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15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乔苍是坏人,可他役有将他的坏,用在我身上。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甚至一丝一毫都没有。哪怕他的温柔不十分真实,哪怕他的忽然闯入别有图谋,他终究不曾伤害过我。
  他唯一的错,就在拼尽全力诱惑了我,使周容深动了杀机。我不能失去丈失,婚姻和未来。我总要舍掉一个,才能保全另一个。我悄无声息下库,赤裸着脚丫,一丝动静都没发出,我站在乔苍面前,他已经熟睡,双眼纹丝不动,安然得如同最美好津致的雕塑。
  我眼睛不眨紧盯着他,越来越多的白雾弥漫,整个视线都是水汽,涩痛和火热将我折磨得快要疯掉,我浑身都在颤抖,像海浪摧残着我一样颤抖,我两只手握紧匕首,心一横将刀尖对准他的喉咙剌了下去。
  刀尖在距离乔苍喉咙仅仅不到半寸时,我双手颤抖得几乎握不住,我听到寂静的深夜里,来自我狂烈的,自跳与呼吸。
  周容深像梦魔一样催促着我,他让我剌下去,狠狠剌下去,他问我犹豫什么,他已经放了我一马,不要再背叛他第二次。
  我跟在他身边,对于生与死看得很透彻,哪里一枪毙命,哪里还有活路,我很清楚此时刀尖对准的位置,只要剌入,势必鲜血如注,绝没有活路。
  乔苍从今以后再也不存在了他会永远消失在这个世界,消失在我的人生里。从此没有灯笼街,没有紫荆树,没有秋千和靡鹿,更没有瓢泼大雨我仿佛无家可归般流浪到他眼底,他温柔呵护与拥抱。
  我身体一僵,手在瞬间停住,像画了静止符。冷汗密密麻麻渗透了我的衣裳,我杀不了他。
  刀尖戳在他喉咙那一刻,我才知自己的脆弱和无能,我永远做不到,不管筹码是什么,代价是什么,我真的做不到亲手了结乔苍,我会发疯的。
  我残忍,恶毒,没有良知,但我也有轮肋,有七情六欲。我可以搞死我的仇人,却无法伤害对我好过的人。

  眼前积聚许久的雾气,子定格在我泪痕斑驳的脸孔如昨夜的瓢泼大雨肆意吞没了我,乔苍在这时忽然睁开眼,他无声无息、,漆黑幽深的眸,我心脏猛地抽搐,仓皇失措间匕首坠落在地。
  他一言不发,就那么望着我,不曾愤怒,也不曾波动。我朝后面踉跄跌倒,脚趾擦过刀刃,割出一道很深的伤口,我忘记疼痛,被无边无际的惊恐彻底包围。黑夜是死寂的。
  唯有死寂才让人心慌,让人看得清自己。我红着眼睛跑出卧房,冲向外面的客厅,我跌跌撞撞扑倒在阳台上,这一层楼灯火辉煌,每一扇窗口都是一样的颜色,一样的轮廓,唯独我这一扇,像是一片火海,烧得寸草不生。他没有睡着。
  他根本没有进入过梦乡。他的眼睛一片清明,哪有半点模糊和困意。他自始至终都掌握着我的一举一动,他知道我要杀他,也知道我抗争了那么久。最终还是下不去手。

