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一起出差的女领导羞辱了!》
第1035节

作者: 喷子大师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话是这样说,万浩鹏还是不放心,万一车必办砸了,孟金山和望菲菲的一生真的毁了,这可不是他前段经历的那件事,这是真刀真枪滚床单被抓了现行,万浩鹏都能想到那场景。
  孟金山在出租车都能和望菲菲互动得热火朝天,没人的时候,一定杀猪一样,否则那样的星级酒店,现在又不是会议或者国际友人来访期间,应该不存在扫黄的。
  等万浩鹏带着车必和陈婉如一起赶到酒店时,在孟金山的房间里,果然两个人全是酒店的睡衣,一定是被抓后才套的,万浩鹏看到这一对活宝的样子,想笑。
  两个便衣守在房间里,一看来了这么多人,其一个冷冷地说:“是光荣事啊,来这么多人想打架?”

  孟金山也没想到万浩鹏会把车必和陈婉如带来了,还有望菲菲此时羞得差点要钻地洞。
  “孟哥,我身没那么多钱,小车和陈姐有,怕你急,所以我们一起赶过来了。”万浩鹏解释着。
  两个便衣一听,其一个看着万浩鹏说:“我们只是巡夜的,这两货把动静整那么大,被客人投诉了,我们才来抓人的。本来要带到所里去的,那女的又是哭又是要跳楼,而且看在她不是干那种事的份,这次饶过你们一次,下次注意啦。”
  万浩鹏本想让他们出示一下工作证,但是想到这事私了私了,反正这钱也是孟金山出,懒得多事,便接过便衣的话说:“谢谢二位了,谢谢啦。”
  孟金山的脸到现在还是卡白一片,万浩鹏说完,装作让车必和陈婉如掏钱,三个人出了房间,万浩鹏把带的钱交给了车必,让他去找孟金山要借条,再交钱。
  车必总算是找到了报复孟金山的机会,拿着钱重新回到了房间,其一便衣要去接车必的钱,可车必让了让,说:“小哥,等会,我让那货给我写个借条,免得出去他认帐。”说着,车必走到了孟金山身边。
  车必从茶几拿了纸和笔,看着孟金山说道:“这里有我的八千,万哥的一万,陈姐的两千,你写欠我一个人的吧,知道怎么写吗?”

  “怎么写?”孟金山此时恨死了万浩鹏,他这是有意在羞辱他。
  两便衣在一旁不耐烦了,其一个冲着孟金山喊:“野的时候满走道都是你们的声音,现在连个借条也不会写了?不想写可以,走,去派出所谈。”
  孟金山一听,吓得差点尿流,整个人抖个不停,颤声说:“我写,我写。”
  第1202章 捏着短
  第1202章 捏着短
  车必看到孟金山这样,故意在他身拍了拍说:“别抖啊,对了,还得按个手印,我去找印泥。”说着,车必拿着钱转身走。
  两个便衣一见,挡住了车必的去路,他们这是违法,真要把事闹大了,他们两个人可是要开除公职的,现在见车必这样,显然不是有意帮当事人,冷冷地说:“不想交也可以,当事人,我们带走了。”说着,说话的便衣,走到了孟金山身边,拿出了手铐,在他跟前晃荡起来,吓得孟金山腿一软,跪在了地。

  “小车,我对不起你,你大人不记小人的过,放过我吧,赶紧把钱给这两位爷,这钱我出去后,一定还给你的,绝不食言。求求你了,快给他们,让两位爷走吧。”孟金山看着车必说着,那样子又可怜又可嫌,车必好想掏出手机给拍下来,可万浩鹏推门进来了。
  “小车,把钱给这两位,别闹了。”万浩鹏瞪着车必说着。
  车必捉弄得也差不多了,这才把两万钱交给了两位便衣,便衣一拿到钱后,迅速地撤离了房间。
  两便衣一走,房间里一下子尴尬着,特别是望菲菲,头一直垂着,不敢看任何人,万浩鹏也不是那种落井下石的人,便看着孟金山说:“孟哥,这事你放心,小车和陈姐,我用人格担保,他们不会对外说半句的,你们安心地收拾一下,回宿舍吧,免得那两货再找来敲诈。”

  孟金山无论有多恨万浩鹏,但是这件事确实是他和望菲菲忘乎所以,主要是他喝了酒,又骗起了万浩鹏替他们在四星级酒店开了房,而且万浩鹏一走,孟金山独大了,陈婉如根本不是他的对手,自然把动作闹得格外响亮。
  望菲菲这女人大约也是喝了酒的,而且这些日子孟金山没少在她身花心思,她在最关键的时候都是带着李静玉,今晚孟金山一个劲给她打电话,她没办法,只得去了他的房间,哪里知道,她一进来,孟金山扑倒了她,直接把她拖到了床。
  也不知道怎么的,明明是想拒绝的望菲菲,被金孟山激得杀猪似的乱叫,而孟金山偏偏好这一口,拼命要求她叫得再大声,结果,结果这样了。
  如果不是孟金山和望菲菲自己选的酒店,他们一定认为这一切是万浩鹏设计的,特别是两个便衣进来出示了工作证后,望菲菲哭着抱住了他们的腿,苦苦求着他们,后来以死相逼,才搭成了私了。
  而万浩鹏带着三个人一来,两个便衣的举止,彻底让孟金山发现这两便衣应该确实是听到了举报,大约有人把望菲菲当成了那种皮众女人。
  “万兄弟,今晚这事谢谢你们,谢谢你们。小车,那个借条我一定认的。”孟金山讨好地看着他们说着。

  “来,来来,加两个字,嫖资。”车必把借条重新放在孟金山面前说着。
  孟金山一愣,旋即一脸怒意,而一旁的望菲菲一听,尖着声音说:“小车,落井下石有意思吗?”
  “好了,好了,这事到处为止,孟哥,菲菲,你们收拾一下,回去吧。”万浩鹏说着,示意车必走。
  车必却掏出手机,对着孟金山和望菲菲拍了一张照片,气得孟金山扑来去抢车必的手机,车必一让,说了一句:“只要你不为难我和陈姐,这照片我绝对不会公布。”说完,看也不看孟金山一眼,转身走。
  走到门口,车必说:“哥,陈姐,走啊,这房间晦气太重。”
  万浩鹏也拿车必没办法,走到孟金山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说:“孟哥,我会尽量做小车的工作,你和菲菲安心工作,我走了,你们不能再出事,否则会让毛领导和王领导对我们这次选拨的人失望的。我和陈姐知道轻重,放心吧,小车是一个小孩子,你顺着摸他,他不会乱来的。”

  孟金山虽然整颗心悬着,但是此时一听万浩鹏如此说,又觉得他真不如万浩鹏大度,如果是他遇到这种事,他肯定死里踩万浩鹏的,于是,感恩戴德地说:“小万,谢谢你了。而且我今晚真心诚意说一声,对不住了,兄弟。”
  “你们不要有什么负担,没事的话,我们走了。”万浩鹏说完,和陈婉如转身离开了孟金山的房间。
  他们一走,身后转来望菲菲撕心底里的哭声。
  陈婉如又有些过意不去,看着万浩鹏说:“她也怪可怜的,那么要强的一个人,被我们捉弄成这样。”
  “必,这件事到此为止,你不要乱来,更不要对外说一句,对我们也不是什么好事,我们替他们付了钱,也是同案者,传出去,都是要受处罚的,明白不?”万浩鹏吓车必。
  日期:2018-01-31 07:09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