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9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左安邦在办公室里,听怀副书记说完了,他才道:“老怀的境界不错啊。有经验,有能力,还有资历,做个副书记,屈才了吧1”
  曹书记心里一顿,这是什么意思?最近怀志远说话的腔调,大有不同,好象比以前高调一些了。
  在清平这么久,他一直很低调的,不论班子里发生什么争论,他从不参与。有人说他是老好人,但也有人说,他太阴了。

  怀副书记之所有一直没有扶正,一个是曹书记比他份量重,另一个是,他的背景实在有限。
  没有背景,你想当一把手,这种可能性不大。而且一旦出事,你就死得快。
  但是今天新来的市委副书记,突然这样说,还是当着自己的面说,这什么意思啊?
  曹书记当然想开了,不过他脸上依然挂着笑。

  说,“还是左书记有眼光,志远同志这人的确不错,经验非常丰富,团结同志,是位难得的好战友,如果没有他的支持,我还真有些不适应。”
  左安邦笑了,“嗯,曹书记也很肯定你的成绩,老怀,今年多大啦?”
  怀志远一脸笑容,“五十二了呢!”
  左安邦笑了起来,“才五十二,还年轻,年轻,可以好好干二届嘛。哎,我发现你搞经济也有一套啊,怎么你们县里一直没什么起色呢?”
  怀志远道:“左书记过奖了,我只不过是纸上谈兵。”
  左安邦的眉头皱了下,这个笨蛋,知道我在干嘛不?居然不知道借势而为,真是一个笨蛋。
  曹书记心里太清楚了,怀志远谈经济,就象那些专家一样,一套一套的,说得几十套,但没有一套适用的。
  搞经济,进政府,必须得实干,没有实干精神,你说什么都是白搭啦!他目前还搞不懂左安邦的用意,只能试探着去。
  怀志远则知道,前几天他在左安邦家里,听到左安邦说了这么一句话,“顾秋同志太年轻,当副职还可以,如果让他当政府一把手,就有点过了。这个考虑有欠妥当。”
  听到这句话,怀志远心里一喜,这不是很明显嘛,让顾秋当副职,自己去当县长了。
  可顾秋是代县长,这么说来,他会不会不让顾秋这个代县长把代字去掉,在选举的时候,把他搞下来呢?
  虽然只是他的想法,但他心里那种按耐不住的喜悦,几乎表现到脸上了。曹书记暗道,几届县长都不行,还是顾秋来了之后,渐渐有了起色,难道不成新来的副书记准备插手清平的事?

  如果这样的话,事情就麻烦了。
  左安邦说,“曹书记,晚上一起吃饭吧!”
  曹书记忙道,“这个恐怕不好吧!”
  他知道左安邦的意思,真没有这个想法,因为他问曹书记,晚上一起吃饭吧?
  言下之意,我们要去吃饭了,你呢,要不要去?
  曹书记当然得找个借口,说自己没空,推了这个饭局。但是左安邦得把这个戏做全套了。
  其实跟领导说话,要品味的东西太多了,他们这些人啊,成天就在琢磨这个。如果他真心叫上你,一定说,“晚上咱们一起去吃饭。”
  有时,他们的语气更加霸道,甚至是命令似的,让你没有机会拒绝。当他们给你机会拒绝的时候,显然是不想跟你一起去了。所以曹书记说不去了,他有事。
  顾秋在外面等了一个多小时,左安邦这才看了秘书一眼,“算了吧,叫他明天再来。”
  秘书跑顾秋说的时候,顾秋心里非常明白,人家就是故意叫你过来坐冷板凳的。顾秋在心里一笑,跟我玩这一套,行啊!左安邦啊左安邦。
  第二天,左安邦又故伎重演,要顾秋去办公室见他,顾秋的秘书打电话过来,顾秋说,“我要崇书记这里有事,左书记究竟有什么急事?”
  秘书也不知道究竟有什么事情,反正老板交代下来,他必须去做。听说顾秋在崇书记那里,他就不好说什么了。
  左安邦得知这个消息,冷笑了下,想拉上崇书记做挡箭牌?他就收起东西,拿了一个包朝崇书记那边走去。
  崇书记正在接待客人,一时半会也没什么消息。但顾秋宁愿在这里等,也不会去他那里候着。

  左安邦过来了,看到顾秋,“你怎么坐在这里?”
  从语气上,绝对看不出任何异常。
  顾秋抬起头,假装现在才发现他的到来,忙起身递上一支烟,“左书记,你怎么也来了?”
  左安邦扬扬手,“我不吸烟,你还是早些戒了吧!”

  额?
  什么态度?好象没有什么恶意,顾秋犯嘀咕了,左安邦怎么如此好心劝自己戒烟呢?
  左安邦看着顾秋道:“你在等崇书记啊?”
  顾秋说,“嗯,我跟崇书记汇报点事。”
  左安邦左看右看,“就你一个人吗?”

  顾秋道:“曹书记上洗手间去了。”
  在官场上,有一种不成文的规矩,如果是公事,一般都要两个人一起去。要是一方没有去,别人就会嚼舌根,怀疑你在领导面前说另一个人的坏话。
  就算你不这样说,别人也会这样想的。
  所以一般情况下,党政两位一把手还是会一起去领导办公室。当然,如果有私交,在私人场合下会面,这种情况在所难免。

  顾秋这样解释,左安邦点点头,“抽个时间,我们好好谈谈。”
  顾秋说,“书记什么时候有空,我就有空。”
  左安邦道:“那中午吧。中午一起吃饭,我请客。”
  顾秋同意了,就中午。
  左安邦扶了一下眼镜,立刻出门去了。
  顾秋看着他的背影,不禁有些奇怪,“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左安邦看起来好象没什么敌意。”顾秋在心里嘀咕着,眼前的这人,显然与传闻中的左安邦有些出入。
  中午两人也没有去别的地方,就在市委食堂里吃饭。
  石安市经济再落后,也要比县城强多了,光是这家食堂,也显得有些档次。当然,这是市委的大食堂,其他单位是根本不能比的。
  左安邦的秘书,早就在这里定了一个包厢,顾秋来的时候,他在门口迎接。“顾县长,这边请!”

  顾秋随着他进了包厢,秘书说,“你稍等一下,书记马上就到。”
  果然不到五分钟,左安邦就打着电话过来了,看到顾秋在,点点头,示意他坐下。
  两人面对面,左安邦呢,似乎很忙,一个电话打了好久,顾秋坐在那里显得有些尴尬。
  等他打完电话,才喊秘书,“叫他们上菜。”

  秘书跑出去吩咐了一声,服务员立刻就上菜了。
  左安邦说,“喝点酒吗?”
  顾秋道,“中午就算了,再说我最近也戒酒,不能喝。”
  左安邦问,“听说你脑内有个肿块?会引起你头痛,对吧!”
  顾秋抹了把汗,这个情况他都掌握到了,说明他对自己了解很彻底。顾秋点点头,“现在好多了,戒了酒,它也不再随便发作。”
  左安邦说,“那就好!身体最重要。”

  目光看着顾秋,要是你身体垮了,那多没劲,这戏就没得玩了。
  顾秋看着他,同样在心里暗思,我的身体会很好的,放心吧,我不可能这么轻易倒下去。
  他对左安邦道,“今天请我过来,究竟有什么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