摘掉脱贫的帽子,这怎么可能?
  左安邦心里在笑,看到自己的计划,正慢慢实现,所以他就笑了,“崇书记,你要知道,没有压力哪有动力。”
  崇书记拿了盒烟,“你抽烟吗?”
  左安邦摇头,“我不抽烟,谢谢!”
  崇书记说,“不抽烟好,能不抽烟最好不要抽,现在的年轻人,能做到这一点,的确不错了。”
  左安邦说,“以前我也抽烟,后来戒了。”
  左安邦戒烟,可是有一段故事。
  当初年少轻狂的年轻人,喜欢装酷扮吊,抽烟,染黄发,穿有洞的牛仔裤,把自己打扮得不伦不类的模样。
  后来因为一个女人,改变了左安邦原来有的节奏。
  左安邦是一个肯下决心的人,他要做的事,一定能做到。
  崇书记问,“说说你的看法,我考虑一下。”
  左安邦说,“根据我对清平县班子的观察,这两年时间里,他们做了不少事。搞了不少项目。这放在以前,是根本不可能的事。从自来水工程,到现在的这几个项目,都可以看出他们这套班子的成就。既然他们有这样的动力,我们是不是应该帮助他们一番?假如成功了,清平县就能摘掉贫困的帽子,那对我们石安市来说,也是一件好事。”

  “我已经仔细想过了,要携手清平县班子,把这个工作抓好。当然,也要有奖罚。”
  崇书记说,“好,那我支持你这个想法。明天清平班子会过来,到时我们一起跟他谈谈这个问题。”
  左安邦说,“那就这样定了,我先过去了。”
  左安邦一走,崇书记坐在办公室里暗思,“这个左安邦倒是有意思,成立督促小组,嗯,那就随他去吧!”
  第二天,顾秋和曹书记来到市委开会。
  散了会后,顾秋和曹书记留下来,进了崇书记办公室。

  这次进了办公室,除了曹书记还有市长,副书记。
  曹书记和顾秋对视一眼,两人都觉得奇怪,曹书记说,“这是秋后算账的时候到了吧?”
  清平班子曾立过军令状的,是时候算账了。
  顾秋也有这个想法,不过他们心里有底,也不担心市委跟他们算账。不管他们怎么算这笔账,他们都是有功无过。
  崇书记说,“怎么?害怕了?”
  曹书记走进来,笑呵呵地道:“摆这么在的架势,的确有点怕。”怕归怕,烟还是要抽的。
  他走过来,拿起桌上一包烟,给了顾秋一支,直接就装进了口袋里。崇书记说,“这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你不给我们送烟也就算了,还要揩我们的油?”
  曹书记笑道:“领导的烟,抽起来心里舒坦。上次报纸上不是说,有人抢领导喝过的水,我们两个抽支烟算了。”
  这件事情,顾秋也知道,上次报纸上披露,在京城发生的事。开过会后,领导喝过的一壶水,十几个人去抢。
  当时有记者拍到此事,简直就是笑死人了。
  崇书记道:“顾秋同志,怎么不说话?”
  顾秋说,“领导在上,不敢多说。”
  市长看着他,“你今天这是什么意思?是不是在暗指我们几个不讲道理?不近人情?连话说的机会都不给你们?”
  顾秋摇头,“只是领导威严,我不敢说话。”

  “哈哈哈哈——”崇书记大笑,“这家伙越来越滑头了,好吧,既然大家都来了,我们开始吧。”
  五个人都坐下来,崇书记看了眼左安邦,还有市长,“还是你说吧!”
  市长道:“好吧,既然书记发话了,那丑人归我来做。你只做好人就是。”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