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82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大家都乐了,孩子送到宣少将手里,她抱着孙子,面有喜色。仔细看着孩子,伯母说,“跟顾秋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旁边从彤妈道:“那当然,来,让外婆抱抱。”

  大家都要抢着抱,医生说,“好了,好了,你们都看过了,先把孩子给我吧!等下你们直接去病房。”
  大家都还舍不得,顾秋无意中发现,二嫂的脸,拉得老长。本来就不怎么漂亮的她,抹了不少粉,还这样难看。
  顾家大大小小,一起来到病房。从彤和孩子还没到,宣少将给自己男人打电话,“恭喜你,做爷爷了。”
  顾秘书长正在办公室上班,看到老婆的电话,就知道应该是生了。“男孩还是女孩?”
  宣少将说,“跟你和你儿子一样的。”
  顾秘书长大笑,“我家儿媳妇就是不错,真会生啊,又添了一个胖小子,得,我去告诉老爷子,。”
  大家都笑呵呵的,开心得很。
  顾秋呢,还没开始,就被几个调皮的家伙,抹了个黑脸。顾秋说,“你们闹哪一出啊?不是这样玩的。”
  大家就图个乐子,闹得玩呗。
  从彤妈一脸喜气,收大家的红包收得手软啊。宣少将打完电话走进来,从彤和孩子就被护士和医生推过来了。

  顾秋走上去,抱着从彤当着大家的面亲了一口。“老婆,辛苦了!”
  从彤露出一丝笑容,她也看到孩子了,小家伙,胖墩墩的,只是害苦了从彤,生了好久才生下来,痛得她要死,差点就要求做剖腹产了,好在她坚持下来。
  陈燕走过来,握着从彤的手,“开心了吧?终于做妈妈了。”
  从彤只是笑,看到陈燕这模样,她轻轻说,“以后你会知道的。”
  陈燕悄悄道,“没人下种啊!”

  从彤瞟了眼顾秋,陈燕就捏了她一下。“他太嫩了!”
  病房里,一下子堆满了鲜花。宣少将说,“大家都回去吧,人太多不安静,让彤彤休息会。”
  好多人都没有来得及吃早餐,听到宣少将这么说,他们开始散去。有人喊着要顾秋请客。
  留下来的,都是大人,伯母和姑妈他们。
  从彤妈抱着孩子,在旁边喜笑颜开。
  顾秋坐在床边,拉着从彤的手,“辛苦了,老婆。”
  他把手伸进被子里,摸着从彤的胸,鼓鼓的,好大巴大。
  生了孩子头几天很重要,否则会奶水严重不足,顾秋摸了下,就笑了起来,“看来我儿子不会饿肚子了,粮食管够。”
  陈燕骂他,“你这家伙太过份了,应该多关心从彤。”
  从彤说要喝水,顾秋马上给她喂水。
  这时伯母和姑姑站起来告辞,从彤妈抱着孩子和他们打招呼。从彤在那里跟顾秋说话,“我还以为你们赶不到呢,急死我了。”
  陈燕说,“都是这高速闹的,堵了一路的车,他都恨不得把车子扛起来跑。还好我们赶到了。”
  从彤为顾家生了个大胖儿子,顾家上下喜气洋洋。下午四点多,老爷子亲自赶到医院来看这位新添的曾孙子。
  抱着孩子,老爷子脸上的笑容更浓,还逗了逗孩子,把刻有顾家标记的长命锁亲手挂在孩子身上。
  老爷子说,“这是你们第三代中为我们顾家添的后人,老大的儿子叫顾若鹏,老二家生了个女儿,老五的孩子就叫顾若安吧!”
  “若安?”
  若安是什么意思?从彤听了,忍不住想问,顾秋则笑嘻嘻地道,“谢谢爷爷。”
  顾秋老爸也来了,在旁边说,“若安这个名字好。若安好。”
  晚上,顾府上下,张灯结彩。
  顾秋和陈燕就守在医院,哪也不去,反正从彤定的是单间,今天晚上就让从彤妈回顾家去休息了,她熬了这么多天,也该好好休息一会。

