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9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安邦笑了起来,“你警惕性蛮高的,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找你过来,无非只是想说几句话。”
  开了饮料,两人边吃边谈。
  左安邦说,“你我心里都非常清楚,明白两家的恩怨。可我最近一直在想,两家这点恩怨由来以久,都几十年了,上一代的恩怨,为什么要让我们下一代来承担?既然我来到了石安市,又坐在副书记这个位置上,我想说的是,以后我们都在同一个地方为人民服务,见面的机会很多,大家又都是年轻人,没必要象仇人似的,对吧!”
  顾秋说,“你能考虑到这些,能这么想,我感到很欣慰。本来这就是上一代的恩怨,我们的加入毫无道理,我也曾和左书记谈过,这些话题,实在不应该继续下去,就让时间来冲淡它,让它慢慢的消失。”
  左安邦哦了一声,“你还和我叔说过这些?看来我叔对你不错。”
  顾秋道:“在我的印象中,左书记是比较开明的,他这个人不喜欢武断,亲疏分明。是一位不错的领导。”

  顾秋给老左带高帽子,要是老左知道,他把自己往泥潭里拉,肯定会骂死这个家伙的。
  左安邦早就听说,左书记居然默认顾秋在他家里出入,当时他就很生气,没想到今天顾秋又提起这事,更加证明了他心里的猜测。
  顾秋呢,一个劲地抬高左书记,衬托他的伟大。左安邦却不吭声,等顾秋说完,他才道:“我叔的确是个好人,他或许我一样,希望化解这段仇恨。”
  他端起饮料喝了口,“我希望你也是一个公私分明的人,在以后的工作中,不要把个人情绪和家族恩怨带进来。”
  顾秋道,“这不是我的习惯。如果真这样,我也不会呆在南阳。”
  左安邦点点头,“希望你在清平过得愉快,开心。”
  两人吃了饭后,各自离开。
  顾秋一直觉得好奇怪的,左安邦居然亲自请自己吃饭,又表明了他的态度,他决定化解,或者说,他不希望家族的恩怨,在他和顾秋之间再次起了冲突。
  顾秋就在心里反反复复琢磨开了,左安邦向自己表明这个态度,究竟意欲为何?

  下午又是开会,一切正常。只是晚上,怀副书记又出去了。曹书记叫顾秋过去下棋,两人在房间里,曹书记说,“今天我们杀一盘,多了不来。”
  顾秋说行,可曹书记下棋的时候,棋风跟以前完全不同,那种雷厉风行的棋势,如暴风骤雨般杀过来了。
  顾秋暗暗觉得奇怪,怎么会这样呢?
  难道曹书记想要告诉自己什么?
  下到后半场的时候,曹书记开始将军了,很猛烈的一系例将军。把顾秋必得没办法了,拿着帅旁边的小士来回不停的移动。
  曹书记说,“老官不动,旁边的小士倒是十分活跃。”
  顾秋说,“别小看这只仕,它的作用不少,至少可以保护老将不被你将死。”

  曹书记说,“老将稳坐中央也不行,得动动。”
  两个终于又下了个平手,曹书记说不下了,不下了。
  顾秋也随他,他对顾秋道:“最近气候不对,总感觉到象要下雨似的。而且我已经感觉到,雨水都打到自己身上了。”
  顾秋看着老曹,“曹书记,你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说?”
  曹书记道:“棋也下了,茶也喝了,你还要我说什么?”说到这里,他就看看表,“老怀好象又出去了。”

  最近老怀很活跃,两人心里非常清楚。
  可老怀究竟去干了什么?别人又哪知道啊?曹书记这么说,那是因为上次左安邦当着他的面,一再表示,老怀是个大将之才,要重用。
  他话里的意话,曹书记可猜测了好几天。
  究竟是要自己让步,还是要在选举的时候,把顾秋拉下来,这个问题,他要搞清楚才心甘的。

  曹书记是老官场,左安邦反复强调怀志远的能力,绝对是向自己传递一个信号。
  如果他们要在选举的时候搞鬼呢?更有一种可能,左安邦在劝自己,要听话,要配合他们的工作。可怎么配合?曹书记还摸不准。
  顾秋也在想,左安邦释放的,是不是一个和平的信号?
  如果没有跟老大,老二他们商量,顾秋可能真的会误会,但是他听老大和老三,还有老三,老四说,他们的地盘上,纷纷出现了左系精英。
  这意味着什么?顾秋心里非常清楚,真正的较量开始了。
  他现在徒手画了一张左系势力分布图,用两种不同颜色,区分之间的联系。象顾家第三代中,他们的这些年轻人,没有任何规则,就象风吹散的种子,散播在全国各地。

  而他们出现的地方,都有左系的影子。当然,左系的势力,也不可能遍布全国,他们也有自己的局限性。
  顾秋这里,应该是最严峻的,因为南阳是左系的势力范围。左安邦又是左系第三代领军人物,顾秋的处境可想而知。
  人家要怎么玩他,他可是一点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可顾秋绝对不是一个容易屈服的人,跟曹书记下了一盘棋后,他就回来想这个问题。
  顾秋的想法,以静制动。
  在南阳这地方,自己不可能主动出击,只能见招拆招。
  如果自己主动出击,那就太过份了,会被人误以为他要找事。因此顾秋心里基本有了定论。

  左安邦此次跟自己示好,可以说,他这是自作聪明。或许他以为,自己还被蒙在鼓里,对整个局势并不明朗。
  这种示好,也许他在以为,能让顾秋放松警惕。
  会议结束后,大家都准备回去。参会的人,陆陆续续出来。左安邦同样也走出会议室,正下着台阶。
  日期:2018-01-21 09:08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