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12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冰冷雨帘忽然消失,冉也没有一飞溅下来,我眼前是一双淌水的西裾,一把黑伞罩在我头顶,乔苍置身在比刚才更大的雨里,他将一方小小的安稳的天她留给了我。我们在电闪雷鸣中对视,他感觉到我的颥抖,他间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雨水沿着他刚毅英挺的轮廓流淌,滑过脸颊和下巴,滴落在我脚下的水坑里,溅起一片冷意。
  我动了动发麻到失去知觉的脚趾,仰起头硬咽说,“我饿了。”
  他役想到我第一句话是这个,微微有些怔住,女人对男人最大的触动和杀伤力就是柔轮,一个张牙舞爪冷静自持的女人,忽然间暴露出她的脆弱,孤身一人泪流满面,男人会立刻丧失探究与怀疑的心思。
  我单薄的身体蜷缩着,在破败的屋檐下瑟瑟发抖,伞挡住了瓢泼大雨。也盖住我虚弱飘忽的声音,乔苍眼底闪过一丝疼惜和怜悯,他将伞递给身后的司机支撑,弯腰把我抱起。
  他臂弯的力气和我的重量相差悬殊,他惊讶发现我很轻,虽然积蓄了一身雨水,还是轻飘飘,可以任由他颠来颠去。“为什么没有吃饭。”我脸埋在他胸口,他湿渡德的衣服下,体温炙热滚烫,“容深在市局加班,一个很重要的案子 J 这几天都不回来,保姆也回家了,很冷清。”

  他脚下役有丝毫停顿,证明他没有怀疑,他嗯了声,什么也没说,司机将门推开,摸索打开墙壁的灯,顷刻间灯火通明。乔苍直接抱我进入房间。司机留在走廊没有跟上,他低垂着头合住半扇门,“苍哥,怎样和常小姐说。”
  乔苍把我放在一扇门外,擦掉我脸上雨水,露出有些苍白的面容,他盯着看了一会儿,“洗个热水澡,出来就会有食物。”我点头,他为我推开浴室门,我光着脚走出一半距离,听到他对司机说,“我在会所,今晚不回。”司机领悟他的意思,他问如果常小姐要您给个回去的时间呢。乔苍说后天一早。
  我不由自主捏紧拳头,大后天是婚礼日期,乔苍说后天应该是和常锦舟一起回珠海。司机低着头朝前走了两步,“码头那边 … ”乔苍抬手制止他,“再议。”
  我站在门口,露出一半身体,滴滴答答的雨水敲击在地板,声响惊动了司机,他忽然朝我看过来,我吓得呼吸一窒,以为他猜到了什么,立刻朝后面躲避,将身体完全藏进浴室里。“需要给何小姐请个医生吗。”乔苍说不用,他来照顾。

  司机弯腰退出房间,空荡的卧房内鸦雀无声,乔苍很久后才挪动脚步到衣柜,为我找出一件白色衬衣,他递给正要关门的我,我看了一眼,标签还没有卸掉,我接过来同时他握住了我手。
  我身体倏然僵住,周容深的话像魔咒一般在我脑海深处盘旋放映,他说怎样都可以,守住身体的底线,是他唯一的要求。我不知是他高估了我,还是低估了乔苍,连市局省厅都搞不定的人,看得到吃不到的美色能诱惑他连命都丢掉的地步吗。
  他粗糙濡湿的指腹在我手背蹭了蹭,紧绷的袖馆滴答淌水,和我一样有些狼狈,我以为他也要进来,结果他只是说,“有事叫我,我就在外面。”他留下这一句,修长的手臂探出,将门缓缓合拢。磨砂玻璃隐约倒映出摇晃的人影,他给我的衬衣很香,染着衣柜内属于他的味道,我无法形容这一刻的心情也许这世上再也不会有谁,即使我唐突出现也愿意温柔接纳我。
  我洗完澡换好衣服,用毛巾缠裹住头发走出浴室,扑面而来的香味和在别处洗过神清气爽的乔苍,坐在点着红蜡烛的桌旁等我。灯已经关上,一室浅浅的烛光,昏暗中是他挺拔俊逸的背影,两截袖缩卷上去,十分干练潇洒。
  窗外的雨声小了很多,窗纱在风雨中肆意晃动,像一朵绽放的夜来香。“尝尝喜欢吗。”
  他打开盒盖,散出的香味更浓烈,我早就饥肠辘辘,顾不上擦干头发,直勾勾盯着食物坐下,吞咽着口水。他盛了一碗汤递到我手里,云淡风轻说,“这件衬衣很适合你。”
  我舔了舔嘴唇问什么。他一本正经说着下流至极的话,“如果再短一点,露出臀部,更有味道,也许我会抵挡不住。”

