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74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狱警喊了我一声,门开了,我走了出去,来到探监室,我看到是陈玲,他抱着啊召,手里拉着阿默,我坐下来,将啊召接过来,陈玲说:“叫爸爸。。。”
  我看着啊召,他嘴里咿呀的叫了一句爸爸,我听着真开心,我抱过来,笑了起来,但是我看着陈玲的脸色很难看,我就问:“怎么了?”
  “没事。。。”陈玲说。
  我听着就觉得有事,我说:“你从来都不会撒谎,每次都被我戳破,到底怎么了?”

  陈玲很忧心的看着我,低下头,过了一会,她说:“爸爸被抓了。”
  我听了,心里有点惊讶,我问:“为什么?”
  “证监会的人控告他操控股市,虚抬股价,做空了盈江赌石公司的股份,以经济犯罪,把他给抓了。”陈玲说。
  我听着皱起了眉头,这是我没想到,我说:“这件事是我干的,他可以。。。”
  “不用说了,爸爸什么都没说,没有说你是幕后人。”陈玲说。

  我听着,心里就很难受,我真的没想到会连累到陈老板,他早就说很危险了,也早就看出来风险了,但是他没有拒绝帮我,还是陪我一条路走到黑了。
  “什么时候会判?”我问。
  陈玲深吸一口气,说:“已经判了,三年,缓刑两年,缴纳十亿罚款,公司停业整顿,建设资质的牌子也被摘了,股票被退市,爸爸一辈子干的事业,都没了。”
  我听着,内心很过意不去,我说:“我会弥补爸爸的,等我出去以后。。。”

  “没关系的,我们都是一家人,爸爸说等你出来再说,事业嘛,倒了可以再来。”陈玲说。
  我听着就点点头,我看着陈玲还是皱着眉头,我就说:“你还有事?”
  陈玲沉默了一会,掉了眼泪,说:“爸爸胃穿孔,估计后半辈子,都要在医院躺着了,现在,公司的事情,没有人帮忙,都乱套了,我还要带着孩子,我要跑爸爸的公司,跑你的公司,还要帮你联系案子,还要。。。”
  我看着陈玲消瘦的脸,我开玩笑说:“当减肥嘛。。。”
  陈玲笑了起来,擦掉眼泪,说:“等你出来,你要好好补偿我,我以前以为,我可以出去工作,但是我现在才知道,我根本就没办法工作,这个小东西就把我磨死了。”
  我摸着陈玲的脑袋,我说:“没关系,很快我就出去了,等我出去了,所有的事情,我都会做的,爸爸的公司我会做起来的,一切都会好的。”
  陈玲抓着我的手,说:“知道了,我等着你。”

  我点了点头,这个时候狱警敲了敲门,陈玲抱着啊召站起来,准备走,我看着她,不舍的拥抱一下他,我现在内心很煎熬,我也终于知道,失去自由是多么的可怕,外面的事情,我再着急也没用,我根本帮不上任何忙。
  我回到牢里面,坐下来,我发誓,等我这次出去,我绝对不会再进来,绝对不会,老天,给我一次机会。
  第二天开庭,我换了一身衣服出去,因为我并没有被定罪,所以我不需要穿监狱的刑服,我换了一套西装,把我自己的头发梳的油亮,我相信我是无罪的,所以,我不会有事。
  我被丨警丨察从监狱里带出去,上了警车,朝着法院开,梁英律师一直陪在我身边,到了法院,我们在休息室等着开庭,在这里,我看到了田光,他跟我一样,穿着西装,头发梳的透亮,我们很精神,虽然受伤带着手铐,但是我们都知道,最终我们会没事的。
  “邵先生,田先生,我作为你们的委托律师,最后跟你们说一句,你们是无罪的,不管看到什么,听到什么不利的证据,一句话都不要说,一切,我来说,听到了没有?”梁英说。
  我点了点头,田光也点了点头,我们两个人,也算是风云人物了,但是这个时候,被梁英给管的服服帖帖的,想要出去,我们还真的就要听他的。
  时间到了,我跟田光都走进法庭,我看着法庭,很严肃,法官都到场了,他们也做了陈述,我们的到来,让焦点都对准了我们,我看着四周,没有几个人,陈玲也没有来,或许,是不公开审理吧。
  “田光,邵飞,警方检具你们涉黑,谋杀,走私,你们是否认罪?”
  我听着法官问我们,我就摇头了,我跟田光同时说:“不认罪。。。”
  法官敲了敲锤子,说:“请检方出示证据。”

  我看着田斌,他说:“警方在五个月前,抓捕了一名抢劫犯,我们在审讯他的过程中,他坦白认罪,而且,还检举了关于马帮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涉嫌谋杀,他本人也愿意当庭指认。”
  听到田斌的话,我跟田光都很好奇,这个证人到底是谁,田斌也没有跟我们玩虚的,也没有说多余的,直接上证人,这场官司的焦点,就在这个证人,他们保护的这么严格,让我们都好奇。
  “传唤证人。”
  法官说了一句,我们就好奇的看着大门,我们都想知道,来的人会是谁。
  大门开了,我们看着两个丨警丨察带着一个高高瘦瘦的人进来,当我们看到这个人的时候,内心颤抖了一下。

  “傻,傻强。。。”
  我眯着眼睛,看着傻强被带进来,田光也眯起了眼睛,我看着田光,他的表情也变得极为难看,这个人,看上去丝毫不起眼,但是他确实是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陈强,根据田警官的陈述,你检举马帮文化股份有限公司的董事长田斌谋杀,是否属实。”
  听到法官的文化,傻强看着我们,我们也看着他,他有点害怕,但是却很坚决的点了头,他说:“是的,我检举,三年前,田光跟邵飞联手设计坑了肥猪张,而且还杀人灭口,我亲眼看到他们强行把肥猪张带到楼顶上,为了封口,他们还给了我十万块钱,最后田光在吉茂赌石店的楼顶,把肥猪张从楼上丢下去了,我亲眼看到的,就是他。”
  “抗议,法官大人,我们想知道这个人的身份,他的供词,能否成为有效的供词。”梁英立马站起来抗议着说。
  我跟田光都沉默了,这个时候梁英说话,才把我们从沉默中拉出来,我们对看了彼此一眼,我们知道,我们栽了,栽到了这个不起眼的小角色手里,田斌厉害,也沉得住气,居然找到了傻强来做证人,我只能说,该我们倒霉了。
  当初,就不应该留他的。
  “法官大人,陈强是肥猪张的手下,作为亲信,他完全有资格知道肥猪张所有的事情,而根据我们调查的资料显示,在吉茂赌石店里调取的录像可以证明,陈强当天,他就在吉茂赌石店,所以,他的证词,完全有效。”田斌说。

  梁英皱起了眉头,看着我们,他没有说话,但是从我们的表情,他就知道,我们有麻烦了,而我从他的表情也可以看出来,这件事他也感觉到了棘手。
  “证词有效,被告方,你们有什么要辩解的吗?”
  听到法官的话,梁英说:“对不起法官大人,我的当事人身体出现了问题,需要休庭十五分钟。”
  “反对。。。”
  对方的律师站起来反对,但是法官敲了锤子,说:“反对无效,准许休庭,十五分钟后开庭。”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