  从彤躺在床上,对顾秋说,“摇一下床,扶我坐起来。”
  陈燕一直在看小孩,说实在的,看到从彤这孩子,陈燕也有些心动。做为一个女人,转眼就三十了,她能不想念孩子?
  上次的孩子因为太劳累,跟他擦肩而过,如果还能怀上,陈燕是绝对不会放弃的。
  顾秋摇着床,让从彤坐起。

  从彤说,“把门关上吧!”
  顾秋不知道她要干嘛,“关门干嘛?”
  从彤说,“叫你关你就关,这么多废话。”
  顾秋只得将门关起来,从彤又叫顾秋,“你转过身去,不要回头啊。”
  顾秋奇怪了,“这么神神秘秘的,搞什么?”
  陈燕笑了,“她要给孩子喂奶。”

  顾秋额了一声,“喂奶而已,我又不是外人,他没出生之前,那还不是我的?”
  从彤的脸腾地红了,的确,女人在没有生孩子之前,胸就是男人的宠物,男人最喜欢的还不是这几处?
  但是顾秋说出来,从彤当然不好意思。
  陈燕也不说话,只是笑。
  顾秋走过来,“没关系啦,陈燕姐又不是外人。”
  陈燕说,“我当然不是外人,而且我是女人,你不是。”
  顾秋赖在那里不走,从彤只好撩起衣服,露出那圆鼓鼓的胸来给孩子喂奶。
  顾秋好几个月不见从彤了,哪想到她的胸变得这么大,象个气球似的,好象只要重重一捏,奶水就会挤出来。
  以前仅仅只有跳棋大小的乳*头,此刻也有平时的1.5倍那么大。小孩的嘴含不住,顾秋凑过去,“笨死了,要不要老爸帮你吸出来再喂给你吃。”

  从彤打了他一下,“走开啦!”
  陈燕在旁边看着,笑得很暧昧。
  从彤还是第一次给孩子喂奶,感觉怪怪的,两个人又这样怪里怪气地盯着自己。让从彤有多尴尬。
  孩子被从彤抱在怀里,叽咕叽咕的,吃得很香。顾秋闻到奶水的味道,咽了下口水。
  陈燕看到他这模样,忍不住笑了。“看你这样子,恨不得把你儿子拿开,自己去吸似的。”
  顾秋说,“我真妒忌他,唉,以后有了儿子就没老子的地位了。”
  从彤说,“你啊,什么时候才正经。”
  陈燕说,“他就是一个马大哈,从来都没正经的时候,真不知道他这县长是怎么当的。”

  从彤说,“就是。陈燕姐,我不在的这段时间,你要看着点,这家伙贼坏。”
  她本是无意的一句话,让陈燕都不好意思了,“我又不跟他在一起,怎么看得住?”
  顾秋说,“还用看吗?清平这鸟不拉屎的地方,那些女人一个个丑得跟什么似的,哪有这个心情。再说今年县里可是跟市委立了军令状,完成不任务要免职的。曹书记都急得屁股冒火了,连假都不同意我请的。”
  从彤有些不信,陈燕解释道:“不过他的确也够忙的。而且他这么年轻,大家都不服气,很多事情都要顾秋亲自处理,不容易啊!”
  陈燕这是帮顾秋讲话,从彤呢,看着顾秋,“你的头好些了没有?药还在服吗?”
  顾秋说好多了,一直没有发作。
  从彤就要他注意点,不要搞太辛苦。陈燕看到两人有悄悄话说,她走出病房。
  顾秋和从彤在房间里说着悄悄话,从彤说,“我想回去了。可他们不要我回去。怎么办?”
  顾秋说,“月都没满,他们是不会让你离开的。”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