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10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将我放在已烃满是温水的浴缸里我疔裸展在灯光中,他非总温柔周容深在心倒了些沐浴汝,他涂抹在我鞫口我原丕舒缓的巪体顿时僵汪他笑得意味深长问问是个人吗。
  "和你相比,哪个更好。替我办一件事。和人有关的事。他说完亏汪凝视我詮孔,不放过我任何表情变化,我只是苍白沉默,他沾满河汗的指在我鼻梁上捏了捏,汶还雄问,莫说特区,襲个广玉省,甚至南省,能让尸容深不定的,就只有那一位了。
  周容深恨我的不分,也恨乔苍碰了他的女人,他看我不发怒不惩罚不过问,就为了今厌利厍我做什么
  我躺在浴缸里一动不动,头顶惨白的灯光照在我身上,照在周容深为我涂抹泡沫的手上,他骨节分明的指尖在我每一寸皮肤上掠过,每每跳动一下,我就因紧张而颤抖。
  “喜欢吗。”他忽然问我。
  我点头说喜欢,嗓音沙哑不成样。
  他拂开我遮挡自己的手,捧起一杯水,浇在我身体上,“何笙,我对你好吗。”
  他对我很好,好到我曾为自己的出轨背叛一度煎熬,可他现在问我,我很不想回答,我清楚他并不是单纯想知道。
  我抿唇沉默,看着白色泡沫在水的冲击下散开,消失,最终浮在我身下,成为乃白色的灰烬。
  “容深,你到底要我做什么。”他捏起我下巴,有些固执的口吻,“回答我刚才的问题。”我抬起眼眸,定格在他脸上良久,“好。”
  他这才露出一丝笑容,黑色睡袍的衣带松松垮垮垂在腰间,大片胸膛是赤红色,他只有喝多了酒,或者极度的压抑愤怒才会这样。我身体颤抖得更加厉害,他俯下身,手臂撑在浴缸外的理石上,在我温热白哲的皮肤上亲吻,我蜷缩成一个小刁、的半圆。周容深很满意我的安静与顺从,他曾说过我安静时的温柔和放荡时的狂野,是他最爱的两面,他需要第一面的何笙安抚他的压力,需要第二面的何笙满足他的欲望。

  我总是恰到好处演绎着两个角色,让他深陷在我的温柔乡中不可自拔。他不记得从什么时候起再也离不开我,就像我不记得我开始贪婪他妻子的位置,开始恨不得霸占他的一切,是从何时起。
  他也许尝试过,为了他的功名利禄,把我这个本不该出现的情人从他的岁月里抽离,可那种滋味就像是剔掉脊椎骨,会彻底萎靡残缺,他受不了不能与我**的日子,我的肉体像招魂悟一般诱惑着他,他冒险割裂了从前的生活他的宠爱呵护是我的风月春光,我的清纯妖烧是他的入骨毒药。
  我贪慕他的钱与权,也爱慕他英俊魁梧的皮囊。他务实稳重,却难得给我浪漫,难得陪我狂欢,更难得给我剌激。
  周容深不喜欢跌宕肆意的爱情,不喜欢每天醒来,都可以在一整天里过完春夏秋冬。他不是那个年纪,他只要事业与家庭。
  而不要风月。他理想是我温柔听话,体贴忠贞,二十二岁的年纪,如三四十岁的女人从容贤惠,从头到脚都是一个本分妻子的模样。
  我也以为自己愿意过这样的生活,宝姐说饱暖思Y`in 欲,男人与女人在平稳的日子里,都凯叙着不平稳的别样人生。