  他伸手拿纸巾时露出了臂肘的纱布边角,我下意识触摸,他低下头看我藏匿在衬衣袖口里的手指,“怎么。”“伤好了吗。”
  他说好了。我问他留疤了吗。他笑说男人留疤不要紧,如果是何小姐留了疤。他目光掠过我被手铐勒出的血印,“白璧微瑕,很可惜。”
  他一边说一边笑,“周容深加班不归的缘故,是何小姐惹了他生气。受了一通折磨。”我面无表情收回手,握住筷子吃菜,他在这时按住我手腕,“我来。”
  他夹起一块嫩白鱼肉,耐心把剌挑出去,蘸了一点酱汁,放在嘴边吹凉再塞进我口中,我喝一勺汤吃一口菜,他总是恰到好处知道我什么时候想吃菜,要吃什么,每一次都是我喜欢的。我在想如果他知道我这次目的,会不会一怒之下先了结了我,他比周容深沾染的鲜血并不少,而且他下手不需要理由,只要他怒了,他就可以随时放一个人的血。这栋宾馆在半山腰,乔苍一旦回来居住,四面八方都是看守的保镖和马仔,即使我在房间发生意外,一时半会儿周容深的人也靠近不了。

  我心不在焉,含着碗口发出嗦哺的声响,乔苍另一只手在我下巴处接着,防止汤水滑落烫到皮肤。
  “怎么在雨里淋着,不知道进来等吗。”
  我回过神来透过碗口看他,“我迷路了,找不到正门,打电话又怕打扰你和常小姐。”
  乔苍怔了一下,好笑又无奈,“津明都写在脸上,却连路也认不得。”他见我不停吃,餐盘快要一扫而光还役有停止的意思,他打电话吩咐前台再送几样凉菜和水果,他问我饿了多久,我伸出一根手指说一天。
  他握住我那根纤细调皮的手指,“饿了这样久,跑我这里吃白饭来了。周容深忙起工作自己女人都顾不上,饿坏了去哪里找一模一样的代替。”
  我曝掉汤里的粉丝,一滴温热的汤汁迸溅在眼皮上,我眨了眨,“捏泥人。”
  他说泥人有你这样鲜活美好吗,会说话吗,小嘴会气人吗。
  我咧开嘴朝他笑,烛火将我照得比以往每一时刻都温柔,没有庚气,没有抗拒,没有冷傲,仿佛回到泳池内清水出芙蓉的何笙,千娇百媚万种风情。
  外面雷雨交加,消失的月亮与星辰都从黑暗的苍育落在了我眼睛里。乔苍凝望良久,我分不清他幽深的瞳孔内是烛光还是原本就那么晦暗,我只是一直笑,笑得每一丝空气都是缠绵的味道。
  他缓缓将身体压向我,用舌尖舔去我唇角的一粒米饭,“是珍珠吗。”我轮绵绵身体被他圈在怀中,我说是钻石,世上最大最美丽的钻石。
  他笑了声,“是什么都好,你来找我我很高兴,其他一切都不重要。”晚餐后乔苍没有离开的念头,他似乎准备留宿在这间房和我一起睡。虽然我觉得周容深很难靠近四周,但也不排除万一,和乔苍同库而睡,一定是他的大忌。
  日期:2017-09-16 07:51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