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1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这种毛绒绒的样子,让她看起来多了几分俏丽。
  这里的天气,比新加坡要冷。他们刚下飞机,就开始下雪了。
  看到爷爷慢腾腾的样子,白若兰就去扶他,白老爷子问道:“行程是怎么安排的?”
  “老规矩,我们到县城之后再通知他们。”
  白若兰说。
  白老爷子问,“他们不来迎接吗?”
  白若兰道:“本来要来的,被我拒绝了。”
  白老爷子叹了口气,“你就是这个脾气,总是不接受人家的好意。若兰,是不是该考虑个人问题了?爷爷还想在有生之年,看到你成亲的那天。”

  这么多晚辈中,他最喜欢的就是白若兰了。
  说到自己的婚事,白若兰俏脸一红,“爷爷,现在我还不想谈这种事情,等你身体好了再说吧!”
  白老爷子咳了几句,“你这是什么话?难道爷爷的病不好,你就不嫁人了吗?虽然我们现在是新加坡国籍,但我们骨子里始终流淌着中华民族的血。我们的心,我们的人,永远都属于这个国家,这个民族。”
  白若兰说,“上次你服了老神医的药,好了许多,现在我正组织人手,全力以赴研究这种药物。把老医生的药方再配合我们白家的方子,说不定有奇效。”
  白老爷子说,“你不要跟我扯这些问题,不管怎么样,你都要先把自己的个人问题解决了。关于你找对象的事情,我考虑过了,外国人不行,那些黄头发的洋鬼子,我看得都烦。岛国人也不行,坚决禁止。最好是找华人。”

  白若兰说,“你干嘛不规定,直接指明要我找谁就行了。又要我考虑个人问题,还没开始,就提出这么多要求限制我,我还不如不找呢!”
  白老爷子说,“当然,我们白家的女儿,哪能随随便便就找个人嫁了?”
  白若兰说,“好了,好了,先出了机场再说。”
  扶着爷爷出来,后面跟着两名保镖,还有一名助理,一名护士。

  一行人刚刚下了飞机,风呼呼的刮过来,白若兰皱起了眉头,“在香港还好好的,这里就冷成这样了?”
  白老爷子说,“这就是地大物博的国家,跟小小的新加坡不一样,一年四季,变化不明显,还没什么特色。在这里,你能够真正领略到大国风采。就算是同一个季节,在不同的地方,也是感受完全不一样。”
  白若兰说,“你这么喜欢大陆,当初为什么要移民?”
  爷爷道:“那是历史原因造成的。否则谁愿意亡命他乡?”他对孙女道:“你不要看这里穷,其实这片辽阔的土地上,不知埋了多少矿藏。他们的经济,迟早会腾飞,成为全世界的经济大国。你要知道,资源决定一切。”

  白若兰说:“伊拉克石油资源如此丰富,为什么被亡国了?”
  白老爷子笑了,“这就是匹夫无罪,怀璧其罪的道理。他们有资源,却无法保护好自己的资源。大陆不一样,他们有自己独立的主权,只要经济搞上来,恐怕连米国都要忌惮三分。”
  祖孙二人边说边出来,外面等得很焦急了的左安邦,左顾右盼,“怎么还不出来呢?飞机不是到了吗?”
  身后跟着一大批人,拉着横幅,上面写着标语。左书记来了,自然有记者,还有宣传部的同志。他们来接机的都有二十几号人。
  旁边宣传部的同志说,“要不我进去看看?”
  左安邦看看表,“再等等吧!”
  正说着话,就看到一袭白色羽绒服,穿着雪白长靴的白若兰,掺扶着一位老人家慢慢走过来了。
  背后跟着两名很威猛的型男,还有一名戴眼镜的助理。
  “来了,来了!”
  有人喊了起来,就要冲进去接人。

  左安邦看了一眼,这些人立刻安静下来。左安邦骂了句,“素质!”
  来了就来了,不要叫啊,在机场里大喊大叫,显得太没水准了。更主要的是,左安邦在接机,他不想被人误认为,自己就是这般土匪的头。
  看到白若兰出现的时候,左安邦竟然有点小紧张。没错,就是她。这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女神。上次两个不期而遇,他一眼就看上了这位美女。
  没想到她竟然是新加坡华人,如此高品味的女子,左安邦头一次动了念头。如今的他,不论是在哪里,都可以说拿得出手。
  三十出头的年轻人,身居高位,不知有多少女子梦寐以求的白马王子。但是左安邦都以事业未成给拒绝了。
  白若兰的出现,让他情不自禁,再次注意自己的形象。本能地摸了一下眼镜,站直了,拉了拉西服,显得那样文质彬彬。
  白老爷子听到喊声,抬头一看,“那是干嘛?”

  白若兰也看到了,有一群人拉着横幅,捧着鲜花守在门口。横幅上的内容可以看出,正是迎接他们祖孙二人的。
  白若兰奇怪了,“不是说好了,不要在机场迎接吗?”
  此刻,记者们象吃了春*药一样,举起照相机做死的拍。本来白若兰就是个美女,他们正好借这个机会,名正言顺的拍几张特写。
  白若兰不高兴了,对助理说了一句。助理立刻走过来,对那些记者说,“不要拍了,不要拍了,。我们老板下令,再拍她就要回去了。”
  左安邦见状,挥了下手,那些记者马上停止拍照。此刻,左安邦双手捧着鲜花,朝白老爷子和白若兰走过来,“白老先生,白小姐,我们是来接机的。”
  双手送上鲜花,白若兰也不接。
  旁边的助理和护士接了过去,白老先生问,“你是哪位?”
  左安邦脸上带着极为自信的微笑,“我是石安市市委副书记左安邦,得知老先生和白小姐要来参加这个庆典,我特意带人过来迎接。车子就在外面,请吧!”
  白老爷子很奇怪,“不是跟小顾说了,不要搞这些排场,我们直接去就行了吗?”
  左安邦心里有些震惊,对方居然直接称呼顾秋为小顾,这说明了他们之间的关系非同一般啊。左安邦的目光抚过白若兰那洁净的脸,“不接哪行啊?您是我们地方的贵客。书记说怕县里的同志招待不周,这才让我过来了。本来他要亲自前来接二位的,只是事有不凑巧,他开会去了。”
  这分明就是说,县一级的干部级别不够,需要他这个副厅长亲自出马。白老爷子问,“你是市委副书记?”
  旁边宣传部的同志说,“对,这位就是我们石安市市委左书记。”
  白老爷子说,“哦,蛮年轻的嘛。”
  他回头看看白若兰,“那就走吧!”
  白若兰也不说话,扶着爷爷就走。左安邦在旁边很客气地道:“老先生,让我来扶你吧!”
  白老爷子摆摆手,直接来到车旁边。左安邦亲自为他打开车门,恭请他们上车。随后,他也跳上去。
  这是一辆三排座的商务车,左安邦在车上,很客气地跟他们说话。
  白若兰呢,一言不发,坐在旁边陪着爷爷。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