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70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很不想,但是现在是吃枪子的关键时刻,大家都能活着是最好的结局。
  我看着报纸,上面田光的画面,在他背后画着一个神秘人的模糊映像,如果我们都被判了,至少两颗枪子,田光是聪明的,只有我们在外面才好办事,否则,我们进去了,一切都散了,没有人能控制局面,都没有主心骨,而那些强盗就出来了,开始打劫我们,最后,我们只会墙倒众人推。
  我只能说,还好我在外面,我可以利用我手里的钱来请律师,来保住我们的命,只要活着,什么都好说。
  那些死人,都是该死,但是他们的死,都跟我无关,都是田光下的手,我还记得肥猪张死的时候,我吐了,我是拒绝的,但是,他们就像是毒蛇一样,咬人一口,直接毙命,我连阻止的机会都没有。
  我并不是给自己洗白,我一直信奉五爷的思想,以和为贵,那些打打杀杀的事,都是田光干的。
  “邵先生,我现在问你,你的那两个手下,会不会回来?”梁英问我。
  我笑了一下,我说:“如果是你,你会回来吗?黑道要他们的命,白道要抓他们,你觉得他们会回来吗?”
  “那就好,邵先生,死无对证是最好的办法,现在是谁控告,谁举证,如果警方找不到证据检举你们,就定不了你们的罪,所以,你不用担心,但是,田光可能就没那么幸运了,警方如果没有实际性的证据的话,是不可能抓人的,我相信,警方有了实质性的证据,我听说是人证,这是很关键的,如果是人证,他说出一些对你不利的话,就很危险了。”梁英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是人证,我也听说了,这个人是谁,我也不知道,所以,我也不能用什么方式去收买他,或者干掉他,警方保护的很好。”
  “这个人证就是关键,所有人都不知道是谁,我看,只能到法庭上,才能知道了,但是邵先生,不管这个人是谁,知道什么,你都要记住一件事,你是清白的,无论什么时候。”梁英说。
  我点了点头,我说:“知道了梁律师。”
  梁英点了点头,就站起来,准备要走,我说:“我送你。。。”
  我站起来,主动送梁英,我们走到了门口,我说:“梁律师,我很怀疑,你明知道我是个坏人,你为什么还要帮我打官司?”

  “坏人?这个跟好人坏人没有关系,就算我不给你打,别人也会给你打,我维护的是人权,不是法权,律师的第一个任务,就是忠于自己的当事人,所以,不管你是什么人,我都会帮你打官司,这是我们的职业操守,跟金钱,法律,道义都无关。”梁英说。
  我笑了一下,我说:“人就是这么奇怪,弄一套规则,去限制另外一套规则,然后找一些人来扮演这套规则里的玩偶,从规则里找漏洞,然后逍遥法外。。。”
  梁英笑了一下,说:“邵先生,你开心就好,我先走了,对了,现在你要开开心心的,不要受负面影响,该买什么就买什么,千万别藏起来。”
  他说完就走,我看着他的背影,皱起眉头,律师,好东西。
  我回到别墅里,坐下来,陈玲说:“邵飞,我觉得,现在是到了弃车保帅的时候了。。。”
  我摇头,我说:“你不懂,如果我力保田光,他可能会守口如瓶,但是如果我把所有的事情都推给他,就算我是清白的,他也可能拉我下水。”
  “邵飞说的对,人在最后的时刻会疯狂的,万一他反咬一口,邵飞就完了,梁律师是国际大律师,我相信他的手段的,邵飞,回头,你给我一个授权,我会跟梁律师一起,把你的资金都处理好的,但是,你不要太乐观,证券市场现在在调整,我相信,就算你能逃过牢狱之灾,最后也要损失不少钱的。”陈老板说。
  我听着就笑了,我说:“所以,现在就使劲的花吧,陈玲,走,我们去逛街去。。。”

  陈玲站起来,很开心,我们手牵着手,就出去了,陈老板很担心,说:“哎,那孩子怎么办?”
  “爸,我们请假一天,孩子你看着吧,不行就找保姆。。。”
  陈玲丢下这句话,我们就走了,我开着车,带着陈玲去逛街,昆明大道,昆明老街,百货商贸,世纪商城,所有高档的商城,我们都去,买买买,成车的买,虽然昆明没有冬天,但是我们还是买皮草,成车的买。
  昆明的车展,也是豪华的不像样子,特斯拉,玛拉莎蒂,什么豪车都有,但是款式都是特定的,陈玲没有喜欢的,预定也需要三个月的时间,所以,对于车,我们没有买。

  逛了一天,到了晚上,我在昆明酒店定了餐厅,只有我跟陈玲,当然,保镖在周围坐着,我经历过那次被暗杀之后,我身边绝对不会缺人的,尤其是这个时候。
  夜晚的昆明也很美丽,三十六层的顶楼往下看,车水马龙,陈玲捏着自己的小肚子,说:“我已经很努力了,为什么她还在?”
  我笑了一下,伸手摸着她的肚皮,我说:“晚上在让他大一点吧?生个女儿吧。”
  陈玲笑了我一下,说:“我是你用来生孩子的机器吗?”
  “当然不是,你是我的奴隶。”我笑着说。
  陈玲咬着嘴唇,端起来红酒,给我碰了一杯,我们了一口酒,就开始吃饭,陈玲吃了一口,就说:“我从来都没有怀疑你在事业上没有什么能力,但是这一次,是个大危机,我很害怕。”
  “怕什么?大不了吃一颗枪子。。。”我说。
  陈玲掐了我一下,说:“我们什么都可以没有,但是人一定要活着,我觉得,这个世界上,说什么情啊,爱呀,都是虚假的,一个人,爱一个人最大的勇气,不是为他去死,而是为他活着,死,很简单,决心一下,就可以去死了,但是活着,需要的不仅仅是勇气,邵飞,无论如何,都要为我好好活着,就算不为了我,也要为了孩子。”

  我在陈玲的嘴唇上亲吻了一下,她紧紧的搂着我的脖子,索取我的吻,久久,她才媚眼迷离的看着我,我也看着她,我内心有很大的亏欠,我说:“我会好好的活着的。”
  陈玲点了点头,没有再说什么,我们吃完了晚餐,没有回家,我们今天晚上决定放飞自己。
  在酒店,我们定了房间,我们有豪华的别墅不回去,居然来酒店开房,这简直是一种讽刺,因为我们知道,只要我们回去,那两个孩子就成了我们的全部,所以,我们不能回去,我们要自私一下。
  在酒店的房间里,我们一起洗澡,点燃香薰,喝着红酒,畅聊人生,她骂着那些远离她的姐妹,我不耐烦的听着,时不时的顶撞她一句,数落一下她的不是,而她也生气的用小打小闹来撒娇。
  最后,当各自都疲倦了,被浴火焚烧之后,我们在酒店里,畅游人生,没有束缚,没有忌惮,就这样,在酒店里,放飞自我,这种感觉很奇怪,有一种难以诉说的畅快感,没有后顾之忧,不用想着孩子一会醒了会怎么样,在家的时候,简直是个噩梦。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