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83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从彤嘟着嘴,“可我想跟你在一起。每天上班下班,看着你回来。我们一起带孩子,看着他成长。”
  顾秋接过孩子,把他放在小床上,“很快的,不要急,这个月时间里,你要调养好身子,到时我来接你。”
  从彤抱着顾秋的脖子,顾秋就伸长了脖子去吻她。从彤闭上眼睛,默默的接受顾秋的亲吻。
  顾秋有些忍不住去摸她,就听到从彤苦闷地叫,“轻点,都被你挤出来了。”
  两人静下来,从彤拉着他的手,“我不在的时候,你有没有找别的女人?”
  顾秋一本正经道:“当然没有,我可以发誓。”

  从彤笑了,“发誓你个头,没有就没有,我相信你。”
  顾秋拉起从彤的手亲了口,“我老婆就是好,漂亮又大方。”从彤骂他,“你就是嘴巴甜,其实鬼知道你心里怎么想的。”
  两人说着话,从彤这才发现陈燕不见了,拍了顾秋一下,“去看看陈燕姐,她去哪了?”
  陈燕一直人走在走廊里,幽长的走廊,格外清静。雪白的墙壁,贼亮的日光灯,由于这里是特需病房,能进来的人不多,陈燕一直走到尽头。看着医院外面灯火辉煌的大街。
  这是她头一次来东华省,从今天的场面来看,她隐约感觉到顾家的不凡。只是看到从彤和顾秋这么亲热,她不禁想起了一些事。
  她不是妒忌,只是两人的感情,勾起了陈燕太多的回忆。因此,她看着外面这一切,心里就变得沉重起来。
  如果不是因为汤立业主政,把安平搞成这个样子,陈燕也不会受这么多苦。虽然她现在替李家报了仇,但是她永远都无法抹去那些伤痕。
  在人生的道路上,陈燕承受了太多,太多。此刻勾起这些往事,让她的心情格外沉重。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陈燕也有一个人人羡慕的家,她一定过得很好,也应该有了自己的孩子。
  带着孩子,老公,一家三口其乐融融。
  耳畔好象传来了欢声笑语,那一阵阵欢快的声音,充满了温馨。

  只可惜,这一切太虚无了。看起来那么的遥远。
  陈燕望着城市里璀璨的灯光,她的思绪随之远逝。
  顾秋走过来,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在想什么呢?”
  陈燕没有回头,却轻轻问,“从彤呢?你怎么不留在那里陪她?”
  顾秋说,“她让我来看看你,怕你有什么事?”
  陈燕苦笑了下,“我能有什么事?快回去吧,别让她一个人呆在那里。”

  顾秋说,“一起走吧,她有话跟你说。”
  陈燕没有动,“你先回去,我呆会,。”
  顾秋回到病房,从彤正在那里吃水果,“陈燕姐呢?她怎么没回来?”
  顾秋说,“她在看风景,第一次来这里,想看看夜景。”
  “这有什么好看的,要不让她留下来,过几天我出院了,陪她去逛。”
  “你想得美,没有满月,谁允许你出门了。”
  从彤很委屈,“你们这叫虐待,连门都不让出了。”
  顾秋道:“没办法的,中国式坐月子,你得坐满一个月。而且满月之后,还有很多禁忌。在这段期间,你有很多东西不能吃,他们会管得很严的。”
  从彤说,“人家外国运动员,刚刚生了孩子还打球呢!”
  顾秋笑了起来,“那人家樊梨花生了孩子还打仗,杀了个七进七出的。这能比吗?”
  顾秋只请了七天假,路上需要二三天,呆在家里的时间就只剩四天了。

  这四天时间,顾秋根本就没有去别的地方,一直在医院里陪从彤。每天抱孩子,换尿布,从彤妈呢,故意叫她熟悉熟悉,说他如果不熟悉的话,都不知道养儿子的辛苦。
  从彤呢,刚开始很害羞,渐渐地,她也敢给孩子喂奶了。
  每次看到从彤抱着若安喂奶,顾秋就有一种成就感。
  第六天,顾秋和陈燕要回南阳了,从彤总是依依不舍,叫他们路上小心些,车子不要开太快。
  临行前,陈燕第一次看到顾家大院,那是她和顾秋回去拿东西,当她看到眼前这一切,彻底晕菜了。如果不是亲眼所见,她哪里肯相信,顾秋居然是这样的家族出来的孩子。说实在的,陈燕见过的领导,顶多就是那些市一级干部,省部级都见得少。
  一般省部级干部,哪有这样的场面?
  顾家老爷子是开国将领,才有这样的气场。换了一般的新秀,搞这种场面是要被查处的,要追究巨额财产的来源。
  但是那些开国元勋们,哪个不是住这样的豪宅大院?

  陈燕完全可以理解从彤当时的心情,不过她现在为顾家添了一丁,顾家对她也格外欢喜。再加上从彤人靓,乖巧,体贴,大家更是喜爱她。
  倒是那个二嫂,银行家的女儿,总是格格不入,不过二哥对她格外的疼爱有加。
  回去的时候,顾秋抱着若安,“乖,听妈妈的话,别让妈妈生气哦,等你满了月,爸爸就跟阿姨来接你去清平。”
  从彤接过孩子,“你们早点动身吧,别又在路上担搁了。”
  陈燕跟从彤拥抱了一下,“我们走了。早点回安平。”
  从彤挥挥手,顾秋和陈燕离开了医院。
  就在顾秋从东华省回来的同一天,左府,来了一位很特殊的客人。
  此人身高一米七八,年约三十左右,仪表堂堂,看上去比较魁梧。他是今天中午,刚刚下了飞机,坐着左书记派去的一号车,直接将他接到左府。
  沈如燕打量着此人,觉得他颇有官场风范。虽然年轻,举手投足隐隐带着一种官场气息,年纪不大,派头很足。
  凭沈如燕对左系的了解,左系年轻才俊众多,却看不出来对方的身份。
  对方看到沈如燕,显得特别客气,“婶婶,打扰了。”
  沈如燕却认不出来他的身份,礼貌的笑了起来,“快进来,快进来。”

  “叔呢?”
  年轻人看到客厅里没有人,不禁问起。
  沈如燕说,“他很快就回来了,你先坐会。”
  她给年轻人泡了杯茶,年轻人马上站起来接过茶水,“婶婶客气了,我自己来就行。”
  沈如燕微笑道,“没关系,坐吧!”总觉得他身上,那种官场气息很浓。但他又戴着眼镜,显得特别儒雅。
  沈如燕问,“不好意思,我还不知道你的名字。”
  年轻人极有礼貌地笑了,“原来婶婶不认识我,我叫左安邦。”
  左安邦?
  沈如燕哦了一声,“我知道了,你就是左系第三代中,最年轻有为的英雄才俊,我经常听老左提起过,说左系中,唯有你最出众。”
  左安邦谦虚地笑了起来,“婶婶误解了,我哪是什么年轻才梭,在左系中,我混得最没出息的一个。”
  沈如燕道:“你大名在外,就不必过谦了,据我所知,当年总理老人家还接见过你呢!你是左家的骄傲。”
  左安邦推了一下眼镜,保持着微笑。

  “哎,婶婶,晓静去米国这么久了,怎么也不回来看看?”
  左安邦跟左晓静的关系很好,他们是堂兄妹,左安邦在左系年轻人中,很有说话的份量。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