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08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吃,干嘛不吃?”

  左痞子也舍得上菜,服务员给按他的吩咐,上了十几道菜。两个女孩子能吃多少啊?
  半小时后,两人吃完了,却还有大半没有动。
  左痞子不知从哪里钻出来,“吃好了吧?我可以坐下来吗?”
  程暮雪看着他,“你有话就直说,别吞吞吐吐的。”

  左痞子说,“其实我只是想,跟这位妹妹借点东西。”
  蕾蕾就盯着他,一脸警惕,程暮雪道:“你想借什么?”
  左痞子嘿嘿地笑,“这位小妹妹不是有痒药吗?那一定也有特别的神药。那种一闻就醉的药有没有?”
  程暮雪明白了,“你还是不怀好意。”
  左痞子道:“不,不,不,你搞错了,其实我不是想干坏事的,只不过是好奇,想向小妹妹借点这个药。”
  一闻就醉的药,其实跟迷药差不多,但又不是迷药。程暮雪说,“蕾蕾,我们走!”
  两人就要离开,左痞子急了,“哎,哎,哎,两位别走嘛,我说的是真的,我们马上就要回京了,就帮帮我吧!”
  程暮雪望着蕾蕾,心里突然有了计较,“给你也不是不可以,只不过有个小小的条件。”
  左痞子眼前一亮,还真有这药?他马上笑了,“好的,好的,说吧,什么条件?”
  程暮雪道:“要不这样吧,你拜个师父,我让蕾蕾收了你这个弟子,叫她给你赐药。”
  左痞子苦着脸,“不要吧!拜师??”
  程暮雪说,“不拜就算了。这药哪能白给。而且我们苗族的神药,一向不外传的。”
  左痞子说,“好,我拜师,拜师。”
  这家伙居然真的要拜蕾蕾为师,程暮雪道:“拜师要有规矩,一日为师,终身为母。从此以后你要听蕾蕾的话,不许给我们动什么心思?”
  左痞子腹诽了几句,***,等老子拿到了药,第一个就把你们两个放翻,慢慢地玩。
  程暮雪看到他没有反应,瞪了眼,“是不是心里不服气?”
  左痞子道:“没,没,服气,怎么不服气?有这样的师父,我心甘情愿。”
  “那好吧,从现在想,你就叫蕾蕾师父。”
  蕾蕾一脸通红,“暮雪姐姐,这样不好吧!”
  程暮雪拉了她一下,左痞子果然叫师父。
  程暮雪说,“蕾蕾,你就给他几颗药吧!”

  蕾蕾看到程暮雪使眼色,勉为其难拿出一个小瓶子。倒了三颗药出来。“这药可不能下太猛,每次四分之一就行了。”
  左痞子拿在手里,一个劲地感谢师父。
  “师父,什么时候有效?”
  蕾蕾说,“顶多三分钟见效。”
  左痞子立刻笑了起来,“那就谢谢了。哎,要不要我送你们回去。”
  程暮雪摇头,“我可以走了!”
  左痞子说,“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既然你们是晓静的朋友,我又是晓静的堂兄,大家以后都是朋友了。如果到了京城,只要你给个电话,我马上就到。”

  说完,他给了一张名片。
  看着这家伙离开,两人这才回了租住的公寓里。
  进了门,程暮雪道:“你说这小子究竟想干嘛?他要了你这药,会不会是去搞什么鬼呢?”
  “蕾蕾,你给的药,不会是真的吧?”
  蕾蕾说,“当然是真的。”

  “啊!”程暮雪就叫了起来,“没看到我向你使眼色吗?”
  蕾蕾说,“我没有假药,这药的确可以起到迷幻的作用。只不过我叫他不要使量过重。四分之一的话,晕十几分钟就会有反应的。”
  程暮雪大叫,“惨了,惨了。这家伙一看就知道不是什么好人,八成拿着这药去搞鬼了。”
  蕾蕾撇撇嘴,“那怎么办?”
  “还能怎么办?也不知道哪个倒霉了。”
  两人还真猜对了,左痞子拿了这药回京之后,闯了大祸,放倒了不该放倒的人,差点给左家带来巨大的灾难。
  蕾蕾说,“那要不要去追回来?”
  程暮雪说,“不可能的,你看他这样,八成没打什么好主意。算了吧,听天由命。其实我只是想,应付他一下,毕竟他是左书记的侄子,我们再跟他闹下去,对哥不利,所以才想了这下下策,假意与他们交好!。”
  这一年过得好快,转眼间又是年底。
  从彤回到清平都有好二个月了。

  从彤说趁着年前马上回去一趟,否则到时又会忙过不停。顾秋听了她的话,借着周末的机会,往安平县赶。
  他们到安平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多,刚好赶上下班时间。
  从彤妈在打麻烦,看到下班了,这才匆匆结束战事。从彤很不喜欢这种气氛,就抱怨了几句,叫老妈不要沉迷麻将桌上。
  从彤妈说,“我呆在家里没什么事可做,又不上班,孩子也不要我带,你说我不打牌能干嘛?”
  从彤也不好说她了,反过来一想,觉得也是那么回事,的确,她既不上班,又没有其他的爱好,不打牌的确挺无聊的。
  顾秋说,“适当打点牌也没什么不好,只要注意休息,别熬夜就行了。否则对身体不好。”
  1
  从彤妈说,“不会的,我只是白天打打,现在你们回来了,我也不会去打牌了。”
  从彤把小若安交给顾秋,就去厨房里忙去了。
  今天很奇怪,都七点多了,从政军还没下班。从彤要打电话问,顾秋说肯定是在开会。
  从彤妈也这样说,应该是开会去了,我们先吃吧!
  等他们吃了饭,都八点半了,也不见从政军回来。
  从彤妈嘀咕着,“该不会又去哪里吃喝嫖赌去了。”嘀咕着,拿起手机给从政军打电话。
  从彤说,“看你说什么话,连自己的男人都不相信,爸是那种人吗?”
  电话无法接通,从彤妈说,“男人到了这个年纪,有权有钱,你敢保证他们在外面不会乱来?你看电视里那些倒掉的贪官,哪个不是跟女人有关。我这是为他着想。”
  从彤道,“懒得跟你说了,爸才不是这种人。”
  母女两个在那里争论了起来,顾秋借故走开了。
  到阳台上抽了支烟,差不多十点半,从政军才回来。

  外面风大,呼呼地叫。
  顾秋喊了声爸,从政军说,“你们回来啦!”
  从彤妈就问,“搞什么去了?打电话半天不接。”
  从政军脸色不好,“打什么电话?这个时候没回来,肯定是要开会。”
  “开会电话不能接,你回个信息也行啊?害我们这么多人为你担心。”从政军拉下脸来,“你就整天疑神疑鬼的,别搞得我心里烦躁。”
  顾秋说,“妈,你就少说两句算了,估计县里的事情出了麻烦。”
  从政军点了支烟,“招商办那边出大问题了,县里正在采取措施。估计够呛。”
  招商办那一块,一向是陈燕分管的,顾秋一听,不禁有些急了。“究竟是什么事?”

  从政军说,“有一个投资商涉嫌洗黑钱,这事情影响很大,市委对这件事情查得很严,从分管副县长到招商办只怕都要受牵连。”
  原来是这件事情,让他们开会开到这个点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