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会透视,老子要报仇》
第95节

作者: 龙怒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马跃升朝刘富贵挤挤眼,一脸得意,他的意思是说想不到来谈心的效果这么好,原来熊文华胆小怕事,现在怎么样,也跟着站出来痛骂吕大强了。
  小扁嘴喝了酒,脸色微红,粉扑扑得更是娇媚,也跟着大骂姓吕的不是玩意儿。
  刘富贵却是觉得这事有点反常。
  所谓山难改性难移,熊文华本性就是懦弱胆小,即使被马跃升给说动了,他最多勉强同意到时候不投吕大强而已,不至于在家里对姓吕的破口大骂,毫无顾忌,而且还表示选举那天会站出来指责吕大强。

  这就完全不像他的本性了。
  要说他是因为酒壮怂人胆的缘故,这也没喝多少,熊文华的酒量来说,这点酒也不至于让他说胡话。
  那么只有一种可能,熊文华是有意在说假话。
  还有小扁嘴,这两年她跟吕吉翔那么火热,都恨不能跟熊文华离婚直接跟了吕吉翔,甚至俨然以吕家的儿媳自居了,她怎么也跟着大骂姓吕的?
  所谓事出反常必为妖,刘富贵断定这里面有猫腻。
  一看这两口子就是在表演,只不过演技太差,演得有点过了。
  这时熊文华的电话响了,是他的母亲打过来的,说他父亲在院子里连夜挂玉米,因为天气预报说明天有雨,既然儿子正好在家,让他过去帮着递一下。
  “玉米多不多?”熊文华问。
  “不是很多,最多一个钟头就能挂好。”他*娘说。
  熊文华做出不大好意思的表情:“富贵啊,要不然你跟我一块儿过去,人多递着干得快,赶快给他挂上咱们回来继续喝。”
  刘富贵当然义不容辞了,连马跃升都要求过去帮着挂玉米。
  “叔你就别过去了,你是村里的大老板,怎么能亲自干活。”熊文华拦住马跃升,“我和富贵年轻,干活快,不用一个小时就能干完。”
  “就是啊叔,那点活儿用不着你去,让富贵帮着干就行了。”小扁嘴也跟着客气,而且指着酒杯嗲声说,“再说你也不能走,我敬你的这杯酒还没喝完呢。”

  富贵眼珠转了转,越发肯定这里边会有事,临走的时候他悄悄把马跃升的手机静音,然后按到录音上,给塞到沙发后边去了。
  他这样做是生怕万一发生什么事,录音能做个证据。
  天有点阴沉沉的,确实像要下雨的样子,出来熊文华家的大门口,胡同里漆黑一片,熊文华打开手机照着路。
  可刘富贵是夜视眼,黑夜对他来说完全没有障碍,而且他还透视到对面的几个柴禾垛后面,藏着好几个人。
  其中就有吕清水,其他几个都是石子场的人。
  虽然不知道他们具体的安排,但可以肯定的是,让自己跟熊文华去挂玉米,这一招叫调虎离山,知道自己会功夫,先把自己调开。

  那么第二步呢?
  他们的目标当然是马跃升,这些家伙到底想怎么对付他?
  绑票?
  转过胡同,拐了两拐,刘富贵突然从后边伸手捂住熊文华的嘴,另一手勒住他的脖子。

  “别出声,要不然掐死你!”刘富贵压着嗓子厉声说道。
  唔唔唔,熊文华吓坏了,心说我就是想出声,你捂着嘴我也出不来。
  刘富贵把手稍微放放,能让熊文华说出话来:“老实交代,到底怎么回事?”
  “富贵你什么意思,咱兄弟们能有什么事?”
  “还不老实!”刘富贵重新把他的嘴捂严实了,抬膝盖点了熊文华的屁股一下,疼得熊文华身体乱扭,却无法挣脱刘富贵的控制。

  “快说,今晚到底想怎么样?”
  熊文华虽然不知道哪个环节出了纰漏,但是很明显刘富贵已经知道今晚的阴谋了。
  “富贵你放开我,我说,我全说。”
  刘富贵谅他也不敢耍花招,就放开他。
  熊文华转过身来,噗通就给刘富贵跪下了,脑门杵地趴那里呜呜地哭。
  刘富贵照他肩膀踹了一脚:“先别弄那个熊声,快说怎么回事?”

  “还能怎么回事啊!”熊文华抬起头,满脸都是泪。
  姓吕的听说马跃文和刘富贵天天晚上串门子,知道他俩早晚会上熊文华家做工作,就打电话让熊文华从城里回来,并安排好了小扁嘴,要演一出美人计。
  “你的意思是说,你老婆现在已经开始引诱马跃文了?”刘富贵一听,大致跟自己猜想得差不多。
  嗯,嗯嗯,熊学仁点着头,更是泪如泉涌。

  他被人胁迫帮着老婆使美人计,而且吕大强安排得很清楚,必须要让小扁嘴跟马跃文干成事,然后才能大声呼救,吕清水等人这时候冲进去捉奸在炕,还得提取现场的粘液作为证据,到时候给丨警丨察化验。
  作为一个男人,居然奉献出老婆跟人上炕,为的就是诬陷对方,而这样做的最终目的,却是帮助仇人达到不可告人的目的,熊文华虽然胆小,但他也知道憋屈。
  刘富贵心软了,熊文华也是够可怜的。
  只不过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作为一个男人,居然没有一丁点的血性,明明吕大强父子是他的仇人,他还要不折不扣地帮仇人办事,这确实有点可恨。
  哀其不幸,怒其不争,不然还能怎么说。
  “现在我和吕大强站在你面前,你是怕他还是怕我?”刘富贵问。
  “怕你,当然是怕你,我也知道那老混蛋不是你的对手。”熊文华哭着说,“可是跟老混蛋一块儿威胁我的还有吕胜宇,那家伙就是个恶魔,他还打了我,扬言说弄死我跟碾死一个蚂蚁似的。”
  “前些天吕胜宇在街上碰到我,连他的女朋友都让我骂跑了,我还命令母夜叉把他打了一顿,这个你不知道?”

  “我听说了,可我不是你啊,你不怕他,我怕啊,呜呜!”
  “不管怎么说,现在所有的事你都交待了,你就选一边吧,是站在姓吕的那边,继续给仇人帮忙,还是站在我这边,让我帮你报仇?”
  熊文华不哭了,这确实是必须要做出一个最后选择的时刻。
  按理说姓吕的财大气粗,树大根深,心狠手辣,而刘富贵不过是个孤儿,承包着一片果园,还会个三拳两脚而已,跟姓吕的完全没法比。
  但是近来刘富贵打残吕吉翔,打败吕大强,连吕胜宇也在他面前吃了亏,这是不争的事实。
  最关键的是,现在他已经被逼着把姓吕的计划全盘托出,到时候姓吕的也不会饶了他。
  也就是说,他还有选择的余地吗?

  “富贵,我站在你这边,是死是活也就这么回事了。”熊文华坚定地说。
  “那好,你现在就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继续去帮大爷挂玉米,我回去看看。”
  打发走了熊文华,刘富贵偷偷溜了回来。
  天阴沉得厉害,小胡同里黢黑一片,吕清水带着五个石子场的人藏在柴禾垛后边,他们彼此看不清对方,只能隐隐约约看到身边的模糊身影。
  一共六个人,分别藏在三个柴禾垛后边,蹲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就等着里边传出小扁嘴呼救的声音。
  刘富贵悄悄来到两个石子场的工人旁边,压着嗓子小声说:“就咱们几个人,万一刘富贵再回来怎么办?”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