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13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正琢磨怎么办,黄毛忽然风风火火从门外闯入,他并不知道我在,他进门看到我躺在库上,乔苍正换睡袍,整个人一愣,到嘴边的苍哥咽了回去。
  乔苍脸色一沉,他将衬衣朝我身上丢来,遮住了我裸露的腿,“出去。”黄毛别开头连说没看到,什么也没看到。他惊慌失措跑出去,在门槛上差点绊倒,他站在走廊喊苍哥,大事乔苍璧眉跟上,他们约摸说了几分钟,我也听不清Ju体内容,黄毛情绪很激动,骂骂咧咧说那老淘毛儿是奔着搞死我们来的,不知道是不是和条子串通一伙了。
  沉默了几秒钟,乔苍从外面进来,他叮嘱我先睡,他出去办点事。我看了一眼窗外混沌的雨雾。
  “很晚了,路好走吗。”他说不要紧。他从衣柜拿出一件西装穿上,本来要离开。又想起什么,走到库边捧住我的脸吻了吻,“有事打电话,不会打扰我。”他身影匆忙消失在门口,门缝渗透进来一丝昏黄的光束,走廊脚步声很快远去,我盯着库头闪烁的烛火,吹了一口气熄灭掉。
  我心口说不出的压抑,我清楚自己下不去手,可周容深在等结果,如果我做不到,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就此失去我的全部。我像是失去了水的鱼,翻来覆去死活闭不上眼睛,直到天亮才沉沉睡过去,睡到迷迷糊糊时,一直有人在外面敲门,我问了声是谁,女人说乔先生在后山等您。
  我一个激灵清醒过来,从库上坐起,“他在后山等我干什么。”“这我不清楚,乔先生让我传话。”

  女人说完离开,我跳下库扒着窗户看,这边只能看到湖泊,看不到后山,我非常疑惑进入浴室收拾好自己,将晾干的裙子换上,我走出酒店后门听到有马的嘶鸣声,距离不算远,就在附近徘徊。
  我脚下略微迟疑,捏紧栏杆喊他的名字,回应我的只有风声,还有更高昂的马吼。
  我迈下最后一级台阶,踩在浮于湖泊水面的几颗巨石上,跨到了对岸,草坪挂着露珠,有黄色和紫色的野花, 1 各我的衣袂裙角打湿,我弯下腰拂掉,余光晃过一道影子。
  乔苍骑在一匹红鬃烈马上,逆着雨后明媚的阳光向我而来,他身上洁白的衬衣和高筒马靴令他那般不可一世他仿佛从天而降,降落在我的人生里。

  马蹄逼近,扬起一地飞溅的水珠,他被阳光照得有些模糊,光柱里的尘埃,沙漏,和他俊美的脸孔交叠融合,他唇角啥着一抹笑,朝我伸出手,我问他干什么。
  他拍了拍空出的一截马鞍,“上来,我带你去个地方。”我嘟嚷说我还困呢,但是手却情不自禁搭在了他掌心,他将我轻轻一拉,我坠落在他胸口,他一只手拽着疆绳另一只手搂住我腰,朝着更远的山坡狂奔。
  漫山遍野的草坪和山石,像一场电影,一轮车轴,一簇花束,和一条冗长的古巷,在我的视线里倒退,呼啸的风将我长发飞扬而起,擦着乔苍的脸掠过,我大声问他痒不痒,他在我身后说心很痒。
  马冲进一面高高的栅栏,远处广场一团蠕动盘旋的白色,我看不清,问他那是什么,他役有回答我。

  而是更快速让马逼近。白鸽我从没见过这么多的白鸽。它们不吵,聚集在一潭幽深的圆池旁,水像镜子一样,我看到了坐在马上的自己,它们也看到了我。
  乔苍将我抱下马背,递给我一些食物,我学着他的样子抛向白鸽最多的地方,它们全部蜂拥而至,洁白的毛一尘不染,通透如雪。我跳起来兴奋喊叫着,从他手里抓走更多的食物,我冲入鸽子中央,一边洒食一边跑向远处的草坪,白鸽跟随着我一路远走,像是天空长长的云朵。乔苍一脸微笑走在我身后,我朝他挥手大喊,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笑声响彻这片空旷又美好的广场。
  鸽群在一束明媚的阳光笼罩草坪时,忽然衔住食物腾空而起,飞向湛蓝澄净的天空,飞向遥远的山脉,我一动不敢动,它们的羽毛和翅膀拂过我的头发,脸颊,和身体,带起的风声将我裙摆飘扬,我目釉良尖叫,脸上却是笑的。
  乔苍从身后将我抱住,白鸽仍旧不断从地面飞离,我视线里一片雪白,簌簌落落的羽毛在金光里起舞,美好而生动。“别怕。”他唇挨着我耳朵,“它们喜欢香的东西。所以不会伤害你。”我一愣,转过头看他。他发出爽朗低醇的笑声,“因为你是臭的。”
  我嗅了嗅自己身上的味道,燮眉说不臭。他看我这样固执认真的表情,笑得更愉悦,“嗯,不臭。”

  马高声嘶鸣,抖动着一身茂密的棕红色长毛,在阳光照耀下烈烈生辉,英姿飒爽。
  这种马都是战马,专门打仗的,性子很顽劣凶悍,根本驯服不了,而且不怕血,连猛兽都不畏惧,几乎没人能骑上它的背,上去就会被甩下来。
  可它在乔苍面前太温顺,温顺得丧失了本性,仿佛已经完全被他征服,成为他的影子,他的信徒。它刚才发狂的霎那,他只是伸出手拍打它的头,它便立刻安静下来。
  人狠不狠,看他能降服什么敌手,人永远是向比自己厉害的低头,一旦不如对方,便会收敛得服服帖帖,我没有看到过他低头,我只看到无数人向他低头。我问他怎么驯服这匹马。
  他说打。他扒开马尾,露出一片狰狞的棍伤,“我让手下把我和它锁在不足十平米的马厩里,锁了一整夜,我们互相玫击,我没有退路,除了墙壁就是它,它也没有退路。
  到最后它先倒下。”我倒吸一口冷气,乔苍的血性,果真不是一般人有的。他猖撅胜过天。周容深避免了正面交锋,通过我来解决他,的确是最明智的选择,乔苍这个人,早已不是丨警丨察能了结的。
  即使扳倒他,他也有一万块硬骨头支撑着爬起来,只有让他彻底消失,没有了东山再起的机会,才算高枕无忧否则他卷土重来,将是毁灭般的灾难。这世上怎会有这么危险自负的男人呢。
  我凝视他的脸,他安然又沉默,在这岁月静好的时刻。他一只手牵着我,另一只手牵着马,穿过这片草坪,走向最高处的山坡。这里有一片非常好看的紫荆花,虽然这个季节不该盛开,可引入的温泉水还是让它不合时节的出现在这个世上,连成璀璨的云海,晚霞,朝雪,锦簇在枝娅,漫山遍野。
  风拂过大片紫色白蕊,卷着枝头最脆弱的几朵,落在长廊尽头的红木秋千上,空无一人的青石板路,花瓣铺了一地,投有灰尘,没有雕琢,仿佛浑然天成的砌垒。
  篱笆架缠绕木桩,包围住紫荆树,犹如一幅曼妙无声的画卷花海没有尽头,一直延伸下去,到很远很远的山坡,这样瑰丽神秘的紫色,就像我和乔苍之间,投有任何征兆与预料,忽然间就发生了,不可收抬,不可终止,更不可珍藏与琢磨。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