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05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崇书记听闻此事,也觉得很奇怪,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当然,左安邦没有提这三个家伙的恶行。其实今天这一切,都是左痞子一个人搞出来的。
  他们是看到顾秋出现,想借机闹点事,没想到事情搞大了。

  崇书记当然是睁只眼,闭只眼,也不多说什么,任他自己去处理。
  左安邦做完了这一切,才立刻动身,赶往清平县。
  崇书记很奇怪,左安邦是左书记的侄子,顾秋呢,听说也是左系的人,怎么就发生了矛盾?这件事情,他好久都没有理清楚。
  左安邦赶到清平县,直接来见顾秋。
  顾秋在办公室看规划图,左安邦来了,挡也挡不住。

  秘书长跟着进来,左安邦说,“你出去下,我跟你们县长谈点事。”
  秘书长只能退出来,顾秋看着左安邦。
  今天的事情,实在有些过份了。三个无法无天的家伙,闹得满城风雨。顾秋一直在关注,也在给公丨安丨局施压。
  左安邦很直接的道:“放了他们吧!这件事情只不过是一场误会。并没什么针对性和目的性,闹下去对大家都不好。”
  顾秋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不相信左书记跟你们一样,对如此恶劣的事件,充耳不闻。”

  左安邦道:“我劝你这种事情,不要传到我叔那里去。这只是我们这些年轻人之间的小事而已。你若是一个真正的男子汉,也不应该计较。”
  顾秋伸手掏着耳朵,“那你的意思是我的司机就这样被人白打了?”
  左安邦道:“你开个价吧,我不喜欢得寸进尺的人。”
  顾秋冷笑,“需要开价吗?做人的起码原则?再说,他今天打的不只是一名普通的司机,而是打我的脸。左安邦,假若有一天,有人当你的面,做出这样的事情,你觉得会怎么样?”

  左安邦道:“好了,我说过,我不喜欢讨价还价,更不喜欢别人得寸进尺。这样吧,司机的医药费和一切损失,由我来承担。”
  顾秋道:“左安邦,咱们明人不说暗话,他们三个究竟想干嘛?你我心里一清二楚。好吧,既然你今天找上我,咱们就一言为定,以后类似的事情,绝对不容许发生。”
  左安邦冷笑道:“我会用堂堂正正的方式打败你,包括你们顾家。今天这事,只能说是一个小插曲,他们这些人行事鲁莽,终究成不了大器。”
  他盯着顾秋,“虽然我不知道你用什么方法得到我叔叔的赏识,但我希望你能个男人一样迎战,别让我太失望!”

  顾秋说,“行,不过今天是你们理亏了,你得向我道歉!”
  左安邦盯着他,冷冷地说出了三个字,“对——不——起!”
  左定国三个被关在看守所,这下就老实多了。看守所里的规定,他们心里很清楚,如果敢闹事,那是要被就地正法的。
  左痞子还在说,“他们还真有种,等老子出去,让他们吃不了兜着走。”
  还是左定国比较理智,“你们有没有发现情况有些不妙?”
  两人这才有些惊讶,“怎么啦?”
  左定国说,“我们可能闯祸了。这件事情不宜放大,毕竟是私人恩怨。”

  只有左痞子毫不在意,另一个堂弟则有些紧张了,“你说得没错,我也觉得有些过份,这样闹下去,只会给叔叔抹黑。”
  左痞子笑了起来,“你们还是不是左家的人啊?我们左家什么时候怕过事?不要说一个小小的清平县,就是他石安市,我们要掀了它,他们也没有办法。”
  左定国不说话了,他开始冷静面对这个问题。
  第二天中午,有人过来了。铁门打开,“你们三个可以走了!”

  左痞子就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我就知道,他们不可能把我们怎么样的。谅他们也没有这个胆子。”
  左痞子狂笑着走出来,左安邦坐在车上,黑着一张脸。
  三人上车的时候,看到左安邦在,左定国喊了句,“哥!”
  左痞子呢,依然笑着道:“我就知道,没有哥摆不平的事。”
  左安邦喝道:“闭嘴!看看你们干的好事。”

  目光盯着三人,“事情完了之后,马上给我回去,别再在这里惹是生非。”
  左定国说,“哥,你安排吧,我们知道错了。”
  左安邦当然知道,这一切都是左痞子惹出来的事,这家伙色迷心窍,惹怒了程暮雪和蕾蕾这两个丫头。
  左安邦当然不好批评他,毕竟是自己的堂弟,他不好说太重的话。可有些事情,他不说不行。
  左安邦道:“你们现在马上去做一件事。”

  左定国说,“你吩咐吧,我们这就去做。”
  左安邦道:“去给那位司机道歉。”
  “什么?”
  左痞子首先叫了起来,“哥,我没有听错吧,给司机道歉,凭什么?”
  左安邦黑着脸,“你自己说凭什么?难道还要我重复吗?”
  左痞子不服气地道:“不可能!”
  左安邦也不理他,对左定国道:“人是你打的,你自己去道歉,别的我也不多说了。”

  左定国点头,“我知道了,哥。”
  左安邦的目光扫过三人,阴着脸,掉头离开。
  “这算什么事嘛?凭什么要给他一个司机道歉。”
  “是啊,我也不理解。他不就是一个小小的处级干部,哥还是个厅级,不说别的,光是级别也要压死他。”
  左定国不说话,猛抽了几口烟,掉头就走。

  两个人追上来,“喂,你这是要干嘛?去哪?”
  左定国头也不回,一个人走了。
  顾秋正在办公室里打电话,左定国大步流星走进来。“我要见你们县长。”
  秘书长看到他这凶神恶煞的样子,不由吓了跳。“你是谁?”
  左定国说,“左定国!”
  秘书长匆匆跑进来,跟顾秋汇报,说有一个叫左定国的人要见您。
  顾秋隐约猜测到了什么,点点头,左定国走进来了,冲着顾秋道:“我哥叫我来道歉。对不起,我不该打你的司机,我给你赔礼了。”
  顾秋抬起头,“你要道歉的对象不是我。”
  左定国没什么表情道:“我知道,我现在就去给他道歉。”
  说完就走,象个机械人一样。
  顾秋看着他这表情,也没说什么,继续工作。
  左定国来到医院,还是那付表情,给司机道歉。司机在医院里检查了,并无大碍。左定国道了歉,放了二千块钱,“这是我赔给你的费用。”
  司机还没反应过来,左定国就走了。

  司机愣愣地坐在那里,一时没有了主意。
  当他知道打他的人是省委左书记的侄子,他已经不抱什么希望了。他一直在心里想,顾县长能耐再大,也大不过人家省委左书记,因此这顿打算是白挨了。
  可他万万没想到,左定国竟然自己过来道歉,还送了钱过来。
  司机拿着钱来到办公室,跟顾秋说了这事,顾秋说,“这是你应该得的,你就收下吧!”

  然后,顾秋又拿出二千块钱,“这个钱你也拿着,这件事情就到此为止吧!”
  司机哪里敢要?一个劲地摇手,“不行,不行,我不能要您的钱。”
  顾秋说,“拿着吧,这件事情你也不要太放在心上,你受的委屈,我心里明白。”
  司机只得拿了钱,轻轻走出去。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