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76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清平县里,还真没有一座象样的学校。
  如果华侨中学建立,将成为清平县里一座标志性的建筑。也应该是清平县里,最豪华,最具有时代气息的建筑。
  白老先生的意思,学校的设计和建设,必须有他指定的队伍,不能找那些地方散兵游勇施工队。
  跟白老先生的会谈中,曹书记还是蛮有收获的。得到了很多信息。
  第一,白老决定在南庄修墓园,祠堂,把白氏宗族请进祠堂里。这是关乎白氏宗族的大事,大家当然没有任何异议。

  第二,他决定把通往南庄的路给修好,便利了交通,如此一来,南庄这地方就会变得优越起来。
  第三,他决定投资赞助建学校,这所学校的投资,虽然没有透露,但是肯定不会太差,这毕竟代表着白氏集团在清平县的标志和形象。
  曹书记对此非常满意,很高兴地跟顾秋说,“这段时间,你就多花点心思在他们身上。”
  顾秋心领神会。
  当天下午,顾秋陪白老先生去城里逛逛。
  看着刚刚打好基础,准备兴建的清平宾馆,白老问,“这里是要干嘛?”
  顾秋说,“这是我们县里准备兴建的一座宾馆,三星级的。为了这项工程,我们已经筹划好久了。下次您再来清平的时候,保证有一个安静,舒适的环境。”
  白老笑了,“我看到你们的山坡了,种了很多树苗子,这个工程搞得不错,绿化,那是对自己,也是对子孙后代的负责,清平虽然贫困,却能想到这一点,我看不错。是啊,环境最重要,现在很多地方为了搞发展,大肆破坏生态环境,对我们非常不利啊。”

  顾秋说,“这就是我们班子的奋斗目标,把清平生态环境建设好。重点关注民生。”
  白老说,“你这小伙不错,巅覆了我对大陆官员的看法。”
  白若兰也说,“也巅覆了我的看法。”她的话里带着刺,顾秋听得出来。不知为什么,白若兰这次回来,总跟自己斗气似的。
  在城里走了一遭,白老说,“我离开家乡几十年了,回来之后一切都没有变,这里基本上是原来的模样。”他就摇摇头,“大陆,尤其是内地的经济发展,的确慢啊。新加坡那地方,也是几十年时间,那种大都市的气息,完全没得比。”
  顾秋只是笑,他在心里道,新加坡多大的地方啊?它独得天厚的地理位置,发展起来自然要快人家多少倍。你看我们沿海城市,一天一个变化,也不比新加坡差。更重要的,新加坡没有后援,而我们的沿海城市,有庞大的后援,两者不能比的。
  白老对白若兰说,“若兰,我看修墓完和祠堂,还有学校的事情,都可以一起来。只是修路可能要慢一些。你跟小顾县长好好商量一下吧!”

  白若兰看了顾秋一眼,“这有什么需要商量的,我们选好地方就可以开工了。”
  大陆办事,风格与他们那里不同啊,你要开工,很多手续需要报批。你说开工就开工啊?
  修个墓,倒是问题不大,但也要经过村里。
  不过村里的群众,对此没什么异议,因为人家把白氏祠堂修在这里,又不要你们出钱,然后村里拿块地出来给他修墓园,似乎都不吃亏。

  问题在于学校的选址,白若兰和顾秋有了冲突。
  白若兰说,“我是投资方,应该由我来决定。我说选哪里就是哪里。”
  顾秋说,“整个城市都是有规划的,你把学校选这里,与整体规划有突冲。”
  白若兰道:“你们这巴掌大的城市,有什么冲突?选哪里不是选?”
  顾秋跟她解释,“眼光不只能盯着这面前的五公分。你看我们清平县,不到几个月的光景,山头全绿了。这就是进步,这就是我们的规划。清平县虽然目前没有发展起来,以后终归是要发展起来的,难道你愿意自己花这么多钱建立起来的一报所学校,成为将来清平发展的阻碍吗?”
  白若兰说,“你这是强词夺理。”
  顾秋说,“那我们说新加坡规划,你是新加坡人,你应该知道这个城市的规划。如果它没有具体划规,任由发展,将来会成什么样子?再拿你们公司来说,不论你做什么事情,就没有规划了吗?”

  白若兰一急,就说英语,她用英语说,“我说不过你,你太懂得狡辩了。我看你就是没有诚意,故意针对我的。”
  顾秋不跟她争了,白若兰端着杯子,气鼓鼓的看着他。
  顾秋也不管她,拿起图纸来看。
  白若兰突然问起,“从彤呢?怎么没看到她?”
  顾秋低头看着图纸,没有应她,白若兰瞪了他一眼,“喂,我问你呢,没长耳朵啊?”
  顾秋抬起着来,“啊?你说什么?”

  “从彤哪里去了?怎么没有看到她啊?”白若兰扯着嗓子喊。你不是听不见吗,那我大声点。
  顾秋哦了一声,“她回家了。”
  很简单的一句,又继续看图纸。顾秋在想,到底哪里更适合建学校,又不防碍以后的城市发展。不过有时他在想,自己是不是考虑得太多了?以后的城市发展,他说了不算,你急也没什么用啊?
  白若兰拿起手机,跟从彤打电话。

  从彤快要生了,肚子挺得老大,每天在院子里散散步,身边跟着一名护士。
  自从怀了孩子,电话也打得少,家里说怀孩子不宜打电话,要打也只能用座机。
  白若兰的电话打过来,从彤妈接了电话,马上喊从彤。从彤很奇怪,还以为是顾秋呢,结果听到声音是白若兰。
  去年从彤和蕾蕾救了白老爷子,白若兰就和从彤交上了朋友。听到白若兰的声音,从彤很高兴,“若兰,你怎么舍得给我打电话来了?”

  白若兰问,“你在哪?我到清平怎么找不到你呢?”
  从彤说自己在东华省,白若兰并不知道东华省在哪,奇怪的问,“很远吗?”
  “不远啊,三千多里吧!”
  从电话里得知,从彤要做妈妈了,白若兰很惊讶,“这个世界变得好快耶。”去年她离开的时候,从彤还没有怀上呢,现在就要做妈妈了,白若兰觉得不可思议。
  目光瞟瞟顾秋,总有一种感觉,从彤这样的妹子,就被这家伙摧残了。
  于是她脑海里,浮现一个孕妇的形象。
  两人说了一阵,从彤说,算了,不说了,他们不许我打太久的电话。
  挂了电话后,白若兰问顾秋,“你把她藏哪去了?”
  顾秋说在老家。白若兰看他的目光,就有些怪怪的。
  好象顾秋摧残的不是从彤,而是她白若兰似的。
  夏芳菲赶过来了,看到两人在那里坐着,气氛不是很和谐,她就进来喊,“你们在研究什么?”

  顾秋没说话,白若兰说选址的事情。她要把学校选在最热闹的地方,那里交通方便。
  而顾秋决定让学校要南边,虽然偏远一些,但是更利于带动整个城市。以后学校过去了,陆陆续续在那边发展房地产,医院等配套设施。而且将来的城市中心,也将往东南方向发展,这就是顾秋的理由。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