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9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一辆黑色的凌志开过来,在市委大院的门口停下,车门打开,一位绝色佳人,如画中仙子般跃然眼前。
  虽然从会议室里出来的这些人,都是一些官场精英,见过了不少大世面,但他们看到眼前这女子的时候,无不暗自震惊。
  白若兰取了墨镜,看着从台阶上下来的顾秋,带着一丝奇怪的笑容倚在车旁。
  顾秋也看到她了,却不知道白若兰为何而来。
  左安邦眼前一亮,拉了拉领带,率先走过来。此时,很多人都看到左安邦朝这名绝色女子走过去,他们都认为对方是左安邦的女朋友。

  而左安邦呢,面带微笑,走向白若兰。
  白若兰微微一笑,迎着左安邦走过来。
  很奇怪,大家都用一种怪异的目光,打量着这一幕。同时也有很多人在心里羡慕不已。
  这样的女孩子,绝对配得上左安邦。他们羡慕左安邦,拥这样的绝色佳人。

  顾秋也觉得不可思议,白若兰跟左安邦很熟吗?如果真是这样,那就麻烦了。
  因此,他的脚步滞了滞。
  原以为,白若兰是来找自己的,可又觉得不对劲,白若兰怎么会呢?她才不会来找自己。
  就在顾秋和众人都看着两人的时候,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左安邦迎面走上去,白若兰却象根本不曾看到他一样,直接无视,与之擦身而过,她的脚步,并没有停止,而且一直走向顾秋和曹书记。
  左安邦脸上的笑,僵在那里,他的脚步嘎然而止。
  只不过,这一刻太短,他马上意识到自己的失望,大步走开了,好象根本就没看到白若兰一样。
  上了车,他就看到白若兰和曹书记,顾秋站在那里说什么。

  一些人打量着三人,慢慢离开。
  左安邦取下眼镜,看到白若兰好久。
  秘书见了,马上解释道:“书记,我打听过了,她就是新加坡白氏集团的传人白若兰,据说她在清平搞了一个项目,捐赠了一所学校。”
  左安邦道,“开车!”
  车子开出去,左安邦的余光瞟了瞟远处的白若兰。

  顾秋和曹书记站在那里,跟白若兰交谈。
  白若兰说,“关于学校方面的建议,我想听听你们的意见,因为我没有时间在这里停留太久,关于工程质量和进度方面,一定要按合同来,我希望政府建设出来的项目,是真正的利国利民的项目,更不希望出现豆腐渣工程。”
  曹书记笑了起来,“这个你绝对放心,我们一定会把这件事情抓好,不留半点遗憾。”
  白若兰说,“那行,我就把这一切托服给你们了。现在我要马上去省城,没太多时间跟你们细说。”
  曹书记说,“你放心吧,我们按工程图纸施工,保质保量。”
  白若兰跟顾秋说话的时候,一脸公事公办的样子,“南庄墓园和祠堂的事情,希望贵政府督促一下。我相信这个要求不高吧?”
  顾秋说,“不高,这个问题不大。”
  白若兰马上就掉头离开,上了车,直奔省城。看来她的确很急,居然找到市委大楼门口来了。
  白若兰一走,曹书记道:“白小姐的托附,政府要监管到位,千万不能出现什么不如意的地方。”
  顾秋点点头,两人也准备上车了。
  “人都齐了吗?”
  “没有,怀书记还没来。”
  “他人哪里去了?”
  “不知道,好象是去医院了,说不跟我们一起回去。”
  曹书记道:“那走吧!”

  中巴车开动,大家又回清平了。
  怀书记从角落里闪出来,看到大家离开,他背着手,慢慢的走开了。
  顾秋回到清平县,曹书记就把他叫过去,“最近老怀有点不对劲。”他是担心副书记会搞破坏。
  做为班子里的领导,他当然不希望有人搞鬼,破坏班子团结。但是这几天的情况来看,很不乐观。
  今年的年底,要为明年的选举做很多前期工作,曹书记心里一直在想,这次选举只要顺利的话,顾秋就能去掉这个代字。
  顾秋道:“老怀同志究竟怎么啦?”

  曹书记心里也觉得怪,他想了下,又不说了,“你先回去吧,这事以后再说。”
  顾秋一走,曹书记的电话就响了,他不用看都知道是谁打来的。果然,手机里传来苏卿的声音,苏卿得知曹书记开会回来了,特意打电话过来。
  “我今天煲了鸡汤,还是上午煲的,已经十个小时了,你快过来吧!”
  曹书记说,“算了吧,没心情。”
  苏卿觉得好奇怪,“发生什么事了?你过来嘛,过来我帮你参考参考。”
  曹书记一想也是,就赶到了苏卿那边。

  苏卿果然煲了汤,房间里香喷喷的。看到曹书记回来了,马上给他盛了一碗。
  苏卿问,“发生什么事了?看看我能不能帮得上忙?”
  曹书记道:“新来的市委副书记很奇怪,明里暗里,提醒了我好几次,说怀志远同志能力不错,当副职太可惜了。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苏卿说,“他是不是想扶正怀副书记,让他做县长?现在你们清平县,也只有这个县长的位置,悬而未决。顾秋也只是代县长,莫非有这个变数?”
  曹书记道:“顾秋同志可是左书记亲自下放出来的,他和左书记的关系,大家都一清二楚。”
  “既然这样,又有谁敢动他的位置?”
  曹书记说,这就是我想不清的地方。
  新来的副书记也是左书记的人,他还是左书记的亲侄子,可我根据他这几天的谈话,很大程度上,针对顾秋同志来的。

  “那就令人费解了。他们两个都是左书记的人,这又是为了什么?”
  曹书记喝了碗鸡汤,苏卿说,“宾馆的进展不错,但是我有些周转不过来了。资金上出现了点问题。”
  曹书记一听,“这是什么意思?资金上可绝对不能出问题,否则这个项目就麻烦了。”
  苏卿叹了口气。“我也不想啊,可又有什么办法?我还有大部分资金在市场,现在抽不出来。”
  曹书记看着苏卿,“不行,你得马上解决,这个项目不能停。”
  苏卿幽幽地叹了口气,唉——
  从彤终于熬到儿子满月了,在东华省这个地方,感觉就象坐牢一样。
  坐月子,是中国人的传辈,很多地方都有这种风俗习惯,生过孩子的女人,要坐上一个月整的。在坐月子这段时间内,有很多有禁忌。
  连她们的饮食,也有严格的规定。
  更山东一些地方,更有些离谱,他们那里坐月子的女人,是不能洗澡的,连头发都不可以洗。从彤很难想象,她们是怎么度过来的。
  一个月不洗澡,如果是冬天,或许可以挺过来,但夏季这种天气,真的无法想象。其实,一些地方坐月子的风俗,有很多误区。
  对于坐月子的女人,有钱人家,当然会安顿好一切,把她们饮食照顾好。从彤非常担心,他们会把自己养成一头猪。
  每天吃不完的营养品,那可是女人的天敌。
  很多女人,生了孩子,毁了身子。严重的超胖,改变了她们原有一切。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