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的最后任务》
第1245节

作者: 精确射手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站在李牧面前,刘胜宝手都不知道往哪放,牙齿下地打架。他之所以害怕,除了因为自己之前的态度,还因为亲眼看见了天不怕地不怕的作风强悍的所长害怕的双腿都在颤抖!
  李牧指着他说,“你这个同志的工作态度不行,是不是以为只是个辅警不用心了。公丨安丨派出机构是为人民服务的,你这个态度是要人民为你服务。你这个情况是不适合在公丨安丨机构工作的,结下工资明天不要来了。”
  说着,他问教导员,“教导员同志,你们管不好这个所,我临时的代为管理一下,没有意见吧?”
  教导员连忙的说,“没有意见没有意见,首长,您说怎么办怎么办。”
  谁敢有意见呢?你堂堂一个副军职第一政委直接插手处理基层派出所的事情,谁敢有意见?而教导员最后一点希望也破灭掉了。通常来说级领导极少越级对下级机构进行管理甚至指导,尤其是在部队,层次分明。一旦出现这种情况差不多说明了一件事情——岗亭边防派出所的工作让首长非常非常的不满意!
  刘胜宝面如死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教导员呵斥了他一句:“还愣着干什么!赶紧走!”
  身体抖了抖,刘胜宝麻木地转身出去,在门口的时候,他看见王国庆带着下午来户口的妇女走过来,怨恨的瞪了那妇女一眼。
  王国庆带着那大姐走进会议室,教导员看见,觉得那妇女有点眼熟,但一时半会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李牧对那大姐和蔼地说,“大姐,把你的资料拿出来,我们现场给你家孩子办理户口。”
  “哎哎哎,谢谢领导谢谢领导。”大姐受宠若惊拘束得很,手忙脚乱的打开那个塑料袋,从里面取出相关的资料,连忙的说,“这是出生证,县人民医院开的,还有结婚证,这还有DNA证明,我都做过了,还花了五千多块检查费。”

  “那肯定没问题的了。”李牧的眉头是皱了起来的。
  在有出生证明和结婚证的情况下,是不需要做DNA检测的,而这位妇女却做了这一项检测,只有一种可能——派出所的人刻意刁难。甚至很多时候不是刻意的刁难,也许只是派出所普通民警随意说的一句话,老百姓当成了天大的事情一样引起重视,咬牙去付出更大的代价,而那些通常是没有必要的。
  一些公务人员没有意识到,他们代表着的是政府的公信力是执政党的权威,他们说的每一句话都是有代表性的,在普通老百姓那里是有权威性的。像这位妇女这种情况并不少,给老百姓造成的影响“政府办事员动动嘴群众跑断腿”的行为更加的恶劣!
  这位妇女很明显的多付出了五千多的检测费,而这些钱是完全可以省下来的,李牧因此而皱眉。
  “教导员同志,你来告诉我,这位女同志的小孩至今没能户口是什么原因。”李牧语气不是很好了,道,“从新件下来到现在过去了三年的时间,三年时间为什么还办不了。是资料不齐全呢还是别的什么原因。你来,看看她的资料,然后告诉我答案。”
  教导员终于是想起来了,这是那个不愿意交钱的妇女,这个事情教导员有点底气,他道,“首长,这个事情是这样的。这位女同志的小孩属于超生,镇政府那边通知说还有罚款没有缴清,要求我们配合一下,我们所里暂时的不给户口,等把罚款缴清了……”
  “不是的!”妇女激动起来,“我第三个小孩罚款都交了两次了!计生的人又要我交!一次一万多一次一万多!我们全家一年也攒不下来一万多!罚一次算了还罚两次!罚两次我们也交了!还要罚!这要罚到什么时候!”
  说着说着激动得哭了起来。

  教导员慌张了,老百姓一旦豁出去,往往产生的结果都是可怕的。
  李牧大概的能猜到这里面是怎么回事了,镇政府、派出所都有责任,教导员想把责任往镇政府那边推,但是他恐怕已经忘了,边防派出所是垂直管理单位,地方政府对他们没有管辖权,镇政府要求不合理的协助为什么边防派出所会执行,这里面恐怕是有其他原因的。
  “其他的问题先不说,你用你专业知识来看一看,这位女同志的小孩,到底符合不符合户口的条件。”李牧道。
  根本不用看,DNA检测证明是最有力的材料,哪怕其他两个证明都没有,户口都是没有问题的。
  “报告首长,这位女同志的材料是符合户口条件的。”教导员低声低头道。
  “那办。”李牧说,“国庆,办完了之后你送大姐回去。”
  “是!”
  妇女千谢万谢。
  很快办妥,第三个小孩的户口问题终于解决了。
  王国庆刚把人送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杂乱的脚步声,教导员下意识的回头看,看见了师长政委以及师部机关的几乎所有领导都来了。教导员只觉得眼前发黑。

  所有人的脸色都非常的难看,今天晚,显然会是李政委这一天突击检查的总结,而且很显然大家都不会好过!
  注:李政委又要开会了,人没齐,绝不发车!
  在师部值班室坐镇的政委心里早将岗亭派出所的所长教导员****十八遍了,前后三次电话过来强调务必注意李政委的突击检查,结果还是出事了。如果他知道是因为一名叫做刘胜宝的辅警没放在心而导致了这一系列的事情,估计他能活活撕了刘胜宝。
  只是换个角度来看,若非此,岗亭边防派出所的真实情况恐怕会一直的持续,当地的群众依然会生活在这样一个有问题的派出所的管辖之下。
  既然长了脓疮,不要害怕割掉它的痛,否则早晚蔓延全身。
  师长、政委、副师长、副政委、参谋长、政治部主任、后勤部长,在家的领导几乎都来了,除了在外训练基地的另一名副师长和副政委,海警第一师的领导班子以及各部分领导全都在岗亭边防派出所进行了集合。
  会议室里气氛很凝重。
  一天之内,李政委只检查了训练基地和岗亭边防派出所两个单位,结果两个单位都出了问题,而且都不是小问题。这叫领导们如何能不凝重。领导们的秘书强烈的感觉到了空气的肃杀之气,没有像以前那样在会场提供服务,赶紧的到外面回避去了。

  众人坐定,师长回头看了一眼,站起来向李牧报告,“李政委,人到齐了。”
  李牧点了点头,师长坐下来。
  在师长和政委身后,按照军事政治两类次第坐着其他领导。他们倒是不至于昏了头,没有在李牧面前摆成一列。按照职位高低成一列而坐,对面单独一个李牧,会给人审问的态势。而现在这个样子,则是课的态势。
  领导们都是很注意这种小细节的。
  “踩着饭点把大家请过来,没有耽误诸位的用餐吧?”李牧笑着说道。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