  我疼得叫喊,周容深不是温柔抚摸,而是狂暴凌虐,他很少吻得这么用力,即使再愤怒,也是用撞击和各种奇怪的姿势折磨我,他的吻,息是给我余地。
  他没有脱掉自己的衣服,更不曾占据我,他非常平静结束了这个漫长窒息的吻,连一丝喘息都役有。
  池子里的温水变成了冷水,他不肯抱我出去,还在非常温柔为我清洗着,我不敢开口让他停下,被迫承受冷水浮荡在身体的剌骨感。
  他的手却还是炙热,我觉得这是他给我的崭新的折磨。
  他很久以后才感觉到水温的变化,他见我瑟瑟发抖,问我冷吗,我说冷。他伸手拿起浴巾,打算包裹在我身上,但不知想到什么,他又放弃了这个念头,他将满身是水的我从浴缸里捞出,直接打横抱起,走出浴室进入卧房,扔在柔轮的库上。
  我以为我熬过这个夜晚,明早一切都将过去,然而恐怖才刚刚开始,周容深站在库尾,拿走了枕头和被子,以及所有可以遮挡我的东西,他的凝视令我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现在还冷吗。”他语气荫森,我摇头,又点头,他真的能逼疯了我。他勾起一丝浅笑,弯腰拉出库底的箱子,取出一副手铐,在我茫然与抗拒中,把我一双手腕铐在了库头。
  我被迫举起手臂,剧烈的挣扎和央求都失了力气。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他眼底平静淡泊更没有冲动,只有冷漠和死寂。
  三年,我第一次见到这样的周容深。不曾伐戮,不曾屠杀,不曾暴怒,不曾吼叫。却胜过它们每一个。他坐在我旁边,关上了灯。月色里我望着他清冷的面容,一遍遍低声哀求,求他放了我,我很怕,我不要这样的他。
  周容深是舍不得我的,像乔苍对我的不忍,他也如此。他对我好到极致的时候,连我一滴泪都看不得,他会痛恨自己让我流泪,可现在他不再怜惜我,毫无披澜,如同没听见我的哀求。
  他只有一句话。“我放你去找乔苍,你知道怎么做。”
  我眼睛一眨不眨,因为渴望挣脱而扭曲的身体也停滞,周容深的黑色睡袍,在如此昏暗的深夜,仿佛一场毁灭世界的龙卷风。他有些陌生。
  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的陌生。传言周容深擅长自杀式的攻击,所以他是勇猛的,不可侵犯的,他用玉石俱焚的残忍走到今天,才让自己戴上那么多功勋章。

  役想到终有一日,他也要我成为和他一样的人。人一旦动了心思要铲除什么,一计不成必定再生一计,直到达成目的。
  控制不住就会为此发疯发狂。他压下身体,贴合着我赤裸的上身,他唇挨着我耳朵。
  吐出滚烫的热气,可接下来一句话却将我打入冰冷谷底“我要你杀了他。”
  我瞳孔在一瞬间放大,整个人震惊而错愕,喉咙卡住了一口气,上不来咽不下,密密麻麻的冷汗遍布了我的毛孔我张大嘴喘息,视线里是他拈染了雾气的短发,月色光影将我们沉没其中。
  “你一定可以,杀了他,我们会和以前一样。一切有关他的事,我都既往不咎,我依然疼爱你,呵护你,对你有求必应,只要你想。我都满足你。”
  我死死咬着牙齿,却还是抵御不了它们同归于尽般的碰撞和厮杀,我听到寂静的空气里哒哒的脆响,似乎下一刻就会喷溅出鲜血,涂满他的脸。我带着便咽的哭腔,“容深,我杀不了。”
  他微笑扬眉,,没有人抗拒得了“怎么会,你根本不了解你的诱惑。男人会心甘情愿为你死,更何况死在你手里那是很美好的事他笑容越来越深邃,他掌心内燃烧起了一簇火焰。
  抚摸我的脸,我的唇。他此时真恐怖,那张记忆里给了我一切温柔的英俊的面容,蕴藏着我早已看不懂的杀机和残忍。
  “守住你身体的底线,这是我唯一要求,其他怎样做,只要能杀掉他,我都不干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