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68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深吸一口气,我说:“知道了丁先生,对了,还有件事,仰光惨案的几具尸体是我的亲人,虽然只是姻亲,但是毕竟是我的亲戚,我希望能尽快让他们回国,你知道的,中国人,很注重后世的。”
  “这件事好说,他们的尸体留在缅甸,也给我们造成了很大的议论,但是,我希望你们来把尸体接走的时候,可以对记者澄清一下,没有枪战,没有内幕,什么都没有,知道了吗?”丁瑞说。
  我说:“知道了,我会安排人去办的,谢谢你丁先生。”

  我挂了电话,深吸一口气,我脑子很晕,现在觉得很缺氧,我很紧张,我觉得很多事情都开始朝着坏的方向在发展,就像是癌细胞一样,他们开始恶化了。
  我试着给赵奎打电话,我觉得保释他的人,应该是张奇,这是最坏的结果。
  “喂,飞哥。。。”
  我听到赵奎的声音,就笑起来,我说:“出来了?我本来想要去接你的,但是没想到你提前出来了,在那呢?我现在身边没人,赶紧回来。”
  “飞哥,田光让我们去顶罪的事情是真的吗?告诉我真话。”
  我听到赵奎的话,心里就凉了,我知道一切都如我想的那样,我说:“是的,但是你放心,我们是兄弟,我不会那么做的。”
  “那你就应该让张奇打死他,把所有的罪,都推给他,让他给我们顶罪,但是,你却赶走了张奇,飞哥,我一辈子都敬重你,但是这件事,我觉得你太偏了,飞哥,我现在很累,我很久没有陪妈妈了,对不起,我要休息一段时间,别来找我。”赵奎失望的说着。
  我浑身绷紧,觉得很紧张,身体有点抽出的感觉,我说:“赵奎,别这样,我现在真的很需要你,快点回来。”
  “对不起飞哥,我也是人,我也需要休息,我虽然看上去傻,但是我也有感情,我们一直都希望你能上位,但是,算了,不说了,对了,韩凌下个星期就要走了,周娜偷偷的告诉我的,其实,他还是希望你们能修成正果的,我觉得有必要通知你一下,飞哥,如果你还把我当兄弟,就别来找我,给我一条活路。”
  我听着挂掉的电话,内心紧绷,很愤怒,妈的,都要离我而去吗?我他妈的做错了什么?
  我闭上眼睛,身体紧绷,很紧张,很压抑,我觉得好想吐,我想忍着,但是越是忍着越是想吐,我终于忍不住了,打开车门,哇一下就吐出来了,我觉得恶心,真的恶心。。。
  癞子跟疤瘌紧张的看着我,问我:“飞哥你没事吧。。。”
  我听不到,听不清,脑子很迷糊,我脑子一片空白,我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我赢了,我明明赢了,为什么却这么惨,兄弟离开我,女人离开我,麻烦缠上我,为什么会这样?
  兄弟义气,都他妈的狗屁,去他妈的。。。

  我深吸一口气,把车门关上,我说:“去昆明。。。”
  车子朝着昆明开,现在我身边什么人都没有了,没关系,我自己还在外面就行了,田光说的对,我什么都没有做,是的,我们什么都没有做,一切,都是别人做的。
  车子回到昆明已经是晚上了,几个小时的奔波,让我觉得有点疲倦,我下车,走进别墅,看着别墅里面站着很多保镖,我很满意。
  进了客厅,我看到陈老板在打电话,看到我回来了,他就让我坐下,我等了一会,他把电话给挂掉了,然后严肃的看着我,说:“邵飞,瑞丽大地震了,田光被抓了,你应该知道吧?”
  我点了点头,我说:“那又怎么样?”
  “我在公关上,有些朋友,他们告诉我,云南要打黑,田光是首位,你跟他走的这么近,你也有问题,而且,关于盈江赌石公司的事,也有人举报了,听说是广东那边举报的,说我们违规操作,证监部门的人开始查了,现在,我们都很危险,我建议,你还是到国外躲一下吧。”陈老板担心的说着。
  我听着就皱起眉头,这就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
  那个举报的人来自广东,哼,只有一个可能,陈发,你牛逼,死了还能捅我一刀。
  但是我邵飞,也不是那么好对付的!
  做了就要认,认了就要罚,站定挨打就好。
  这是小时候,我爸爸告诉我的话,主动认罚,通常要挨的轻一些,但是,这些我觉得应该不会主动去认的,因为,打我的工具,是一颗子丨弹丨。
  我坐在花园里的小亭子里,手里拿着报纸,虽然现在局势很紧张,但是我没有太慌张,而是在家里,跟陈玲享受这一份宁静,是我欠他的,过不了多久,我可能就会坐牢,也可能会吃子丨弹丨,所以,在有限的时间里,多陪陪陈玲,以免最后两个人连美好的回忆都没有,多可怜。
  银行卡里有了一百个亿,具体的来说是一百零三亿,百亿富翁吧,但是曾经有一个女人说,一百个亿两百亿算有钱吗?不算,至少,我现在只能请的起律师,其他的事情,还是需要看老天帮不帮我。
  啊召在草地里爬行,嘴里咿呀咿呀的在说些什么,听不懂,只是觉得可爱,阿默拿着刀子在割草,只是割草而已,但是她却乐在其中,嘴里发出呜呜的声音,像是在砍一个人似的。
  我把报纸放下,有些担心的看着阿默,陈玲说:“让他发泄,总比做一个傻子要好。”
  我听着,又把报纸拿起来,继续看我的报纸,对于教育孩子,我是没有资格说话的,我看着报纸,手机响了,我接过来电话,我说:“喂。。。”
  “邵飞,我已经在仰光的停尸房了,我包了一架飞机,明天早上,所有的尸体都会到广东的,黄槐也出院了,他的精神受到了刺激,一言不发,真是可怜啊,你说你,为什么会把事情办成这个样子?”王贵不满的质问我。
  我深吸一口子,我说:“不是他死,就是我亡,你知道黑手发的狠劲的,所以,这件事,还真不能赖我,再说了,人也不是我杀的,是他自己把人丢下来的,为什么所有的人,都觉得这件事是我做错了,我真的是冤枉啊。”
  “你啊,算了,不说了,现在广东那边很乱,四大家族是倒了,翡翠市场也倒了,现在很低迷啊,不说了,我先回去了,以后你来广东,就不要去佛山了。”王贵说。
  我挂了电话,把手机丢在桌子上,我骂了一句:“尿性,他妈的,是我要他们死的吗?是我要丢下来来的吗?妈的,到最后都成了我的错了,草他妈的,我他妈的还被追杀呢。。。”
  我深吸一口气,陈玲瞪了我一眼,说:“别说脏话。”
  我没说话,继续拿着报纸看,这个时候,我看到陈老板带着一个中年人过来,这个人长的挺高大的,鼻梁很高,一副英气逼人的样子,我站起来,看着陈老板把人带到我面前,我伸手跟他握手,陈老板说:“梁英大律师,中国最好的律师,邵飞,他问什么,你就说什么,如实说。”
  我点了点头,看着这个律师,面对他我有点紧张,他严肃的脸,像是要审判我一样。

  “邵先生,有三件事,我要跟你确定。”
  我听到他的话,就说:“梁律师,请问。”
  “你银行账户里是不是有一百亿?”他问。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