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91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怀副书记今天算是出风头了,因为他接下来的话,引起了大家的共鸣。怀副书记道:“虽然这段时间,顾秋同志的工作,非常有力,的确给我们清平到带来了巨大的改观。但是我一直在考虑一个问题,难道我们政府职门的职能,仅仅是每件事情都亲力亲为,亲自去抓招商,找项目,拉外资,或者亲自上山去种树?”
  听到怀副书记提出这样的异议,很多人都惊呆了,这个老怀啊,突然提出质疑,他的用意是什么?这话听起来,可是有批判的味道。
  连曹书记都皱了皱眉,看着他究竟要说什么。
  顾秋也觉得好奇怪,平时不怎么张扬的怀副书记,今天突然打鸣了?自从顾秋当了常务副,他就不乐了。
  不乐的原因,当然是顾秋资历太浅,当然,他不是想自己去当这个常务副。可后来,顾秋又进了一步,他哪里还沉得住气?
  在清平县,不论是按资历还是成绩,都应该是他怀志远来当这个县长才对,可偏偏落到了顾秋身上。
  此刻,顾秋也在猜测着,怀志远究竟要说什么。
  这么多人的目光,突然投向怀副书记,怀副书记也不惊不怕,“我认为政府的真正职能,就是全心全意打造投资环境与平台,把目光放远一点,计划做大一点,俯瞰全局,而不是盯紧局部。否则就显得太小家子气了。”
  当然,打造全新的平台和创造良好的投资环境,肯定是上乘之选。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但是他们没往那方面去想,更不曾想到去批判谁。
  今天怀副书记突然把这个全新的想法说出来,连顾秋也不禁微微一愣,不对啊,怀副书记怎么突然抛出这么一个理论?
  这不是全盘否定自己的成绩吗?
  很显然,顾秋目前的所有努力,都是与之背道而驰的。顾秋拉拢外资也好,讨赞助也好,都是亲力亲为,而且他目前正有此意,就是把目标放在最现实的问题上。如此一来,怀副书记不正指责顾秋的作法吗?
  大家听到怀副书记这番话,又看到顾秋和曹书记几眼。
  曹书记也在心里琢磨,怀志远的道理,肯定没错,还能站住脚跟。
  顾秋咳了声,对怀副书记说,“志远同志的话,一点不错。这个问题一直是我在深思的问题。话虽然这么说,眼光要远一点,步子要大一点。而我们目前的作法,正是放眼未来,立足现在。正所谓,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海。只有从小事做起,才能奔向大目标。目前我们的工作,与我们的预期相差不大,这说明了我们的工作方向和方式是正确的。所以大家不需要怀疑。”

  怀副书记听了顾秋的话,有些尴尬了。他正是想借左安邦的话,来影响顾秋在队伍中的公信力。
  要让同志们对他的策略产生怀疑,但是顾秋解释了他的原因,而且目前的成效,完全可以说明一切。尽管副书记他的说法很有道理,但顾秋的理论,似乎更站得住脚跟。
  这就应证了一句话,事实胜于雄辩。
  曹书记说,“志远同志的理论没有错,但结合实际来看,顾秋同志的方式更有效。我们还在起步阶段,你所谓的打造平台和创立良好的投资环境,这将是我们几年以后的目标,所以现在,依然只能脚踏实地,稳定前进。”

  怀副书记也就不说话了,觉得再说下去,自己的意见将会被全盘否定。
  周四,县委常委们去市里开会,因为人多,曹书记就叫秘书长安排一辆中巴车去了。
  在石安市,只有清平县的人坐中巴,其他县的干部都是坐小车。宣传部长说:“我们这样是不是太寒酸了,被人笑话。”
  曹书记就不悦了,“什么笑话?谁来说笑话?不要说我们县里没钱,就算是有钱,同样可以坐中巴车过来,不要以为领导就要坐小车。”
  宣传部长不好意思了,被曹书记数落了一顿,他只是嘀咕,万一出个什么事情的,一箩筐全挑了。
  前不久报道了一起交通事故,说一个乡镇的十几名干部,在途中出了意外,结果全部成为烈士。

  这种事情,并不是说一定会发生,但是大家都坐一辆车子,就有可能。万一呢?
  那就完蛋了,被阎王一网站打尽。
  宣传部长嘀咕着,可这种话不能说出来,一旦说出来,会被人骂死的。
  这不是咒大家出事嘛,宣传部长嘀咕了几句,也不吱声了。
  在市委开会,大家都坐在那里,整整齐齐的。市委领导发言,顾秋的目光,落在那个副书记身上。
  年轻的副书记,三十出头,戴着一付眼镜,留着一个分头。看上去斯斯文文的。可他的前面的牌了上,清清楚楚写着,“左安邦。”
  顾秋一直不知道左安邦来南阳了,可左安邦这个名字,一直印在顾秋的脑海里。
  因为左安邦是左系第三代领军人事,想不引起顾家人注意都难。很多的时候,顾家长辈就跟他们说,“你们看看人家左安邦,他就是你们的目标,超越他,懂不?”
  那时顾秋还在上大学,没想到今天会在这里碰上左安邦。这个曾经的神话似人物,终于让自己见到他的真面目了。

  左安邦坐在那里,手里拿着稿子,他也要在会议上讲话。顾秋看着他的时候,他似乎很认真,根本就没有留意到顾秋的存在。
  左安邦的出现,显然让顾秋很震惊。他迅速在心里分析,既然左安邦出现了,那么二叔为什么不通知自己?
  顾家管这些事情的,都是二叔,他在关注着左系的布局和动静,左安邦这号人物,不可能没进入他的眼里。
  顾秋迅速做出一个判断,这有两种可能,一是二叔和大伯他们在做沟通,二是他们上面已经知道了,却故意不告诉他。
  为什么不告诉自己?

  顾秋已经没什么心思听上面的人做报告,他就在心里琢磨这些事。趁着会议休息的空隙,顾秋给老大和老二发了条短信,问他们那里有没有什么异常。
  两人很快就回了信息,果然不如顾秋所料,在他们那里,也有左系人物的出现。
  不过老二很奇怪,左安邦竟然到了石安市,以老二的性子,那么傲气,肯定是想和左安邦一较高下的。可左安邦竟然没有选择他,这是为什么?
  会议要开三天,第一天开完了,大家都在房间里休息。顾秋接到左安邦秘书的电话,“顾县长,书记让你到他办公室来一趟。”
  接到对方的电话,顾秋就在琢磨,左安邦居然找上自己了?看来真的是来者不善。

  顾秋看看表,都快要到吃饭的时候了,左安邦叫自己去干嘛?
  当他赶到市委副书记办公室,秘书说,“稍等一下,书记正在忙。”
  顾秋只好在外面等着,秘书走进去,悄悄说,“顾县长到了。”秘书并不知道顾家与左家的恩怨,因此及时通报。
  左安邦正和曹书记和怀副书记在说话,听到秘书的传话,他说了句,“没看到我正和两位县委的同志在谈话吗?”
  秘书马上明白了,退出去告诉顾秋,“你再等等吧!”他心里很郁闷的,曹书记和怀副书记都是清平的人,为什么就让顾秋在外面等?
  顾县长也是清平的人啊?而且是政府一把手。难道这样的安排,有什么深意?
  顾秋在外面等了很久,他们都没有出来。可这种事情不能催,人家是老大,他说什么时候见你,就什么时候见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