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16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猜不透他这么淡然处之的意图是什么,我下意识想反锁,只要不被常锦舟脸对脸捉奸在库,事情就不至于太麻烦由于惊慌我手有些不听使唤,指尖刚触碰到锁,门已经被常锦舟从外面推开,突如其来的惯力撞击我胸口,我朝后跌了一步,她和我隔着空气四目相视,原本疲倦迷茫的脸瞬间突变。“周太太? "
  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朝她微笑点头,她役有善意,只有强劲的敌意。“你怎么会在这里。”
  她越过我头顶看向身后正中央的库,我役来得及收抬,蚕丝被堆积在库尾,两只枕头并排,中间凹陷下去 J 都是睡过的痕迹。她脸色更加难堪铁青,扭头质问乔苍,“苍哥,为什么周太太在你房间。”
  乔苍不动声色放下茶杯,他靠住沙发背,“她来找我有事。”这么不走心的解释傻子都知道是搪塞,根本不可能是真的,一早登门本就很失礼,前不久那场风波又役消停,常锦舟当然不相信,她皱眉说来了多久。乔苍若无其事看了眼手表,“差不多半个时辰。”
  他说完笑着凝视我,“内人误会了,有劳周太太澄清。”我笑说确实来替容深办事,找乔先生聊些公务,他忙碌市局案子抽不开身,否则我也不会冒昧。
  常锦舟脸上疑惑和愤怒不减,可语气不得不柔轮了几分,“是吗。”我狠狠咬牙,说就是这样,不然乔太太觉得,这种人来人往的宾馆还能不顾流言发生什么吗。

  她冷笑说这就不一定了,谁知人心有没有鬼。“光天化日,乔太太实在多心了。”她沉默半响,暗自权衡利弊,将她和乔苍以及我的身份势力摆在特区明面上比对,最终得出了她是最弱的那个结论。
  她没有大吵大闹,更不曾穷追不舍,继而露出一副睐慨大度的笑脸,主动握住我的手,“周太太别怪我,任何女人看到这样场面难免起疑,其实仔细想想就知道是我多心了,周局长对您那么好,但凡您聪明一些,也不会做鬼我笑了笑没说话,她抚摸着我的手指,以及戴在上面的钻戒,“好事多磨,我和苍哥的婚礼出了变数,周太太这次是不是要赶在我前面了。”
  我不动声色将自己佩戴钻戒的无名指从她掌心抽回,“我和容深还没计划,我不看重仪式。”“这才是周太太聪明之处,婚礼简陋了,咱们女人没面子不甘心,婚礼隆重了,高官受人垢病,我想不管是谁碰上周太太这样深谋远虑的对手,一定坐立不安。”
  言语夹枪带棍笑里藏刀,常锦舟是我所遇见的女人里最出色的那个,识门路善隐忍,讲出来的话又很有滋味,让人心里窝得难受,却没法子反驳,她绝对是斗小三保正室的一把好手。
  “苍哥,爸爸今早来电话,让我转告你,他很满意你送去的女人。”乔苍嗯了声,“岳父喜欢就好。”
  常锦舟垂下眼眸,语气意味深长,“可是爸爸说,你没有尝试过为他得到他点名的女人,就直接送了他尤拉他也有些失望,满意归满意,终究不是他最想要的。”
  她说完笑,“爸爸最想要的到底是哪一个,你能投其所好,一定是知道了。”乔苍摸出一根烟点燃,“不清楚。”
  “一定是年轻漂亮聪慧伶俐,肯定比家里几个姨娘更有过人之处,爸爸肯接受你李代桃僵,尤拉很中他自意。”
  乔苍笑说再中他心意的女人,也不及他的掌上明珠。常锦舟咧开嘴笑,“你什么都瞒着我,就是嘴巴会哄我。”
  她拉着我的手走出客厅,招呼我坐下,去水吧倒了一杯热牛乃交给我,女主人的架势摆得很足,也很刻意。“苍哥,吩咐客房送早餐吧。我还没有吃过。”

  乔苍指尖从口中拔出烟卷,他吐出一团白雾,“我送你回去。”常锦舟脸色有些垮掉,“怎么,你这里我不能来吗?待一会儿都要把我往外赶,周太太是女客,我不在你招待不周怎么办。
  再说孤男寡女,闲话传出去也不好听。”闲话原本没人说,也没人知道,常锦舟非要留下无非是盯着我,在正室眼里我这样的女人最麻烦,稍微看不住,就有可能撬了她的墙角。
  乔苍拿起电话吩咐客房送餐,他起身进入卧房,役有合拢门,避到客厅看不见的地方换正装,常锦舟脸上得体温和的笑容彻底敛去,她声音带着深深的冷意。
  “周太太,我并不会相信你刚才的解释,如果我那么蠢,我也不敢嫁给苍哥。”

  占据了下风只能装聋作哑,我沉默喝乃,对她的质问指责充耳不闻,她冷笑,“周局长如果知道你水性杨花的真面目,会不会将你扫地出门,让你狼狈成过街老鼠。”
  我似笑非笑看了她一眼,我想表达周容深知道,可她误解了我在桃衅,“周太太大约和我相克,我对你实在畏)嗅,如果可以,怎样才能放过我身边的人。”
  我舔了舔唇上覆盖的一层乃债,“乔太太放心,这将是最后一次。”我注视乔苍喝剩的杯子里浮荡的茶叶,“道不同不相为谋,有得必有失。
  安稳的生活和世间诱惑,每个人都会面临选择,选择后者的毕竟是少数,何况我丈夫让我没有理由选后者。”她笑得荫森森,“周太太终于承认了,不再演戏了?
  " 我歪着头眨了眨眼,“乔太太认定我是恶人,我扮善良还有用吗。”她余光瞥向卧房,打开衣柜患患牢牢的声响传出,乔苍并没有留意外面,她脸孔朝我倏然逼近,“何笙,从小到大,只要抢我东西的人,日子都很煎熬,过得生不如死,我会一点点把她熬成白骨。近乎扭曲说“哦?”

  我挑眉笑,“原来乔太太不只在感情里不是屏弱的白兔,生活里也是披着兔皮的母狼。”“生长在黑帮世家,嫁得也是这样的人,兔子哪有这份魄力和胆量,我必须抵挡得住所有虎视耽耽的女人才敢挑起这位置。”
  她晚着我散落的长发,“周太太倘若再逼我出手,恐怕不是你能承受得住。父亲说过,我继承了他九成衣钵,他的狠我可是一点不落的学到了。”我脊背嫂嫂冒出一阵冷气,乔苍在这时走出,他换了黑色西装,问常锦舟是留下用餐还是和他出去。
  常锦舟警告我的已经说完,她自然不放过和乔苍相处的机会,她走过去挽住他手臂,撒娇说我跟你走。她问周太太怎么办,乔苍说稍后韩北来代替他继续没有谈完的事务。
  我们三人都清楚这是谎言,可也谁不戳破,他们走后我浑身无力瘫倒在沙发上,忍不住想到底从哪一步开始错了,将局面推到了危机重重的今天。我像是一Ju机器人,放映着半年来的每件事,我终于明白我没有错,我只是被权贵玩弄的木偶,从入了这个局就注定与局中的每个人对弈,与风月情恨权势地位博弈,向残酷不由己的命运低头,向这些掌控了权力的手低头。

  爱在他们这样的男人心里虽然存在,但不是最重要的,跌下金字塔尖他们将一无所有,他们为了保住这一切不得不冷血疯狂。一直到下午五点我依然水米未进,我在等周容深电话,可他比我更沉得住气,他知道我失手了,等我主动解释。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