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7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休庭之后,我们就被带出去了,来到休息室,我跟田光都满头是汗,虽然我们经历过大风大浪,生死攸关的事情,太多太多,那个时候,我们都没有眨眼,但是现在我们都紧张了,因为我们知道,这次是真的麻烦了。
  “这场官司,赢的希望已经为零了,根据我的经验,法官会采取证人的口供,所有的证据,都不利你们,所以,我现在能做的,就是为你们争取量刑。”梁英说。
  我皱起了眉头,傻强一出来,我们就知道已经没有希望了,内心好不甘啊,居然栽到这个人手里。
  “会死吗?”田光问。
  梁英很为难,说:“单从谋杀量刑,你至少是二十年到无期,死刑也有可能,但是我会尽量帮你争取的。”
  我看着田光,他也看着我,我们两个人的眼神中,都透着一股绝望,但是我感觉到了,他在挣扎,他在挣扎什么?

  我们现在都陷入了沉思,田斌不需要找到太多的证据来对付我们,他只要抓住我们害的一条人命在手,就可以把我们都送进去,所以,我现在终于明白他为什么那么放松,没有刻意的审问我。
  因为不需要,我们供出来再多的事情,也只是显得我们够恶劣而已,田斌只要把傻强控制好,来指认我们就可以了,谋杀,而且是性质恶劣的谋杀,至少十年起步,像我们这样的人,被关进去十年,就完了。
  十年生死两茫茫。。。
  田光的眼神在挣扎,过了几分钟,他低下头,说:“邵飞,这件事,我本来可以做的很好的,但是,都是被你的兄弟给坏了事,如今他们在外面逍遥,而你我,要面对刑法,你觉得,这是你的错吗?”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我说:“是,但是,都到了这个时候,你让我说这些有什么意思吗?我认错又能怎么样呢?”

  田光看着我,说:“是你的错,你现在就去认罪,都是你的妇人之仁害了我们,如果你能把他留住,一切都不是这个样子。”
  我听着田光的话,很愤怒,我脑子有点火热,但是我依然没有后悔放张奇走,否则,我良心会过不去的,我宁愿光明磊落的去死,也不愿意内疚活一辈子。
  “两位,冷静,我见过太多的大人物,在落马之后每个人都会相互咬,你们也一样,但是,现在如果你们不冷静的话,只会让事态变得更糟糕,现在,事情还没有糟糕到无法收拾的地步。”梁英冷静的说着。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你还有什么办法?”
  “如果警方只能拿出来这一件证据,那么,死刑的可能不是很大,我估计量刑应该在十五到二十年,最坏的打算是无期,毕竟,你们所作所为,造成了恶劣影响,而且,你们也不是正当的商业团体,所以,法官可能会从重量刑,但是,这根据你们的配合程度,如果有主动坦白的情节,法官会酌情考虑量刑的,所以,你们现在要做的,是怎么让法官同情你们。”梁英说。
  我说:“当年肥猪张的死,完全是他咎由自取,他胁迫我,为他赚钱,对我打骂,还要杀我,所以才迫不得已,而且,推他下楼的也不是我,而是我的一个兄弟。”
  “哎,话不能这么说,法官不会管你是不是被胁迫赚钱的,看你现在的身家,你这么说,他才不会同情你,我问你,陈强当时有没有在楼顶?”
  我看了一眼田光,我说:“没有。”
  “那就好,所以,也就是说,他只是看到你们把肥猪张带到了楼顶上,但是不知道楼顶上发生了什么,你说肥猪张胁迫你,那时候你还没有发家,只是一个小弟,他打骂你,所以你的大哥看不过去,就跟他动手,然后失手把他推下楼了,推他下楼的,也不是你们,而是为了保护你的小弟,是不是?”
  我听了之后,跟田光看了一眼,妈的,梁英这张嘴,简直是神了,我们都没有想到,他居然想到了。

  梁英敲了敲桌子,说:“是还是不是?”
  田光也点了点头,梁英就说:“拿出来做大哥的豪气,不要怕,一会不管对方怎么问,你们都这么说,就一直重复就行了,还有,田先生,你要做好最坏的打算,因为,刑事案件,一定会有主谋,不管是自卫也好,主动也罢,都会有一个主谋,根据陈强的口供,这个主谋,你应该跑不了,但是,别怕,尽量把当时肥猪张的恶劣行径表达出来,你们也是受害者。”
  “时间到了。”
  梁英刚说完,庭警就开门,我们站起来,走进法庭,当所有人都到齐之后,法官开庭,我听着锤子的声音,就看着法官,我知道,战争开始了。
  我们没有多说什么,一切都交给了梁英,他真的是唇枪舌战,跟对方的律师打的火热,警方出示了很多证据,但是都被梁英一一驳回了,而且,更厉害的是,他把肥猪张描绘成一个十恶不赦的人,也把当时的我描绘的很可怜,而后,又根据我现在对社会做的贡献,把我打造成了一个受害者。
  不过确实,我当时确实是个受害者,如果不是肥猪张胁迫我,根本就没有这么多事情。
  整个法庭,充满了火药味,田斌本来很沉稳,但是被梁英给质问的火气直冒,后来,梁英直接攻击田斌是田光的父亲,而且拿父子不和做文章,直接怒指田斌报复,把田斌气的半死。
  我现在才知道,原来知识也是武器,而梁英又是这方面的顶尖高手。
  我跟田光没有什么说什么,不管他们怎么问,我们就说我们是受害者,肥猪张的死,是意外,是我的手下干的,不管他们怎么质疑我们,但是还是那副口吻,死不认罪,而田斌也就只能拿出来这一个证据,他就是抓着谋杀肥猪张的事实不放,这让我们也没有办法,毕竟肥猪张是死了。
  法官敲了锤子,法庭安静下来,他拿着案卷,但是看了一下,就合上了,说:“田光,有一件事,我需要询问,当时,邵飞在不在天台上?”
  田光看着我,说:“在。。。”
  “那他目睹了肥猪张的整个死亡过程吗?”法官问。
  听了法官的话,梁英就说:“法官大人,我的代理人是受害人。。。”
  “肃静。。。”
  梁英皱起了眉头,看着田光,这句话对我很重要,田光说:“是的。”
  “那他有没有阻止呢?”法官问。

  田光转头看着我,我知道,我要不要坐牢,全看田光怎么说了,我内心很紧张,我不知道田光会不会为了减少量刑,就会拉我下水,这个时候,狗一定会咬狗的。
  田光沉默了几十秒,说:“他那个时候吓坏了,只是趴在地上,什么都不知道。”
  我听到田光的话,松了口气,法官也点了点头,他接着问陈强,说:“当时,你是否在天台上,亲眼目睹是田光等人把肥猪张推下去的呢?”
  “没有,我,我在二楼,我看到他们把人带上去的。。。”傻强害怕的说着。

  法官点了点头,敲了敲桌子,法庭安静了下来,我看着很多人都在议论,过了十几分钟,法官站起来,所有人都跟着站起来了。
  他拿着判决书,说:“由于证人并不在现场,所以证词不能作为有效证词,本庭宣布,谋杀罪名不成立。。。”
  我听到这句话的时候,内心震惊了一下,居然不成立,我看着梁英,他真的厉害。。。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