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1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滚烫湿润的尘沙在风中站成一沱,我沾了满满一身,我什么都看不到,也听不到,顾不得脚轮,顾不得手凉只是拼了命的向码头外奔跑,直到冲出去,冲上更远的公路。
  停在路口的警车忽然在这时闪灯,并且鸣笛示意,我呆滞而漫无目的,像受了蛊婆的诅咒,踉跄擦身而过,警车从后面追上来,横到我前面,我直挺挺撞了上去,磕在坚实的铁皮上,疼痛使我有些回神,但天地间到处都是乔苍。
  他各种模样的脸孔。一名丨警丨察从车里下来,他站在我旁边喊周太太,喊了几声没得到回复,他伸手在我眼前晃了晃,见我有反应才拖着我上了车。“周局让我接您回别墅,今晚您辛苦了。”
  我脸色苍白无语。他递给我一瓶水,“让您一介女流经历这样的场面,确实很难为,不过周局一直说,他娶了一位非常出色的贤内助,今天算是给市局的同志们开眼了。”
  我一动不动坐在警车里,根本不理会他,犹如置身大梦一场。耳畔此起彼伏的尖锐的呼啸,窗外一片黯淡,月色尽失。我摊开掌心,里面安静躺着一枚从乔苍农领揪下的纽扣,我眼前无法控制泛起巢湿,似乎海上漫无边际的雾气我指尖颤抖扔出窗外,役有声响,没有颜色,更没有归期。

  恶人心中是没有修成正果的佛,受困于风月诱惑的心魔。
  我回到别墅周容深正坐在沙发上,他似乎很疲惫,紧闭双眼手指在眉,白不断按压着,我看到他的霎那不由自主停在门口,连门都忘了关。
  保姆端着一杯茶从厨房出来,她笑着说夫人回来了,她将茶盏递给周容深,他沉默了片刻,伸出手接过,没有侧脸来看我。
  我换了拖鞋问她回家了吗,她说役有,那天大雨,第二天少爷回来住,始终脱不开身。
  我脑子轰隆隆像打雷一般,我掌控了自己的步骤,却忽略了有些突发情况是我掌控不了的,而乔苍早在最开始就识破了我的谎言。我的聪慧在他面前还是差了点火候,其实仔细回想我今天火烧仓库都太轻易得手了,他那么百般谨慎不会让仓库如此紧要的地方空无一人,他更像是故意支开了最机灵的黄毛,给我留出下手的余地。
  他很清楚我的为难与不安,不得不用十几箱丨毒丨品的焚毁来弥补我没有杀他在周容深这里的麻烦。

  如果真是这样,我果然还是权贵的玩物,我自以为能够踩踏权贵,在男权世界争得一席之地,其实我根本做不到,我于乔苍和周容深的筹码与利器,并不是手腕,自始至终都仅仅是美色和肉体。
  我呆滞愣着,身体内的温度一寸寸冷下去,周容深忽然开口问我,“都烧了吗。”我回过神说是。他对这个结果不是特别高兴,他脸上的笑容让我看不到发自内心的喜悦。
  “怒发冲冠为红颜。”我心里咯喳一跳,幸好他役有继续说下去,就此打住。感情这种东西,一旦出现了裂纹,修复需要年常日久,修复好也不能再去触碰,否则很容易二次崩塌开裂,再想修复几乎不可能,我深知我和他的裂纹出现了,我此后都必须小心翼翼绕道而行,直到它凝结成咖。
  周容深喝完茶水将杯子撂下,起身朝玄关走来,他脱掉身上的西装交给我,我立刻放入衣帽柜收好,蹲在地上为他换皮鞋拆皮带。这些事我做了三年,依然很流畅,役有因乔苍给我的美好而忘乎所以抛到脑后,我知道周容深在试探,其实我们就像两头撕咬的兽,分明很在乎,很想靠近,很想释怀遗忘。
  偏偏迈不过,白里那道固执的坎儿。他居高临下俯视我伺候他的乖巧模样,“他有怪你吗。”我摇头,如实说没有,他手下人很想了结我。他笑着问那你放弃的一刻,在想什么。

  我指尖不曾停顿,麻利穿梭在皮带的金属扣上,所有他可能问到的,我都在,白里反复斟酌掂量过,绝不会有漏洞让他多,白。“想我男人是公丨安丨局长。
  是正义的卫士,而我却沾满血污,背负人命。我是否还配得上你。还能得到渡化和救赎。”他手指穿梭过我头顶的鸟发间,“他是坏人。”我手握皮带缓缓起身,仰起头凝视他的脸,“他罪恶滔天,我也没有处置他的权力。”
  周容深眯眼默然片刻,他低低笑出来,“说得好。既然有这样想法,为什么要答应我去。”“我想让我的丈夫高兴。满意,但我败给了自己的懦弱。”他停在我头顶的手下移到脸孔,抚摸我的唇和眼睛,抚摸了许久,最终什么都没说。
  他侧身面对镜子,扯掉颈间的领带和纽扣,我想起早晨的事,我旁敲侧击问他,“乔苍和常锦舟举办婚礼的酒店失火了。这事你知道吗。”他将解下的领带搭在衣架上,“不知。”

  他语气寻常,我也参悟不透真假,他说不知我就当不知,只是心里还是有疑惑。昨晚乔苍在特区,入夜很晚才走,他绝对来不及赶一去一回,就算来得及,失火的时辰也对不上,能有那么好的身手,而且用上了反侦查的技术,除了他这个老江湖,也只有周容深了,连他都不是,我不觉得广东还有这样的人物。
  所以一定有一个在说谎。我隐约预感,周容深最高深莫钡怀为人知的一面,在逐渐暴露出来。保姆熬了一锅山菌汤,我和周容深一人喝了一碗 J 他上楼洗澡我帮保姆刷碗,她不断推脱让我不要做这些粗活可她拗不过我,只能眼睁睁看着我抢走了她的活。
  “先生几点回来的。”“比您早最多半个小时,回来就坐在沙发上,很疲累。”我拧开水龙头,故意发出水声,以防止周容深中途下来听到,“就他自己吗,有下属说了什么吗。”
  保姆回想了很久,“有,就是平时接送周局的市局司机,还有他的秘书,提到了夫人 … ”她有些迟疑,我让她讲。“提到了夫人在乔先生身边两天两夜,都非常守礼。
  还有码头起火了,其他就没有,我也不敢一直听。”市局安排了眼线混进半山宾馆,或者买通了宾馆里的人,一直在暗中监视我,乔苍的地盘能做到这个地步,周容深很不可估量。
  我全部整理好回到卧房,浴室里水声停止,磨砂门上映出橘黄色灯光,并不见周容深的人影。
  我爬上库尾抖落开叠得整齐的蚕丝被,铺在周容深那一边的库上,我专心致志收拾着,没听见身后门响和脚步声,突然间被一双坚实的手臂拦腰抱住,灼热的呼吸对准我耳蜗,他低沉的嗓音喊我名字,问我洗澡吗。
  周容深赤裸胸膛,上面水珠还役干,腰间围着一条白色浴巾,在我刚才的惊吓颤抖中掉落,我刚想说洗,他似乎等不及了,有些粗鲁扒下我的裙子,丢在那块白色浴巾里。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