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1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几个人都在笑,组织部长慢悠悠的说:“为什么要叫华侨路?难看不难看,让人家知道这是华侨修建的很光荣吗?别人会说,我们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只能靠人家。”
  另一个人道,“既然是人家花钱修的路,冠名权总是要给的。我看就才白氏路好了。”
  顾秋一直没有说话,曹书记道:“顾秋同志,你有什么看法?”
  顾秋说,“马路叫什么名字,我们在这里想是多想了。不如等白老爷子他们过来后,他们想取什么名字,就取什么名字,岂不更好?孩子是人家生的,你还不许人家给孩子取名?”
  宣传部长说:“我也觉得应该这样,名字就应该让人家来取。”
  曹书记说,“好吧,那就这样定下来,让他们自己来取名。我们讨论一下市委领导视察的问题,关于接待工作,要落实下去。根据以往的经验,我们这次的接待标准和规格如何定位?”
  以往的接待工作,是最为头痛的。每年在这上面花费不少钱。很多人为了讨好上级领导,拼命挪用资金,结果领导高兴了,财政却亏空了。
  这次绝对不能跟以前一样,搞这一套打肿脸充胖子的事。这次下来视察,参加这个庆典的领导是左安邦。
  散了会,曹书记把顾秋喊到办公室,“顾秋同志,你说说看,关于这个接待问题,例来让人头痛。”
  顾秋说,“有什么头痛的?”
  曹书记道:“跟以前一样吧,我们财政又不允许。如果太寒碜的话,又怕领导不高兴。你说怎么办?”

  顾秋道:“你这是消遣我了,至于怎么接待,你心中早已经有数。怎么又为难起来了?”
  曹书记说,“这个新来的左书记是什么脾气,我们根本不知道,也不知道他的爱好,万一惹得他不高兴,我们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顾秋在心里想,“这还真是个麻烦事,凭着左安邦的为人,他肯定会借机为难自己。接待工作过于隆重,他肯定要骂人的。说我们本来就没钱,靠救济过日子,还不知道节省。如果过于寒碜,他又不高兴。”因此,顾秋一直在心里琢磨,左安邦到时会是什么样的心态。
  曹书记担心的也是这样啊,怕上面领导不高兴。可是真要拿出这么多钱来搞排场,这又是捉襟见肘的事了。
  去年年底,前任县长就玩了这么一出,结果弄得最后连大家的年终奖都发不出来。
  这种天怒人怨的事,他不想干,可不想干又能怎么样?

  顾秋说,“我看还是尽力而为吧,也不要借东墙补西墙,是穷就是穷,总比浪费来得好。关于接待的事情,我看就重点放在一个干净上面吧!”
  没钱的人,只能把自己弄得干净些,这就已经很体面了。穷是穷,但并不丢人。
  如果你本来就穷,还不讲究,那就不是别人的问题了。
  顾秋是这样定调的,曹书记心里想,看来也只有这样啦!
  此刻怀副书记在办公室打电话,跟左安邦汇报清平的工作进度问题。
  左安邦打完电话后,坐在办公室一个人冷笑。
  这次去清平,是他自己要求的。他以前就听说过,清平这地方虽然穷,但是好面子,喜欢拍马屁。

  去年为了接待工作,不惜挪用教职工工资。后来搞得教师全体罢课。县里为了填补这个缺口,又挪动了公务员的年终奖和补助,搞得怨声载道。
  他就在心里冷笑道,这次我倒要看看,你们究竟要搞多大的排场。如果排场太大,自己就狠狠的,当着媒体批评清平班子的弄虚作假,让他们颜面丢尽,抬不起头来。
  而自己呢,也能捞一个清正廉明的名声。
  左安邦在想,到时电视里一放,自己在台上,厉声喝止这种行为,那是多么威风的事?
  叔叔看到这样的场面,应该会表扬自己,也会改变对顾秋的看法。左安邦就乐了,顾秋啊顾秋,我谅你也不敢太寒碜,再说了,还有人家新加坡的投资商,他们也要参与这个庆典的,太寒碜了,你们拿得出手?

  左安邦打定主意,把批评清平县的说词都想好了。
  庆典的日子,在十二月五号。
  白若兰他们,应该在十四号赶到清平县。
  左安邦打听到这个消息,脑海里就浮现那个短发的女子来。白若兰!这个名字,已经深深印在他的脑海里。
  要不要亲自去接机呢?左安邦想了想,觉得还是不要为好。自己堂堂一个副书记,还是不要去了。如果自己是县里的主要领导,这就名正言顺了。
  清平县那边,顾秋已经吩咐下去了,让秘书长负责接待工作。至于接待标准,也不公布,让秘书长秘密准备。
  有人进来请示,关于接机的事。
  顾秋回复,“机场就不必去了,到清平路口去接就行。”很多人对此都感觉到奇怪,搞什么鬼啊?居然连接机都免了,这未免也太没礼貌了吧?
  这个消息传到怀副书记那里,他马上告诉了左安邦,左安邦一听,“什么?这哪里行啊?清平县的人是怎么做事的,一点起码的礼貌都没有。”
  左安邦就在电话里,严肃地批评了清平班子的人,曹书记说,“知道了,知道了,我们马上就去。”
  左安邦说,“行了,忙你们的去吧,接机的工作,我帮你们代劳。”
  曹书记惊讶了,“这怎么行?还是我们自己去吧!”
  左安邦一脸不悦,“行了,我已经出发了!”
  第663章左书记是个幽默人白若兰一行人坐的航班,经香港后,再到省城。
  白老爷子拄着拐棍,戴着口罩,穿着厚厚的棉衣。白若兰呢,则穿着一件雪白的羽绒服,羽绒服的帽子上,有很深的毛。

  日期:2018-01-22 06:5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