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1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清平的这些人啊,一个个跟着起哄,看自己出丑吧!
  尤其是顾秋这小子,好黑啊,自己不就要只碗么,他居然叫人拿了只大碗。左安邦接过碗,深吸了口气,好吧,为了好事成双,拼了。
  咕咕咕——顾秋分明看到他的喉结在动,一碗酒被他咕咕咕地喝下去了。
  “好!”
  看到他喝完了,顾秋大叫好!
  “左书记果然好酒量,一鸣惊人。刚才还说我们的白若兰小姐巾帼不让须眉,这会我们左书记大显身手,技压群雄了吧!”

  到底是搞宣传的,宣传部长在旁边叫得最凶,“我看左书记再来一碗也不成问题,左书记这样的海量,放眼我们清平县,绝无敌手。左书记,再来一个吧!我们都希望看到你最风采的一面。”
  顾秋笑了起来,“左书记,您的酒量,的确让我们大开眼界了。这样吧,我们清平班子的同志们,还有白老先生和若兰小姐,我们大家一起敬左书记一碗怎么样?今天我们清平几十万人民群众,所有的千言万语,都化作一碗香浓的白酒,我们所有的语言和感激,都在这酒中,左书记,我们敬您!”
  左安邦的脸色,变得有些惨白。他看着顾秋,丫的,老子真想一口咬死你。可这些趁火打劫的人都站起来了,还真是唯恐天下不乱。
  左安邦连喝了二大碗,胃里早已经翻江倒海,快支撑不住啦!

  可顾秋还不想放过他,纠集这么多人一起来敬酒,左安邦说,“不行了,真的不行了?”
  白若兰在旁边看着,头一次见识了他们官场中的拼酒的场面,对这位一路上不断献殷勤的左大书记,她不由淡笑了下,说了一句令左安邦最为绝望的话,“左书记,你怎么能忍心拒绝清平几十万人民群众的热情呢?我看这碗酒,你不喝的话恐怕说不过去了。这是要脱离群众迹象。”
  白若兰居然知道这句话,左安邦哪敢背上脱脑群众的罪名啊?端起碗,“我喝,我喝——”
  咕咚——碗刚刚端起来,人就已经倒下去了。
  两碗烈酒,把左安邦搞惨了。
  本来他可以不喝,可没想到白若兰居然说了这么一句话,左安邦面子上放不下,拼了老命也要喝这一碗酒了。
  六十几度的白酒,用这种方式喝下去,简直就是骇人听闻,就算是铁打的身子,胃也受不了这刺激。顾秋看到左安邦这表情,早就知道他想出出风头,让自己这个副书记露露脸,可没想到居然被两大碗白酒搞翻了。
  如果慢慢喝,不这样急,顾秋也能搞一斤多白酒。
  象左安邦这种喝法,是要出问题的,他不倒才怪了。他是整个现场最大的官,副厅级了。别人自然都要捧着他。在一般情况下,没有人敢灌领导的酒,但今天他却实实在在让下面的干部灌了一回。
  有人说敢灌领导的酒,顾秋太牛了。你就不怕领导记恨,找机会整你?的确,不管换了在什么地方,基本上没有人敢灌领导的酒。
  不过左安邦也不吃亏,他这一醉,倒是得到了一个亲民,没有架子,平易近人的好印象。左安邦倒下去的时候,是政府班子的几名干部,叫了人将他送进医院的。
  为了这事,他在医院里打了二天针,脑子里一直是晕晕沉沉的。
  白老先生对清平此行,还是非常满意的。
  庆典过后,顾秋特意派车子,载着他和白若兰沿着这条路,一直开到了南庄。让他看看自己投资建成的公路,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自从公路被取名之后,白老先生特别高兴,他对顾秋说同,“我想把华侨中学的名字,也改成若兰中学,你看看怎么样?”

  其实,在顾秋他们的文件里,有两个称呼。
  一个是清平县第一中学,另一个才是华侨中学。现在又称之为若兰中学。
  顾秋说这些都没有问题,我们可以在学校大门口,把若兰中学这几个字弄上去。老先生很高兴,“这座中学以后的教育经费,将由我们公司直接打到学校的帐上。县里除了发老师的工资外,学校所有器材什么的,都不用草心了。
  这当然是件好事,顾秋完全同意这种做法。
  白若兰说:“没必要吧?华侨中学也挺好的。”
  老先生说,“我要让小顾县长,把你的名字写在学校最显眼的地方。要让世世代代的人都记住我们白氏集团,也记住你这个慈善大使。让你的形象,如天使般的存在。”

  顾秋笑了,白若兰却有些不好意思。
  老先生这种心态,顾秋当然可以理解。而且他早决定,这个冠名权,永远都是白氏集团的,只要不违反某些规则,都可以接受。
  下午又陪着他们祖孙二人看过祠堂,还有目前已经停工的墓园。因为马上就年关了,又下雪,所以这段时间干脆就停工了。
  白老先生又提了一个要求,他们白氏的这些招牌,都要有顾秋的亲笔题字。

  顾秋暗暗叫苦,白老先生要求不低啊,所有这些东西,都要自己来题词,早知道,让左安邦来写。
  其实,也不是太多的内容。
  就是祠堂和墓园的那几个大字,还有门口的对联。
  以后若兰中学的名字,也要顾秋来写。顾秋心道,“看来做人还真得低调,不能张扬。只怕这样一闹,不知有多少人来找自己题字了。”
  他这个担心,并不是多余的,这个才艺一旦展示出来,自然会招来很多人的追捧。顾秋同意了老先生的要求,返回县城后,又带他游览了正在兴建的清平宾馆。白若兰对这个宾馆的建设,颇有微词,觉得这个宾馆建得太晚了,很不及时。
  但如今宾馆已经有了起色,主体楼都修建好了,只等装修完工,就可以住进去。按规划和设计,清平宾馆可是三星级标准。
  白若兰对这个项目比较看好。

  在清平停留了二天,他们就准备回去了。反正剩下的时间,都不可能开工。
  他们高开的那天,左安邦还是头晕晕的,一直在打针。
  这次喝酒,让他打了三个针。
  本来想去送白若兰的,可白若兰已经走了。

  左安邦躺在医院里,百般无聊。
  他在心里恨死顾秋了,这家伙太可恶,如果不是顾秋,自己就不会喝成这样。就在他恼火的时候,顾秋来了。
  推开门,顾秋笑着问,“左书记,身体怎么样了?”
  左安邦道:“还行,好多了。”
  顾秋道:“你要是再不起来,我们可就要急了。”

  左安邦道:“你是巴不得我一睡不起吧!”
  顾秋道:“这怎么可能?你可是我们的主心骨。没有你,我们的工作怎么开始?”
  左安邦说,“好了,好了,顾秋,这次我看是栽了。你行,生生灌了我二碗白酒,害我躺了三天,你记住,这个仇我一定要报回来。”
  顾秋假装很惊讶,“不会吧,左书记,你这酒可不是我让你喝的,人家白若兰小姐亲自说了,让你不要辜负群众的意愿,不要脱离群众。”
  提起白若兰,左安邦就问,“白老先生他们怎么样了?走了吗?”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