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700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是她,是她们两个搞的鬼,快,抓住她们。”
  外面的保安见了,立刻拦住程暮雪和蕾蕾,他们可不能放走了两人,否则饭店就要倒霉了。程暮雪冲着保安喊,“滚开,否则痒死你们。”
  保安还真吓坏了,可蕾蕾说:“我没药了!”
  程暮雪郁闷得想撞墙,欲哭无泪看着蕾蕾,你能别这么老实不?保安一听说没药了,立刻就围了过来。
  左安邦冲出来,“站住!”
  程暮雪和蕾蕾停下脚步,左安邦道:“来人,把她们给我抓起来,送到公丨安丨局去。”
  程暮雪冷笑道:“你又是什么人?公丨安丨局是你家开的吗?”
  左安邦打量着程暮雪和蕾蕾,看到这两个女孩子居然有这等本事,不由在心里暗暗称奇。自己堂弟是个废物,花花公子,被人修理很正常。但是自己的弟弟左定国,却是一个特种兵出身的,也不知道她们用了什么妖法,居然让他痒成这样。
  程暮雪向来都是天不怕地不怕的,看到左安邦不讲道理,她更是生气,“我就不信,石安市会没有王法了。他们两个是罪有应得。”
  左安邦回头看了眼左定国,左定国痒得快不行了,在后面大喊大叫,“快给我止痒,快!我受不了啦!”
  左安邦见状,只得对程暮雪道:“不管他们有什么错,这事等下再处理,我观你们还是现在就想办法,解了他身这上奇痒之毒再说,否则就别怪我不客气了。”
  程暮雪哼了声,“你不客气又能怎么样?只要你敢碰我们,我们就让你也跟他一样。”
  左安邦退了一步,“你这是敬酒不吃吃罚酒!”

  程暮雪哼道:“本小姐心情不好的时候,什么酒都不吃。”
  左安邦恼火了,大喊着,“来人啊!”
  正好公丨安丨局的一位副局长也在这里吃饭,听到楼下吵闹,就出来看看。没想到碰上这摊事。左安邦在喊来人,你能不去吗?
  这位左副书记的背景,早在石安市传开了。
  他立刻匆匆下楼,马上讨好似的问,“左书记,怎么啦,怎么啦?”
  左安邦很恼火的,“没长眼睛吗?快把她们抓起来。”
  副局长一听,马上喊道:“快,快,把她们两个抓起来。”
  程暮雪和蕾蕾站在那里,见这些人都是一丘之貉,不由有些心虚。因为他听到刚才有人叫对方为左书记。既然是左书记,那就比顾秋的官职要大。

  她就望着蕾蕾,心道这下闹大了。不过她很快又横了起来,“又不是我们的错,左书记又能怎么样?我还帮助过省委左书记的老丈人呢!”
  就在她正要喊出来的时候,嘀嘀,一辆车子开过来。
  “咦?怎么是她们?”
  车上的顾秋无意中看到程暮雪和蕾蕾,就叫司机停车。透过车窗一看,顾秋奇怪了,几名保安围过来,正准备对程暮雪和蕾蕾采取措施。
  顾秋跳下来,“你们这是要干嘛?”

  两人看到顾秋,程暮雪首先扑过来,“哥,你来得正好!他们竟然不分青红皂白,居然要乱抓人。”
  顾秋也看到了左安邦,暗道:“怎么跟他搅在一起了?”
  顾秋今天正好在市里有事,没想到就碰上她们两个。
  左安邦呢,看到顾秋后,脸色一寒,顾秋走过来,“左书记,这是怎么回事?”
  左安邦黑着脸,“还需要解释吗?”
  顾秋顺着他的目光看过去,只见一名平头男子,正拼命地抓着自己的身体,把手上的血都抓出来了,还在不停地抓。
  顾秋就问程暮雪,“你们告诉我,这是怎么回事?”
  程暮雪说,“是蕾蕾给他一点教训。”
  顾秋对蕾蕾道:“你也跟着闹事,还不快给人家解了。”
  蕾蕾走过去,端起一盆水泼在左定国身上。
  刚刚还鬼哭狼嚎的左定国,居然一下就不吭声了。
  看来蕾蕾果真有两下子,顾秋故意拉下脸,“蕾蕾,你这是想干嘛?”
  蕾蕾鼓着嘴,也不解释,程暮雪道:“又不是我们的错,是他们两个人闹事在先,我们只不过是给他们点颜色看看。不信你可以问这里的客人,看看究竟是谁故意闹事?”
  左安邦见状,“够了,你们走吧!”

  程暮雪回头说了句,“怎么,不抓我们啦?”
  蕾蕾吐了吐舌头,“她还真是敢乱说啊,人家都默认吃了这个亏,你偏要踩人家的痛处。顾秋呢,瞪了她一眼,“还不快走?”
  三人离开的时候,左安邦看着顾秋的背影,“这小子真够邪门的,跟他又有什么关系?”
  旁边的副局长讨好地问,“书记,还抓不抓?”
  左安邦瞪了他一眼,一言不发走过去。
  左定国生气地道:“怎么就放他们走了?”

  左安邦骂了句,“你们是不是嫌丢人还丢得不够?”
  左撇子一声不吭,跟在两人后面,回到包厢后,左安邦才问,“是不是你又在闯祸?”
  左痞子道:“也没有闯祸,只是想跟她们玩玩,没想到这小妞这么烈,居然敢抓酒瓶子砸人。还踢人家的蛋蛋。”
  左安邦气闷地骂了句,“没用的家伙!”左痞子也够没用的,连两个女人都摆不平,还被人家打了一顿。左安邦最关心的,还是左定国的事。
  他问左定国,“你又是怎么回事?搞成这样?”
  左定国摇头,“那个小女孩很邪门,手里一股白色的粉末一扬,飘到哪里哪里痒死了。”
  左安邦沉着脸,“这两个人的背景,要好好查查。”
  左痞子问,“就这么算了?哥,那男的又是什么人?”
  左定国说了句,“他就是顾秋。”
  “啊?他就是顾秋,草!老子跟他没完。”
  左安邦道:“不要乱来,你不是他的对手。”
  左痞子哼了声,“他又不是三头六臂,有什么好奇怪的。”
  左安邦生气了,“混蛋!我说的话你听不见吗?”

  左痞子不说话了,他知道左安邦的性格,左安邦在他们这些人中,很有份量,家族中那些长辈,对他也是十分喜欢,因此,他被称之为第三代人中的骄骄者,绝对没有什么可值得怀疑的。
  左定国此刻的样子很惨,身上手上,好多地方都被抓破了,刚才痒得难耐,此刻又有些痛得难忍。
  左定国道:“哥,那两个女的究竟是什么来路?好象很邪门。”
  其实也没什么好邪门的,对于一个精通医理的人,做到这一点绝对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对方只是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这才让左定国有些疑惑。左安邦道,“叔这个人的脾气你们是知道的,最好不要在他的地盘上闹事。至于顾家的事,我自有分寸。再说了,上面早有安排,大家各司其职就是。这次只是一场年轻一辈的较量,借此摸一下顾系的底细,并不是要真正挑起矛盾,懂吗?”
  左痞子和另一个堂弟不说话了,左定国道:“我要回宾馆去了,这个仇一定要报回来。”
  说完,他站起来就走。
  左痞子也匆匆跟出来,“我们都走吧!”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