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支教的哪些日子》
第499节

作者: 不说再见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虽然问题并没有真正的解决,但起码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这当然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
  了却一桩心事,萧晋只觉浑身轻松,心情明媚的厉害,路上碰到有不打转向灯强行变道司机,都破天荒的没有骂人家全家死光光,只是在超车时冲人家竖了个中指。
  来到江畔那座有武警站岗的小区,这次没有田新桐的身份开道,他只能老老实实的在门卫处登记了姓名,然后给陆熙柔打电话。
  他约陆翰学见面,自然是为了那个农副产品展览会的事情,事关自己的开发大计,他肯定上心。只不过当他联系陆翰学的时候,对方却让他抽空到家里吃顿便饭,算是对他治好女儿的感谢,所以他这才在中午赶来。
  陆熙柔把电话打到了门卫处,门卫放行,萧晋驱车徐徐来到二号楼前停下,那个又恢复了林黛玉般娇娇柔柔的姑娘就背着手等在小院门前。
  萧晋笑着走上去,看看附近没人,就低声说:“几天不见,你骗人的功力大减啊!一个风一吹就能摔倒的姑娘,怎么可能抬头挺胸还把双手背在身后?”
  陆熙柔一呆,随即就将手换到了身前,手指微微绞着一点衣襟,眼睑低垂,俏脸上竟然还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染上了两抹粉红。
  “这样可以了么?”
  “不错不错!”萧晋捏着下巴连连点头,“屁股后面要是再插几根羽毛,就是标准的鹌鹑了。”

  “去死!”陆熙柔抬起小脚就在他的鞋面上狠狠跺了一下,然后迅速恢复“鹌鹑”的模样,转身向小楼走去。
  “今天你来的很是时候,”女孩儿边走便低声说道,“邓兴安来了,而且也会留在家里吃饭,你可以近距离好好接触一下这位倒霉市长。”
  “倒霉?”萧晋讶异的问,“他怎么倒霉了?”
  陆熙柔瞥他一眼,反问:“面都没有见过,就莫名其妙的得罪了你,然后说不定还会莫名其妙的失去一切,难道还不够倒霉么?”
  “那你可说错了。”萧晋冷笑了声,说,“养出了邓睿明那样的儿子,他就算不会得罪我,也迟早会得罪别的什么人,我一向主张熊孩子犯了错就该当父母的负责任,这就是他的报应。”
  说话间,两人一前一后进了小楼。客厅内坐了两个人正在喝茶,除了陆翰学之外,另外那人瘦脸庞高颧骨,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戴一副金丝眼镜,看上去温文儒雅,但眼镜片后那双精光逼人的小眼睛,却让人一见就不自觉的想要低头。
  所谓“居移气,养移体”,邓兴安怎么说也是位正儿八经的高级干部,要没点儿慑人的气势,这官可就白当了。
  “哦,萧先生来啦,随便坐。”陆翰学笑着招呼一声,就转头对一旁的邓兴安说,“这位就是我跟你说过的那位治好小柔的萧老师。”
  邓兴安眉毛高高挑起,满脸都是意外的上下打量萧晋一番,笑着说:“我一直以为,能够治好那种疑难杂症的中医大师必然是位德高望重的老爷子,没想到萧老师竟然如此年轻,真是后生可畏啊!”
  正在倒茶的陆翰学闻言神色微微一动,余光诧异的瞥了邓兴安一眼。

  因为夸年轻人的词语很多,邓兴安的文学素养又向来不低,怎么会用出“后生可畏”这个含义最为微妙的成语呢?
  “邓市长您谬赞了,”萧晋就像是什么都没听出来一样,小心翼翼的坐了半个屁股在沙发上,憨憨的说,“不过是凑巧学过相同症状的治疗方法,运气好罢了,跟真正的中医大师比起来,可差的还远呢!”
  “嗯!”邓兴安点点头,对陆翰学说:“做出了成绩不居功自傲,面对咱们两个还能不慌不忙,这样的年轻人,在如今这个讲究个性的年代,可是不多见喽!”
  这时,之前离开的陆熙柔又走进客厅,说:“邓伯伯,爸,可以吃饭了。”
  邓兴安闻言顺势站起身:“那正好,你们吃,我就先回去了。”
  “哎?不是说好了今天在这儿吃的吗?”陆翰学奇怪道。

  邓兴安笑笑,说:“今天就算了,我怕我留下来再让年轻人觉得有压力,要是话都不敢说了,那可就太讨人厌喽!就这样吧!反正咱们离得那么近,随时都能来往,今天你先好好招待客人,找时间咱们再小酌几杯。”
  这话听着好像也有点不对劲,陆翰学微微怔了一下,便道:“那好吧!我送你。”
  两人走出了客厅,陆熙柔立刻就凑到萧晋身旁,蹙眉小声说道:“邓兴安好像话里有话啊!”
  萧晋点点头,眯眼望着门外:“不知道他的话是说给我听的,还是说给你爸听的,但有一点可以确认,他肯定知道我跟他儿子有仇怨,且已经调查过我了。”
  陆熙柔悚然一惊,急问道:“他不会连咱们的计划都知道了吧?”
  “应该没有,”萧晋说,“如果他已经知晓了咱们的计划,今天就该装作完全不认识我,然后等我发动时再给我一个措手不及,而不是像刚才那样阴阳怪气的说话。”

  “那他到底是什么意思啊?”
  萧晋思忖片刻,就表情怪异道:“十有八九,他是在怀疑我跟他儿子的恩怨,可能和你爸有关。”
  “啊?”陆熙柔瞪大了眼,片刻后紧皱起眉头,“你是说,他知道了你跟他儿子有仇,然后今天见到你跟我家的关系很好,所以就把这两件事联系到了一起?”
  “没错!越是靠自己的本事爬上高位的人,就越不会轻易相信什么巧合。
  我要是你家的什么亲戚,那他自然不会多想,但巧就巧在我是个没什么名堂的人,却敢跟他儿子对着干,还年纪轻轻就治好了你身上那么多世界名医都治不好的病,这种不合常理、唯有巧合才能解释的事情,要换成你是他,会不怀疑吗?”
  陆熙柔沉默片刻,便苦起了脸,抓着他的袖子道:“那怎么办?他肯定会背地里害我爸爸的。”

  “别瞎想那么多,”捏捏女孩儿的鼻尖,萧晋说,“我的计划你都一清二楚,要实在不放心,那咱们就加快进度,争取在一个月内就见分晓。你爸再怎么说也是位副部级的大员,邓兴安就算是有天大的本事,也不可能在一个月之内就对他做出什么的。”
  “加快进度?不会出问题吗?”
  萧晋想了想,说:“就我们想要的结果而言,应该不会发生什么太大的变化,只是中间的一些细节可能会比不上原计划那么周详严谨,不过这也没什么,无非就是事后多付出点利益罢了。”
  陆熙柔闻言撅起了嘴,嘟囔道:“都怪我,还以为让你见见邓兴安有好处呢!早知道这样,一开始就告诉你让你晚饭时再来多好。”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