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72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车子的窗户被砸开了,丨警丨察把车门打开,他们粗暴的让我下车,我没有多说什么,下了车,一个人扑上来,把我按在地上,几个人过来制服我,抬头看着机场,近在咫尺,但是却过不去。。。
  我被抓起来,他们说什么,我已经听不到了,心里都是无奈,妈的,最后一面也见不到吗?
  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抓我?为什么?
  我被推进了警车里,我看着保镖,他们没有下车,我也不能怪他们,毕竟,抓我的是丨警丨察,车子开走了,我转头看着机场,我多么希望能进去把韩凌留下来,真的,我不想他走。

  我还记得那个雨夜,他说要分开一段时间,冷静一下,如果我知道是如今这个结果,我绝对不会答应的,我跟韩凌的点点滴滴都涌上心头,但是,一切似乎都只能成为回忆了。
  人,真的好无奈。。。
  我被带到了昆看,在晚上,就被人转移了,那条路很熟悉,是到瑞丽的路,我被抓的这几个小时,跟外界完全隔离,什么人都联系不上,真的很严格。
  到了瑞看,我被带到了审讯室,手铐,铁椅,还有看守所的衣服,都给我换上了,我显得有些狼狈,等着人来审问我。
  过了十几分钟,我觉得应该是晚上八点多了,我看到铁门开了,田斌走了进来,我一点都不意外,他进来之后,坐下来,说:“邵飞,你知道为什么要抓你吗?”
  我摇头,我说:“不知道,我要见我的律师。”
  “我们有四十八小时突击审问你的权利,所以,这四十八小时,你是见不到任何人的,如果你没有要离境逃走的话,或许,你还有机会在外面享受几天自由。”田斌说。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我去机场送朋友。。。”
  “送朋友需要穿着睡衣?走那么着急?哼,分明就是想要逃走,现在的风声,也会让你害怕,真是奇了。”田斌嘲讽着说。
  我听着就苦笑了起来,原来,丨警丨察一直在盯着我,还以为我要逃走,妈的,真的是宿命啊,我因为韩凌发家,也因为韩凌被抓,好个命运轮回。
  “田光已经认罪了,现在轮到你了,该说的,就说吧。”田斌说。

  我听到田斌的话,就笑着说:“我是无罪的,你们抓错人了,我跟田光的关系是很好,但是我没有犯罪,不管他说什么,都跟我无关。”
  “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多余的话,不要说。”田斌冷冰冰的说。
  我摇了摇头,我说:“你跟田光有仇,所以, 我怀疑你徇私舞弊,我不想跟你交谈,我要见我的律师。。。”
  田斌站起来,说:“你的口供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锦上添花而已,如果没有实质的证据,我们也不会抓人了,我给你时间考虑,是死刑,还是无期徒刑,你在这段时间,好好考虑考虑,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不要做无谓的抵抗。”
  我大声吼道:“你是丨警丨察,不是法官,你凭什么判我?我告诉你,就凭你这句话,我就能让你丢饭碗。”
  田斌看着我,脸色很严肃,但是他却说:“随你,我希望在法庭上见到证人的时候,你还能这么说,到时候,你连后悔的余地都没有。”
  我看着田斌,内心很愤怒,但是他的话很自信,不像是框我,我深吸一口气,很快就有丨警丨察把我带走了,他们没有加班加点的审问我,也没有对我用一些特殊的手段。
  这让我内心很不安,如果他们真的想要用我的口供来定罪田光的话,那么现在肯定是黄金七十二小时,他们会往死里整我的,但是他们没有这么做,反而让我自己想。

  这很可怕。
  我被丢进了监狱,我坐在地上,身心疲惫。
  妈的,这个证人是谁?
  我一直都在想,田斌到底找到了什么证人,这个人到底是什么人,居然能定我跟田光的罪。
  我们身边的人,知道我们做的事的哪些人,我心里都有数,该死的都死了,该走的,都走了,其他人,知道的,没有人,所以,我想不通是谁。
  而且,我们做的事,很多都在缅甸做的,那边的人,根本就没有活着回来的,四眼也死了,该死的人都死了,所以,到底是谁?

  我想不到,又或许他是故意框我们的,田斌说田光已经认罪了,这怎么可能呢?田光是不可能认罪的,所以,从这一点上,我就知道田斌是框我的。
  我也不是小孩子,我不会被吓到的,不过,我现在遇到了一个天大的坎,能不能过去,都是两说。
  我靠在墙上,冷冰冰的,我一直在思考,我这么久做的事情,到底是对是错,我太想出人头地,太想往上爬了,所以,走了一条不归路,不过,我不后悔,如果再给我一次选择的机会,我还是会这么做的。
  我没有做错什么,那些死人,都有他们该死的理由,我不杀他们,他们也会杀我,这是生死之争,所以,我没有选择。
  我觉得挺唏嘘的,我现在突然就有牢狱之灾了,过不去,我很有可能就会被结束生命,对于死亡,我经历过很多,但是从来没想到,我会吃枪子,这是我从来没有想到的。
  时间在一点点的流逝,我没有多想,只是在睡觉,想了也想不到什么,浪费脑力,我一直以为田斌是在框我,过不了多久,他就会来审问我,但是没有,我在看守所里面过了两天,他都没有来审问我。
  我想的哪些突击审问,还有一些特殊手段,他都没有用,难道,他真的是胸有成竹吗?
  我抬头看着铁窗外面的天空,那么刺眼,自由的天空,离我只有一米不到的后墙,但是我却只能被关在这里,遗憾啊,韩凌,最后一面也没有就见到,对不起。。。
  我发誓,只要我这次出去,我就再也不会给任何人抓到我进来的理由,绝对不会。
  “邵飞,你的律师来了。。。”
  我听到狱警喊我的名字,我就站起来,我看着他把门打开,带我出去,我还是带着手铐,我现在俨然是一个犯人了,我被带到探监室,陈玲跟梁英都在,我坐下来,看着陈玲,她脸色冷冰冰的,没有话说。
  我低下头,我说:“你能来真好。。。”
  “邵先生,不要说多余的,我问你,他们审问你了吗?”梁英问我。
  我点了点头,他立马说:“你说了什么没有?”

  “没有,我什么都没说。”我认真的说着。
  梁英点了点头,说:“这就好办了,接下来的时间,我都会陪同你一起,你放心,不会有事的,但是,现在警方获得了法院的逮捕了,并且严禁保释,所以,你只能在看守所等待开庭了。”
  我点了点头,我问:“他们到底掌握了什么证据?你知道吗?”
  “我怎么可能会知道?丨警丨察办案都是独立的,一切对外保密,所有的证据证人,只有到了法庭才会呈上的,所以,我们是无法知道的,不过没关系,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有把握。”梁英说。

  这个时候,我看到了田斌进来,他手里拿着一叠卷宗,坐下来之后,说:“邵先生,你的律师到了,现在可以配合调查审讯了吗?”
  我点了点头,梁英说:“可以。。。”
  田斌打开卷宗,把一张张照片拿给我,放在我面前,我看了一眼,心里立马紧张起来了,是肥猪张的死相。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