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1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白老先生听说马路还没有名字,大家一起来到石碑跟前,有人扯开了那块红布。白老先生说,“既然大家这么给面子,就让我想想。”
  顾秋说,“老先生,我看您也不用想了,不如就用您孙女的名字命名吧!”
  老先生一愣,“好,好,还是小顾县长想得周到,那就取名为若兰路。”

  左安邦本来想出这风头,却被顾秋说破了心思。
  左安邦郁闷了,他也正在想呢,没想到顾秋早有想法,只不过是想借着老先生之口说出来罢了。有人在心里嘀咕,顾县长什么都考虑好了,只是没有说出来。
  白若兰眉头微皱,还是没有反对。
  顾秋竟然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什么意思啊?不过取名为若兰路,倒是非常合老先生的心意。他甚至有种冲动,把学校也改为若兰中学。
  经过一番谦让,白老先生说,“顾秋同志,既然名字是你帮我取的,那这几个字就由你来写。”
  经过一番谦让,顾秋提笔写下三个大字,若兰路!
  左安邦本来也有心一试,做为左系传人,他在琴棋书画各方面都有不错的发展,他的书法也是年轻一代中少有的高手。
  但左安邦的路子铺太广,可以说是博学多才,或许正因为如此,多就杂了,不专一。
  有时号称全才的人,在某种情况下,还不如只精通一门的人。所以有人说,艺在精而不在多。

  顾秋写的这几个字,用隶书的写法,着墨浓重,带着一份厚实,每一笔都有千均重。若兰路这三个字,写出了一份无比的厚实,也突出了一种庄严疑重的气质。倒是与冷若冰霜的白若兰小姐,有几分神似。
  左安邦很少看到有人,能把人的名字,写出那种孤傲的气势。
  冰天雪地里,冷寞孤傲的白若兰,还有这几个势有千均重的隶书字体,令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深吸了一口凉气。
  懂书法的人都知道,这字写出来,不仅仅是为了好看。
  好看的字,那只是表现,真正的书法高手,能将字的气势写出来。
  高大的功德碑上,浓墨着成的若兰路三个大字,令很多人反应过来,无不拍手称好。
  若兰路,好名字!

  字好,路好,人更好。
  白若兰眼中绽放出一种奇怪的光茫,她应该是第一次看到顾秋施展这种才华。
  说实在的,一路上,真没什么值得她动心的东西,今天这几个字,算是开了眼界。她万万想不到,顾秋竟然有这样的功底,写出了自己名字的神韵。
  老先生首先喊了起来,“好,好!妙,妙!妙!!”
  现在的那些老人,都喜欢练书法,尤其是那些大富之家的老人,没事的时候,总喜欢给自己找点雅兴。他在新加坡的时候,时常告诫子女,不要忘记了自己是个中国人。汉语要常说,汉字要常写。
  今天顾秋这几个字,让他豁然领悟了许多。
  白老先生拍着手走过来,“真是没有想到,顾县长居然有如此神通,不但治理地方是把手好,还能写得一手好书法。”
  顾秋谦虚地笑了起来,“哪里,哪里,献丑了。我们左书记的书法,更胜一筹。”
  白老先生哦了声,“不会吧,这位年轻的左书记,居然也有如此造诣?”
  左安邦道:“没有,没有。顾县长太抬举我了。”他越是这样说,越有人相信他的字写得更好。左安邦当初有点冷笑,想看顾秋出丑的,没想到他居然能写得这么一手好字,他突然发现自己无话可说了。
  本以为自己很了解顾秋,做到了知己知彼,没想到自己还是疏忽了太多。
  左安邦有些尴尬,笑得很不自然。
  倒是白若兰,对这三个字,有些微微动容。

  冷风中的石碑,仿佛化作一个阿娜多姿的女子,在雪地在翩翩起舞。
  好些记者,纷纷举起照相机,对着石碑拍照。
  有出镜记者兴奋的报道:“今天顾县长给了大家意想不到的惊喜,谁都没法想象,年纪轻轻的他,居然能写出这么漂亮,这么有气势的一手好字。而这三个字,很符合我们远道而来的白大小姐形象。顾县长做到了字人合一,浑然天成。”
  按照政府的安排,庆典过后,将由石匠把这三个字雕刻上去。再配上颜色,让这三个字永远留在这石碑上。
  白老先生拄着拐棍,站在宽敞无比的大道上。这是一条可以双向行驶的,四车道水泥马路,不论是设计和施工,都比清平当前任何一条马路要好。

  白老先生站在那里,点了点头,“做得真不错!这也将是我这老头子人生中最欣慰的事。若兰,你过来!”
  白若兰听到爷爷叫喊,走过去。
  白老先生说,“看到没有,这就是以你的名字命名的大道。你是我们白家最有成就感的女孩子,爷爷要让你的名字,闪亮这片国土。让家乡的人民,都知道远在万里之外的白家。虽然我们身在异国他乡,虽然我们加入了别的国籍,但是我们骨子里,仍然留着炎黄子孙的血。”
  白老先生似乎很激动,站在那里,指着南庄的方向,“若兰,看到没有,那里就是爷爷的家乡,也是你的家乡。不管以后我不在不在这个世界上,只要你能想到爷爷,记住爷爷,你就要经常回来看看。”
  白老先生说,“我已经想好了,不久的将来,我也将躺进家族的坟墓里,我漂泊多年的灵魂,将在那里得到安息。你知道吗?这件事情在我心里想了多年,今天我终于要把它实现了,这是我的骄傲,也是我最大的欣慰。”
  白若兰说,“爷爷,你不会老的,你会长命百岁。”
  白老先生笑了起来,“傻孩子,人生自古谁无死?这个世界上没有不老,不死的人。死只是另一种活着的方式,你没有必要安慰我。唯一的是,不要让自己留下太多遗憾。这样就够了。”
  白若兰点了点头,说我都记住了。

  左安邦好几次起插嘴,看到白老先生心情如此激动,他言欲又止。
  顾秋能理解他这种心情,一个年事已高的老人家,在国外漂泊了这么多年,突然回国之后,受到国内同胞们如此尊敬,他的心情肯定无比激动。
  正是这种感受,让他找到了重回祖国怀抱的温馨,眼看白氏集团在清平县要完成的四件大事,已经完成了二件,剩下的二件,估计在明年五六月份完工。
  顾秋竟然有种想挽留他们的冲动,当然,能为清平带来点什么,这才是顾秋最大的心愿。虽然这段公路修通了,学校也快要建好了,但并不能彻底改变清平县。
  不过有了这几个项目,倒是让清平县人民看到了希望。

  他们完全有理由相信,明天的生活会更美好。
  现在顾秋正准备集体经济,提倡自力更生,艰苦朴素的作风,让清平人自己解决自己的问题。因为他发现,单凭外力,永远都无法真正解决清平贫穷落后的根本,因此他已经有了新的思路。
  庆典非常的成功,中午的会餐,安排在一招。
  左安邦原本准备的一套义正严词的说词,又一次被生生的吞了回去。本来他早就准备好,在吃饭的时候,严肃的批评清平政府班子,铺张浪费的作风。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