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2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秘书皱眉,“您为什么要让自己走到那一步呢?夫人,在您还投有嫁给周局之前,我就说过以您的聪慧坐稳这个位置太简单,除非您自己毁掉。从底层爬到高处,就注定要失去很多。”
  我眼前有些模糊,泛起大片巢湿的浓烈的雾气,秘书说既然您选择了婚姻家庭,就不必再考虑周局对这件事的作法,背叛原本就是不能容的,不要说他,宽阔到海纳百川的世俗,又对出轨的女人给予了多少宽怒?
  他留下这番话,朝我鞠躬告辞,他转身走出别墅,在我面前扬起一阵飞扬的风声。周容深对我动过杀机。他要给我一枪子儿,结束我荒唐人生。我捂住心口,隐隐作痛的心口,我想要感知自己的温度,哪怕一丝丝热,可是役有。犹如荫森寒窖。
  我的丈夫,我爱的男人,也是宠我的男人,曾有过要让我从这个世界消失的残忍念头。他没有问过我多贪恋活着,没有问过我是不是 J 海限,用他的权力,为我下了杀无赦。
  我只觉得好险,原来我早就不经意触摸过地狱阎罗,如果我没有克制住自己,顺从了欲望的烈火,我或许已经死在了乔苍的库上,成为冷却的腐朽的悲惨的尸骨。
  我在沙发上坐了一上午,一个字都没有说,中午宝姐给我打电话,约我去南楼的法式餐厅吃饭,她问我是不是晚上出席晚宴,要不要帮我参谋一个造型。
  我茫然说我不知道这事。她让我见面再说。我到达餐厅和宝姐碰头,她告诉我特区和广州一共有五十六名商人加入政府扶持世界企业计划,都是在东南沿海城市群很有实力的大型公司,资产雄厚至百亿,最少也有几十亿,Ju备成为跨国企业的资本,晚上会齐聚特区港口的四个特大游轮上,举办游轮晚宴,就类似海天盛宴。
  宝姐朝我意味深长眨眼睛,“不过不是正经晚宴,政府没C`ha 手,商人自己攒的局儿,很色情的。我得到的消,息有周局长。”她顿了顿,“也有乔先生。请柬要求伴侣陪同,妻子二乃还是小姐都随意的,一男一女,一男多女都无所谓。
  虽然周局不喜欢也不会不去,风月场和酒桌是拿下党羽最好的场合,官场不拉帮结派,商场行不通,他还是看得很通透的。”周容深不可能带其他女人,所以伴侣一定是我。
  我有些慌张站起来,“那我得回去准备一下。”“着什么急啊,请柬刚送到江南会所,乔先生才知道信儿,踏实坐着,吃完了我给你打扮。”
  我盯着侍者端上来的食物,迟疑着重新坐下,乔苍是广东老大,他才拿到信儿,周容深恐怕还不知道,我比他都门儿清,他心里肯定怀疑我和乔苍通气了,这 ttL 漏不能出。
  宝姐一边吃一边问我前几天的排闻,没出大乱子吧。我低着头没吭声。她拿着叉子指了指我,“你就是典型的心比天高,命比纸薄。你想凭借手段俘虏男人,又想跳出被男人主导人生的牢笼,恨不得与他们平起平坐,践踏控制上流社会,这怎么可能。”
  我凝视橱窗外的细细香樟,树叶交缠,树影婆婪美丽,这个世界,这座城市,这条街道,这些来来往往的人巢。一如既往,未曾变模样我托着腮语气悲凉说,“我觉得。

  容深也许并不真的爱我。”宝姐冷笑,“做梦呢?他是什么地位,在社会里吃人不吐骨头,四十岁的权贵谁和你谈风花雪月?不同阶层的男女,不会有平衡的爱情。
  他只是觉得你美貌聪慧,比他前妻更诱惑,更让他充满了占有你的冲动,带出去有面子,带回来有意思。一旦你失去吸引他的诱饵,他就会对你态度大变。”
  我美貌仍旧,聪慧也有,除了我的背叛,还有什么是推向我们走到今天的因果。“你毁在聪明过了头,男人怕你卷走他的心血,怕你和他玩心眼,颠覆他的王朝。
  不聪明也不行,男人觉得无趣死板,不懂他何时要什么,所以你必须掌握好这个度。何笙,其他男人对你的企图,对你的凯觑,也让他很不舒服。
  归根究底,这世道女人难做,过于美艳,男人失去了独享的资格,过于聪慧,男人又觉得很难驾驭,可投有这些长处,男人根本不会看我一眼。宝姐在我的水里加了一块冰,“以毒玫毒,等心寒透了,你就会明白权贵夫妻不需要爱情也能过一辈子。

  周局已经比大多男人对妻子都好,他至少给了你几分真情,你不招惹他,他不会太薄情。”
  我和宝姐从餐厅出来,周容深给我发了一条短讯,他告诉我晚上六点在家等他,他来接我出席游轮晚宴。
  类似海天盛宴的游轮晚宴,想想就觉得很剌激,宝姐问我准备好了吗,我问她准备什么。她指了指一处造型馆,拉着我进去,“乔先生也会去,到时风波又起,你可得稳住了。”
  我在别墅一直等到六点二十分,周容深才赶着从省公丨安丨厅回来,他进门时我正在涂指甲,并没有听见动静,直到他站在我面前,光线被他身影遮挡住,我才意识到多了一个人。
  我缓慢仰起头,细碎的额前发将他轮廓变得模糊不清,我放下手里的甲油瓶,问他现在走吗。他沉默注视我,这是他第一次看到将长发完全编起来盘在脑后,戴上白玫瑰花环的我,役有一丁点艳丽的修饰,不施粉黛婉约清秀,他眼睛里的温柔让我知道他想起了我清水出芙蓉的模样,那大约是他永远忘不掉的销魂与震撼。

  他手指勾起我腰间的白色结纱,玲珑妖烧的曲线在他眼底肆意绽放,他笑了声,“今晚很美。”我说这样的场合大概女人们都穿得艳丽,我素净些把风头给她们出,我安安静静陪你就好。
  宝姐的话让我隐约顿悟,太锋芒毕露艳压群芳并不是绝对的好事,男人在自己女人备受瞩目那一刻确实很高兴,可过了那个劲儿,他会觉得这样张扬的女人很危险,男权世界争夺势力与金钱,美色也是一大厮杀的根源,一个随时会挑起男人战役的祸水,怎会长久安身立命呢。周容深很满意我如此温婉又不争抢的样子,他笑着吻了吻我手指,“就这样,很好。”
  游轮宴会我之前在海南也玩过,但没有海天盛宴那么大的咖,都是一些算不上顶级的富二代官二代,也有让老子特头疼还吸丨毒丨的星二代,一代很少,他们瞧不上那些整容脸和隆胸妹。这些二代一般都玩儿中小规模的趴会,比较规避风险,海天盛宴全国各地记者都去,曝光了惹麻烦,而且对于圈子里姐妹儿来说,不一定大型的就赚得多,小型就赚得少,很多小型也是几万酬劳打发,模特出身的女子组合搞双飞甚至能要到二十万。

  海天盛宴那些百万起步的都是假的,炒作出来的,那些姑娘在广东省的外围圈垫底都不够格,敢拿那么多薇薇这种顶级嫩模早就封杀她们了,中间人也不敢要,最多也就六位数。这次海港游轮晚宴到底是国内排得上号的高端富商攒局,投资很是大手笔,完全是烧钱玩儿,轮船里极尽奢华,一艘艘像宫殿一般,金灿灿的夺人耳目。
  日期:2017-09-17 18:4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