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11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何笙,露出你所有妩媚和风情,他不会防备,这世上只有你能办成这件事,任何人都不能。
  他对于常锦舟都未必一点戒心役有,可他的戒心在你的美好面前,一定愿意缴械投降。”我仿佛听到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这件事将我的灵魂都打入地狱,把我的世界倾覆得天昏地暗,我惨白的脸在他幽深漆黑的瞳孔里抽搐,“可我真的不能。”“除非你不舍得。否则役有你不能。”
  他伸出舌尖舔去我眼角一滴泪,何笙,做我的女人,要学会我的残忍,“你知道公丨安丨怎样办案吗,我如果仁慈,早就葬身在之前无数次枪林弹雨中除了我们彼此,任何人都不该得到你的动摇和情意。”
  我狠狠颤抖了两下,手铐将我腕子的皮肤勒红,浮起一层干裂的白纹。我眼前大雪弥漫,周容深用唇舌吞没了我的一切。他抵死吻住我,一字一顿说,“何笙,不要让我失望。”
  我被手铐捆住腕子睡了一夜。

  天亮时我因为忘记了这件事,起库动作太猛,手腕被勒出了血痕,疼得我眼前一黑,重重栽倒在周容深赤裸的胸膛。他被我砸醒,楼住我问我怎么了。我咬牙说痛。
  他这才看到我被吊在库头的双手,立刻拿钥匙打开锁,走出房门吩咐保姆送药箱上来,保姆将东西递给他,他返回蹲在我面前握住我指尖,我有些躲闪,他不允许我抗拒,死死将我掌控在手心。
  他给我上药时手指禁不住轻颤,粘在伤口力道很轻,生怕给我二次伤害,我知道他不是真想这么对我,他忍了很久,换任何男人枪毙的心都有了,即使他还需要我为他做事,他能忍到这个份儿上,也绝不只因为利用,他还是爱我的。
  情深不寿,爱而生恨。周容深这一次将我推出去杀乔苍,何尝不是发谢他对我的恨意,也看看我的悔意,是否愿意为了挽留这段婚姻亲手割断已经生根发芽的祸事。
  如果他心口的恨不谢,我们此后漫长光荫,都会活在荫影与隔膜中,就像他说的,乔苍死了,他才能待我如初他为我耐心包扎好伤口,最后绑扣时,他不得不用力,我疼得叫出来,他毫不犹豫将自己的手伸进我口中。

  我重重一咬,本以为会咬到舌头,最后咬破了他手背。我眼泛泪光,张开嘴吐出,他役有理会自己流血的伤口,而是很温柔抚摸着白色纱布,才发现你对他和对我都是一样。
  我没有感觉到作为你丈失的特殊,所以何笙,在你爱上他之前,“那天你给他包扎,我不如让他消失。”我神情呆滞,任由他抱起我,为我洗脸刷牙,将我抱下楼,一勺勺喂我喝粥,保姆从厨房端着刁、菜出来,笑说周局和夫人感情真好,我去很多地方都能听到别人的议论。周容深问议论什么。
  “当然是说夫人如何好,周局如何深情,是天造地设的一对,让人羡慕。”他很愉悦笑出来,将最后一点肉末塞进我嘴里,“听见了吗。”我看着他,他趁保姆去盛汤时说,“不要打破这份美好,我们还有很长的人生,我想给你的东西都还役有给你也很想对吗。”
  我脑子一片空白,像是失去了所有道行,只差在这人世间挫骨扬灰。乔苍给我的欢爱,仿佛一株生长在山涧,盛开在悬崖的婴粟。荫暗,危险,有毒,又美得悲壮,惨烈,放肆。它注定是极端的,不被容忍的。
  不得善终,陡峭坎坷。可我没想过,真的没想过,我会成为亲手了结他的人。选美大赛后,关于我和乔苍的流言迅速发酵,特区名利场厮混的权贵商贾无人不知,都在追究真与假。

  乔苍沉默,周容深置若同闻,我更不好出面,在没人澄清的前提下,已经不受控制。在疯狂的沸腾两天两夜。不但没有平息,反而愈演愈烈,周容深在离开别墅去市局前忽然问我。
  想好了吗。我捏着他领带的手不由自主一僵。乔苍和常锦舟的婚礼还有三天。
  他很快要回珠海,周容深急着在特区解决掉他,不想夜长梦多,一旦他加持了常老的势力,周容深也要面对很大一场血腥风披,所以他不能再耽搁。
  我指尖颤抖为他系好领带,自始至终一言不发,我整理好他的警服警帽,和他一起看向面前透明的镜子,玻璃映照出一对璧人,似乎役有瑕疵。周容深从后面抱住我,下巴抵在我肩膀,吻了吻我耳朵,“我会保护你平安脱身,可以失手,但你一定安然无恙。

  他说完笑出来,“不过我相信你不会失手。”他笑容太美好,我艰难咧开嘴,却发现自己笑得很难看。我送周容深上车离开,他和我隔着窗子挥手,他给我的筹码确实很诱惑,一个永远不会出轨的丈夫,一个爱我到白发苍苍的男人,我要什么他都给我,他对我的人生里,再也没有拒绝两个字。
  这是所有女人梦寐以求的婚姻。它有爱情,有纵容,有温柔,更有忠贞。真是美好。
  我用了一上午的时间认真煲了一锅海参汤,放在保温壶里交给保镖,让他送去市局,给周容深做宵夜。
  我从厨房出来才恍然察觉外面下雨了,一场很大的瓢拨大雨,而且一直没有停止。雨水和风雷将这座城市变得雾气蒙蒙,断壁残垣。庭院一地狼藉,花瓣滚入泥土,染了一身灰尘,南省的冬天,终于有了点冬天颓废的样子。
  我找到洗衣服的保姆,告诉她雨停了就回家探亲,三天后再回来,她很不解问我为什么,我只说这是周局的意思。

  我交待完所有事,回房间换了一件非常素净的棉裙,故意抓出了几道褶皱,头发随意披散在肩头,苍白又落寞,样貌很是可怜。我离开别墅打了一辆出租,让司机将我送到半山宾馆,我到达后给周容深发了一条信息,然后迅速删除了这一条。
  我没有进入正门,而是找到乔苍套房后门的楼梯,他很多时候都是从后门回房,经过安全通道就是他的房间。他不想让人掌控他什么时候回来这里居住,行踪不定才是保命最好的方式,干这行脑袋随时掉,越是让人琢磨不够,越是多了一重保障。
  后门役有遮风挡雨的地方,只有一面窄窄的不怎么透亮的湖泊,水面飘荡着杂乱的浮草,天空骤雨不,息、,时不时砸下一道闪电,强烈剌目的白光几乎要触到我头顶,我在极度的恐惧和寂寞中被雨水浇了很久。
  久到连我自己都不清楚时间,湿琳琳坐在雨泊中,身上没有一块完好的地方,面对空荡荒芜的街道和湖水,我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有没有赌对,乔苍会回这里,而不是回新房。

  我将脸娌在膝盖中,水淅淅沥沥滑落我身体,我蜷缩在墙庠,用一块破败的屋檐遮雨。又是很久后终于一辆黑色商务车从山底行驶上来,原本开得很快,在车灯落在我身上,却忽然放慢近得很迟疑。我眯着眼,隔着苍茫雨幕,紧目T那辆车。
  其至靠它裉大雨浇得面目全非,遵雨刷都抗争不了模糊的玻璃,车灯笼罩我足有半分钟,车门晃动了一下,一道人影出现又闪过,惊雷在这时炸开,突如其来的巨响吓得我视线一黑。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