  如果没有今天,我想我会剌下去,带着对自己的恨意,对他的恨意,对周容深的愧疚,对未来的渴求,剌入他喉咙。我捂着脸闷声痛哭,光鲜亮丽的何笙,无所畏俱的何笙,理智凉薄的何笙,她得到了这世上的富贵,用毁灭自己的幼稚和任性换回了一切。
  可我和其他女人并没有不同,我也喜欢秋千,喜欢白鸽,喜欢小鹿,喜欢马上的奔跑,喜欢抛掉所有理智肆无忌惮的笑闹,他给了我人生里最美好的故事。
  我舍不得亲手打碎,我只能咬牙远离,从此剥心剔骨,用来换它不毁灭。我感觉自己身上加重了一层分量,哭声顿时戛然而止,我僵硬而迟缓侧过脸,看向蹲在我身后的乔苍,他睡袍敞开束带尽褪,面色平静为我披上一条毯子。
  我没有杀掉他,也许他会来了结我,对乔苍动了歹念的人,都不会有好下场。他如同什么都役有发生过,将我脸上的泪水抹去,“做噩梦了。”霓虹灯火映照出他温柔的眉眼,那样的温柔使我愣住,他低沉问我梦到了什么。
  我牙齿颤抖许久,一句连贯的话都说不出,他 J 冷借笑出来,将我揽入怀中,“好了,吓成这样。”他将我被汗水站在脸上的长发一根根择掉,抨到耳后,“听故事吗。”
  他役等我回答,伸手拉开窗帘,让更多的灯光渗入进来,他在一片昏暗的光束里,温柔抱住我剧烈颤抖的身体“有一个人,他很喜欢笼中的黄鹏鸟,每天都喂食它最好的米虫,给它喝千里之外的清泉水,他爱极了这只鸟,不只爱它鸣叫,甚至连它啄破自己的手都接受。后来鸟儿越长越大,不再是黄鹏,成为了一只鹰。

  鹰挖走了他的眼睛,啃噬了他的心脏,打破他的底线,冲出了他的牢笼。”他笑着问我黄鹏鸟最后怎样了。
  我嚷泣说它被枪打死了。乔苍凝望我苍白的脸,他笑容越来越深,“他那么喜欢黄鹏鸟,怎么舍得打死它呢。”
  他按住我的头,将我埋入他胸膛,我死死捏紧他的睡袍,他看到了,他分明什么都看到了,看到了我眼底的矛盾和杀机,看到了我拿着匕首抵住他喉咙要取他性命,他甚至能感觉到冰凉和尖锐。
  只差一秒钟,一秒钟的横心,就什么都结束了。他偏绝口不提,装了一次糊涂。他用手蒙上我濡湿的眼睛,诱哄我睡去。我不知他什么时候抱我回卧房,也不知他是否睡在旁边,我醒来是次日天明,风刮得很大,窗子沙沙作响,脚趾的伤口已经被包扎,我躺在柔轮的库上,透过玻璃照射进入的阳光笼罩着我,温暖如春。

  我在寂静中忽然听见了什么,是客厅里女人的声音,我猛地清醒,掀开被子下库, J }肖无声,息走向门口,刁、心翼翼拉开一道缝隙。同样是洒满阳光的客厅,乔苍面无表情坐在沙发上,指尖拨弄一枚非常漂亮的打火机,而他对面站着常锦舟。
  她抱怨的口吻说,“三百多份请柬在两个月前就全部发出去了,昨晚酒店失火,将礼堂烧得一片焦黑,所有心血毁于一旦,我们只能再换酒店了。”乔苍壁眉,“役有人看守吗。”
  常锦舟摇头,“对方来无影去无踪,身手很好,连摄像头都没有拍下他的样貌,他在摄像转向另一边的五秒钟里,毁掉了灭火器,留下了火种和烟雾弹,瞬间燃成了火海,礼堂彩带很多,烧起来扑救都很难。”
  乔苍眯了眯眼睛,“我都未必能做到,是谁有这样身手。”常锦舟坐在他旁边,我这才看清她一双眼睛红肿,期盼了这么久的盛大婚礼,如此仓促付诸东流,换做谁都不可能不难过。

  “苍哥,我是不是要再等一段时间才能名正言顺嫁给你。”乔苍抬起手抚摸她的脸,“我会尽快重新安排。”常锦舟含着眼泪说只能这样了。
  乔苍要送她回去,他笑说你都困成花猫了,常锦舟艰难挤出一丝笑容,起身朝挡住我的这扇门走来,“不回去了我在你房间休息下就好。”
  常锦舟朝卧房走来,她每靠近一步我心就跟着提起来一寸,几乎要跳出噪子眼,乔苍置若图闻的态度令我很疑惑,他如果肯阻拦不一定拦不住,她就算有疑心,也不可能疯了似的闯,可他并役有制止。
  日期:2017-09-16 18:4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