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0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看到司机离开,顾秋也在想这事不能再追究下去了。闹大了也没什么意思。如果闹到左书记那里,也讨不到什么好处。人家左书记心里还是帮着自己人的。
  说白了,自己只是个外人。
  要是当真的和左晓静谈上了,说不定又是另一番结局。
  左家三个少爷一走,公丨安丨局的事情,也只能是吃了哑巴亏,他们砸了就砸了,没有人敢说什么。崇书记还亲自打电话过来,叫曹书记把握好分寸。言下之意,不要把事情搞大了。

  曹书记也是有苦难言,一点办法都没有。
  听说他们走了,曹书记就把顾秋叫过来,“他们都走了?”
  顾秋说,“应该是走了吧!”
  曹书记这几天一直在琢磨,顾秋究竟是什么背景?以前一直传言,他与左书记有渊源,是左系的人,但今天看来,似乎又不是。
  曹书记问,“他们三个究竟是为了什么?搞得乌烟章气的。”
  顾秋说,“算了吧,只不过是几个纨裤子弟的游戏。”

  在顾秋看来,这三个家伙,的确是十足的纨裤子弟。尤其是那个左痞子,除了花天酒地,实在没有什么正事可做。
  曹书记说,“好吧,但愿这样的事情,不要再发生了,我们可经不起这个的折腾。”
  顾秋心道,上面怎么看,还不知道呢。左安邦这小子倒是跟自己正式摊牌了,要堂堂正正战胜自己。
  顾秋早就听说,他们左系将这次演练称之为实战演练,这么做的目的,只是为了拿他们顾家子弟喂招。
  当然,顾秋既然知道了,自然不会坐而待毙。

  回到家里,蕾蕾和程暮雪还在,两人看到顾秋回来,纷纷站起来喊,“哥!”
  从彤问,“事情解决得怎么样了?”
  顾秋说,“他们已经走了,估计不会再有什么事情。”
  从彤却有些担心,“现在你的身份已经暴露,他们会不会对你不利?要不我们回东华省吧?”
  “什么?哥你是东华省的人?”程暮雪十分惊讶,她当然知道,东华省离这里有多远。顾秋应道:“别担心,左书记还不是那种糊涂透顶的人。根据我这几年的观察,左书记还是挺有原则的。”
  从彤说,“他有原则,并不保证他们左家的人都有原则。我听你市委来了个副书记也姓左,他们是不是一伙的?究竟有什么预谋?”
  顾秋道:“别担心,从彤,只要我们把工作做好,其他的都不重要。再说,你也是看着我一路走过来的,我岂是那种怕事的人?”
  程暮雪撇撇嘴,“对不起,哥,我又给你惹麻烦了。”
  顾秋说:没事,没事。不过暮雪,我有句话对你说,一个女孩子家,下次别这么暴力,下手轻点。还有蕾蕾,你那些药别乱用,知道吗?

  程暮雪的性子,顾秋还真怕她惹事,。而蕾蕾的药呢?也是个麻烦,看来她们两个人,自己得束约好点,以免她们再这样惊涛骇世。
  石安市那点事,尽管他们瞒得紧,没有半点风声外传,还是惊动了左书记。
  沈如燕比左书记还早一些听到风声,她就在心里琢磨,这些家伙都跑到石安去干嘛了?希望不要出什么事才好?
  可没多久,那边就传来了不好的消息。
  左痞子调戏民女,引发了与顾秋之间的矛盾,后来他们三个大闹公丨安丨局。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沈如燕听到此事,暗叫糟糕。
  可她也无能为力,没办法约束他们这些晚辈。
  老左回来了,沈如燕坐在那里打电话,看到老左进来,她故意问,“什么?蕾蕾被人欺负了?谁啊?太不象话了?没有人管吗?”
  老左听到蕾蕾这几个字,自然就想到了给老头子治病的神医孙女。等沈如燕挂了电话,老左问,“蕾蕾怎么啦?”
  前不久,老左听说沈如燕说,蕾蕾在省医科大学读书。做为省委书记,他不可能亲自去看蕾蕾,但他还是关注了此事。
  听说蕾蕾被人欺负了,老左还是问了句,沈如燕说,“没事呢,你今天怎么提前回来了。”
  老左最熟悉沈如燕的作风了,越是有事,她越不会说。如果沈如燕说没事,那就是有事。
  老左道:“别吞吞吐吐,有什么事就说吧!”
  沈如燕说,“你还是不要管了,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
  老左皱下眉头,“如燕,你这是怎么啦?”
  沈如燕有些不好意思地道:“我是怕影响你的心情。再说蕾蕾也没什么事了,要不下午我去看看她?”
  老左道:“我不说,我就知道有事,蕾蕾是老神医的孙女,据说还是他以后的传人,既然她在省城读书,我们就应该关照一下她才是。毕竟她对老头子有恩。”
  沈如燕说,“那我说了,你可不要生气。”

  沈如燕偷偷地看了老左一眼,一副怯生生的模样。
  老左就在心里暗叹了口气,沈如燕天生就是一个惹人怜惜的尤物。这些年,自己娶了她为妻,几乎有种从此君王不早朝的想法。
  不知为什么,老左心里明白,自己对沈如燕的痴迷,呵护,已经到了无法形容的地步。
  沈如燕这模样,让他倍感疼爱。
  看到老左这脸色,沈如燕说,“听说顾秋老婆生了,蕾蕾和一个女孩子去看她。结果在路上碰到定国他们三个,于是就发生了一些事。”
  接下来的事情,不要说得太明白,老左自然能想象出来。
  别的不说,自己的几个侄子是什么样的人,老左心里还是非常清楚的。正所谓龙生九子,各有不同。
  不可能每一个都象左安邦,左痞子就是他们家族中,最不务正业的游手好闲之徒。
  听说自己的几个侄子,欺负了蕾蕾,老左就生气了,骂了起来,“胡闹,这几个家伙把家里的丑都丢尽了。”
  沈如燕看到老左发火了,也不吭声,老左说,“你打个电话,叫他们马上过来。”
  沈如燕说,“这……不好吧!”
  老左道:“我叫你打你就打,你是他们的长辈,怕什么?”
  沈如燕还没有他们那些晚辈大呢,有的侄子,比沈如燕大多了。
  老左要生气了,沈如燕这才拿起电话,却又问左书记,“我不知道他们的联系方式。”
  左书记气闷了,自己给左安邦打电话。
  左安邦接到电话,心里就凉了半截,这事究竟还是让叔叔知道了。看来这几个家伙还是逃不过这一劫。
  左书记很恼火,“让他们马上过来,搞什么名堂?”
  左安邦没敢多说什么,立刻给三人打电话,“这事叔已经知道了,自己老老实实过去吧!”
  左定国什么都没说,左痞子很气愤,“究竟怎么回事?现在吃亏的是我们矣。定国哥被抓得浑身是血,我又被这暴力女踢了一脚,干嘛还要叫我们去挨训!我不去!”
  左定国说,“去不去是你的事,我管不了这么多。”
  旁边的堂弟道,“还是去吧,说不定伯伯并不是要批评我们。”
  “你傻啊,没听到他刚才电话里的口气吗?去了不挨训才怪。想我们几个在京城多风流自在,没想到到这里,反而要受这个气。”
  左定国说,“少哆嗦了,还不是你惹出来的事。”
  左家最忌讳的,就是不尊重长辈。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