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46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师长勉强露出一个笑容,说,“首长,我们哪里还有吃饭的心情。”
  政委说道,“接到电话,我和师长马召集了在家的所有领导以及部门负责人赶过来,聆听李政委的教诲接受李政委的批评。”
  话也是有怨气的,没有哪个首长这样玩真的,你要是做个样子也算了,还真的往深了检查,算有问题你也不能当场提出来并且动手处理,你应该回师部之后召集召开丨党丨委会进行研究,然后以师部集体的名义来进行处理。这才是正常的工作流程,尤其是发现了这些严重问题的情况下!
  将海警第一师整个师部以及领导班子置于何地,政委能没有怨气吗!

  你这叫不按照规矩办事,你不按照常理出牌,搁谁身谁都不舒服谁都要有怨气!
  然而又能如何呢,官大一级压死人。
  李牧怎么可能听不出来。
  他也懒得以缓和开始了,收起笑容表情变得严肃,声音也低沉了起来,那种心情所致的低沉很冲击人。
  “既然如此我不讲那些场面话了。在训练基地我对周副师长和林副政委说话是很不客气的,我这个人办事是这么一个性格。大首长到陆南来开YS岛扩建工程会议,我在会也是这么说,我讲话直接,不懂得给人留面子。接下来有哪句话哪些话得罪了你们的话,你们忍着吧。”

  李牧直截了当的这么说——伤了你们幼小的心灵你忍着吧,你又能如何呢!
  众领导脸色都不好看,有些年纪大的能给李牧当叔了,照样得乖乖坐着听训。
  “训练基地是为全师提供合格兵员的基地,是所有新兵到部队之后接受第一堂课的地方,何其重要。咱们的驻点领导分管领导是怎么干这项工作的。吃吃不好,练练不好,连手里吃饭的家伙都保养不好。这是小问题吗同志们?”
  他用力敲着桌面,语气越来越重。
  “反映了我们部队一些领导战斗意识的淡薄!这是小问题吗?海警第一师身处南海执法第一线,可以说时刻要和敌人作斗争,时刻都在实战用兵。更应该保持高度警惕的战斗意识,反而连几条破枪都伺候不好!我告诉周副师长和林副政委,想转业了趁早打报告,我保证活动活动替你们都安排了。你们在座的诸位也一样,在这个位置好好的干,不要忘记了作为党员干部的职责和作为革命军人的使命。领导不好当,如果好当,岂不是人人都能当领导。我丑话说在前头,我在海警第一师一天,甭管我是挂职还是正式担任,你们在座的,谁觉得自己干不好或者不想干了,提交转业申请,我李牧做主给你们批了。”

  这番话不可谓不重,尽管大家都有了心理准备,但是把话说到这个份,依然是大家所没有想到的,大家也都很明白李牧生了多大的气了。
  李牧扫视了一眼,道,“我今天只检查了两个单位,两个单位都发现了问题,而且不是小问题。那么,其他单位呢,会不会也存在问题,会存在什么问题?在此之前,你们这些当领导的,是如何领导监督的?我不得不对你们的能力以及责任感存疑。”
  师长和政委都是将近五十岁的人了,被一个三十岁出头的人训孙子似的训,一张脸是红了又白白了又红,却偏偏不能不忍住。官当到这个份很少会为冲动买单,他们非常的清楚,当前这种情况下,只要他们胆敢有半点顶撞的苗头,不用自己提交转业申请,明天级领导机关会找他们谈话劝说转业。
  李牧又停顿了一下,目光审视一般地扫过,讲道,“到岗亭来的路,我们在路边的饭店吃了午饭。期间通过和邻桌司机的闲聊,听说到了岗亭这个地方很特别,但凡是营运车辆都要买月票,尤其是运输水产品的冷冻车。诸位知道什么叫做月票吗?”
  领导们都不解,神情疑惑。
  李牧的手掌在桌面一下一下地拍着:“是岗亭边防派出所懒得每天拦车罚款强制要求营运车票按月缴纳的乱立名目的罚款!!!”
  众人皆惊!
  会议室里的气氛顿时凝固,李牧满脸怒容。

  猛地,李牧重重的一拍桌子:“岂有此理!!!”
  众人的心脏都跟着猛跳了一下!
  正当大家的心脏慢慢回落的时候。
  “嘭!”
  又是一声巨响。
  李牧再一次拍桌子:“无法无天!!!”
  众人的心脏再一次猛然提起,那种惊吓惊恐无以言表。
  “巧立名目乱罚款为了省事居然让群众按月缴纳美其名为月票!岂有此理!!!”
  李牧怒火烧,“这是在喝人民群众的血!这是在犯罪!!”
  “他-妈-的我这个暴脾气!”
  越说越激动,他站了起来。
  “很难想象今时今日基层单位还敢这么干,而且还是我们海警的边防派出所!是谁给他们胆子这么干?是你们这些当领导的给的权力吗?你们至少负有失责的责任!这种行径和土匪路霸有什么区别?在此之前,我真的不敢相信这样的事情发生在我们部队边防派出所,难以想象!”
  他的腮帮子都在抖动。
  “在全国公务员都夹着尾巴做人的现在,你们的治下出现了与土匪路霸没区别的执法人员知法犯法的行为,搞得人民群众怨声载道,你们一个都跑不了,全部要深刻检讨!岗亭边防派出所的问题,要彻查!查到底!”
  他缓和了一下坐下来,沉声说道,“很巧,我到这里的时候参加了一起别开生面的婚宴。镇长家公子结婚,派出所全体放假喝喜酒,整个派出所只留了一个辅警值班。很好嘛,跟自家开的小卖部一样,想开开想关关。派出所的所长还带着配枪喝酒,居然拿着指着我的鼻子让我把手举起来,真是不错的!”
  师长和政委可能认为知道了为什么李牧会这么生气了——哪个傻逼所长居然用枪指着李政委???
  他们俩心里面再一次把郭明给操-翻了一千多遍——真是他娘的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还有当兵的样子吗?我到了这里尚且如此,可想而知平时他们是如何骑在老百姓头作威作福的!我问一下师长和政委,你们对此作何感想。你们二位作为军政主官,知道下面的人这么胡来乱搞吗?你们不知道是失职!”

  李牧指着师长和政委的鼻子,毫不客气地讲道,“当领导的如果脱离了基层,咱们这个部队完了!你们都是老同志了,应该懂得这些个道理。”
  外面没走远在那里等候着的参谋干事们面面相觑,会议室里怒气冲天的训斥,每一个高声让他们浑身颤栗,每一句重话都让他们不寒而栗。那些可都是谁师领导啊,级别最低的都是正团职。这么跟新兵蛋子似的被那么年轻的第一政委训得一塌糊涂,这样的批评训斥他们是从来没有见过的。
  日期:2017-09-02 18:56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