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76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本法院一直裁决,肥猪张的死亡法医定性为被杀,根据证词,本院法官一致认为是因为误杀造成的,田光作为主要负责人,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邵飞作为从犯判处有期徒刑十八个月,本裁决立即生效,至于田光涉黑经营的案件,择期再审。。。”
  判决下来了,对于为什么这么判,我是没有听进去,我能听到的,只有刑期而已,我深吸一口气,我被判了十八个月,但是田光被判了十年,这比我预想的要好很多,但是当真的宣判的时候,我才知道,这是多么的严重。
  法官问我们要不要上诉,我没有上诉,因为,没有意义,田光也没有上诉,这让我挺意外的。
  我们被丨警丨察带出去了,离开法庭后,我看到了田斌,他看着我,朝着我走过来,看着我,说:“还是钱有用,居然让你逃过这一次,但是,人在做,天在看。”
  梁英想要说什么,我立马走过去,我说:“人在做天在看,你会有报应的,你想想你的四个儿子,都被你亲手送进了监狱,你总是说他们做了坏事,法理不容,但是你从来都不问他们为什么会做坏事,你从来都不知道田光的人生目标是什么,他告诉我,他要出人头地,他所做的一切,都是给你看,证明他自己,他今天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你这个父亲逼出来的,作为他的父亲,你从来都没有给过他一丁点的父爱。”

  “证明自己的方式有很多,但是,杀人绝对不是其中之一,我从来没有说不爱他们,只是他们接受不了我的爱,他们自己选择了一条错误的道路走下去,伤害别人永远都不是一个强大的人能做出来的,所谓的出人头地,也只是为了满足自己的虚荣心而已,你也一样。”田斌冷漠的说着。
  他说完就走,我看着他的背影,作为一个父亲,为什么能这么决绝,我想不通,或许他说的对,但是,他怎么可以这么潇洒的就把所有的罪名推给了别人?他一点错都没有吗?
  我们坐上车,我很气愤,梁英却说:“邵先生,你应该庆祝了。”
  我说:“哼,有什么好庆祝的,我还是被判了十八个月。”
  “只是一年半而已,一年半之后,你就自由了。”梁英说。
  我摇了摇头,我说:“我是自由了,但是田光呢?”

  “这个,你就不要担心了,如果你害怕他揭发你,以你们黑道的手段,可以有很多方式让他闭嘴。。。”梁英说。
  我看着梁英,我说:“哼,你误会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要怎么才能把他给捞出来。”
  梁英听到我的话,尴尬的笑了一下,说:“邵先生,你还真是够义气。”
  “当然,他是我大哥,他没有把罪名加给我,我怎么能背信弃义不管他呢?有办法吗?”我问。
  梁英笑了起来,说:“办法有,但是棘手,最近一段时间是不要想了,因为他还涉黑,这个就严重,现在严打,估计,至少又是十年,等一切判下来再说吧。”

  我听了就点点头,我闭上眼睛,妈的,虚惊一场。
  傻强,留你一条命,居然差点害死我们,真的是活路你不走啊。。。
  十八个月的牢狱之灾,让我沉浸了一段时间,这段时间,我过的很平静,没事跟狱友吹吹牛,听听那几个老头子说说自己犯罪的事情,其实都是挺可怜的,这里真正罪大恶极进来的很少,但是,犯法,就是犯法,不管是主动还是被动,触犯了法律,就得进来蹲大狱。
  蹲大狱并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对我来说,只是我人生的一段过程,虽然不想,但是必须要去经历,你说要我悔改什么?我也只能说怪我太弱小,没办法控制整个世界,如果那时候我像现在一样,肥猪张根本就不会威胁我。
  但是这个世界没有如果,这十八个月失去自由的生活,让我学会了一件事,做人做事,要像田光看齐,在不失去原则的情况下,再狠一点。
  田光涉黑的案子判了,又判了十年,他要做二十年的牢,其实,在牢里的这段时间,我很想他蹲一辈子,我知道,只要他出来,肯定又他妈的是腥风血雨。。。
  马炮跟马玲都没有判,他们只是打打架,砍砍人,而且,也没有人举报他们,所以就是一般的刑事案件,罚了钱,了事。
  “戒指,手机。。核对一下!”

  我看着袋子里的东西,点了点头,没说什么,大门开了,我走了出去,我想回头,但是管教说:“别回头,一直走,我不想在看到你进来。”
  我笑了起来,管教人其实挺好的,别看他一副死人脸,但是内心很热情,他这么说,就是不想我在犯事,我点点头,转身就朝着马路上走,自由,真好。
  “飞哥,你出来了。。。”
  我看着癞子跟疤瘌跑过来笑着说,我点了点头,疤瘌把车门打开,我四处看了一眼,来接我的人并不多,自由疤瘌跟癞子,我行了车,癞子开车离开监狱,我打开手机,但是没电,就放下了。
  “飞哥,咱们去大世界给你接风洗尘。。。”癞子说。
  我点了点头,没说什么,我说:“你嫂子呢?为什么没来?”
  这十八个月虽然不是很长,但是每个月陈玲都会来看我,不过,最近两个月陈玲没有来,我两个月没有看到陈玲,心里多少有点想念跟担心。
  “噢,那个,嫂子,嫂子去缅甸了。。。”癞子说。
  我有点意外,我说:“她去缅甸?不是让你们两个照顾缅甸那边吗?”
  “飞哥,不是我们不去,而是,太子爷不听我们的啊,不买我们的账啊,上次我们去了,都被哄回来了。”疤瘌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没有再问什么,人走茶凉这句话,永远都是对的,不过,我没有着急,都已经出来了,事情就慢慢处理吧。
  车子开到了瑞丽大世界,我下了车,瑞丽大世界已经整改了很多次了,我看着周围冷清的样子,我就问:“怎么没客人啊?”
  “飞哥,现在社会风气不准大吃大喝了,都没人来咱们这玩了,你看,边上的那几家都挂了,妈的,现在的日子,真他妈难过,咱们都几个月零增长了,嫂子都要借高利贷了。。。”疤瘌说。
  我听着疤瘌的话,就看了他一眼,癞子赶紧的给了他一巴掌,说:“别他妈的乱说话,飞哥,走,咱们进去喝酒,接风洗尘。。。”

  我没说什么,跟着两个人进去,门口有小弟放了火盆,我跨过去,然后走进大厅,里面也不是灯壁辉煌的样子了,光线有点暗,人也不是那么多了,姑娘几乎没有。
  “飞哥,最近社会风气大变,扫黄打黑,旅游市场也整顿了一遍,咱们的生意不好做,瑞丽大世界也是亏本经营,本来嫂子打算给关了的。”疤瘌说。
  我听着就点头,我说:“不能关,我出来,就让他重新烧起来。”
  听了我的话,两个人都很高兴,这个时候,我看到外面开来了一辆车,陈玲下了车,他看到我之后,就朝着我跑过来,高跟鞋踩着地板的声音,啪嗒啪嗒的响,我走了过去,张开手,把陈玲抱着,她也紧紧的抱着我,说:“你终于出来了。。。”
  “我出来了。。。”我笑着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