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67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听到马玲的话,我皱起了眉头,我说:“今天光哥是主角,其他的事情,等光哥的大事结束以后再说。”
  所有人都点了点头,这个时候三叔阿福端出来一个金盆,很大,是纯黄金打造的,在金盆里,放了水,架在宗祠里面,我们所有人都站在一边。
  田光的退位,可以说是很突然的,但是大家都接受,因为没有人喜欢他,所以他退位对马帮的人来说,是一件很好的事情。
  田光伸出手,在金盆里面洗手,他说:“从今天开始,我田光金盆洗手,不在管理马帮的任何事情,也不在管理道上的任何事物,所有的事情,都交给邵飞处理。”
  他说完,阿福就给他一炷香,田光接过来,插在了香炉里,然后鞠躬,我们所有人也都过去鞠躬,当一切完成之后,我们刚想说话,突然就看到几个人冲进来, 说:“不好了,有丨警丨察过来了,好多丨警丨察,不知道干什么的。。。”
  我听到有丨警丨察来,心里就乱了,我知道,田光说的,来了,田光知道的比我多,所以他急着退位去安排事情,但是,时间来不及了,昨天的枪击案可能惊动了田斌,让他提前动手抓我们。
  但是,为什么选择今天?

  我看着田斌带了上百个丨警丨察冲进来,整个广场瞬间就被他们控制了,我们也没有打算反抗的意思。
  “田斌你什么意思?哼,你离开了打蜡村,但是你别忘了,你也是打蜡村的一员,你的祖上都在这里呢,要大逆不道啊。”五叔不开心的说着。
  田斌进来,没有理会五叔,而是看着那个金盆,他走到田光面前,说:“做过的事情如果用水能洗掉的话,那这个世界上还要天理干什么?就算老天爷不长眼,法律也是长眼的,带走。”
  几个丨警丨察过来,抓着田光,把他拷上了,我看着,没有动,也没有说话,我有点害怕,我知道,这次被抓进去,估计就要吃枪子了,田光一个字没说,他只是回头看着我,说:“我们什么都没有做过。”
  他刚说完,头上就被带上黑布袋了,然后快速的被押上车。
  我心脏噗通噗通的跳着,我现在想起来那句话。
  出来混,迟早是要还的!

  田光被抓,不仅仅只是他被抓那么简单,打蜡村很多东西都被带走了,尤其是宗祠里刚才洗手的那个金盆,很多产业都被封了。
  丨警丨察抓了一百多个人,都是田光的手下,这一次,可以说是对田光一网打尽,但是奇怪的是,丨警丨察并没有抓打蜡村的人,这次,完全是冲着田光来的。
  宗祠里很多人都在议论纷纷,人心惶惶,因为是个帮会,不管是什么性质,手都有不干净的时候,所以,这个时候清算,当然有人会害怕。
  “五叔,按照你的吩咐,我们去查了一下,果然,我们名下的产业只要跟田光有关系的,都给查封了。。。”
  我们听着下面的人回报,心里都有点发怵,这一次,是来真的了,我一直都知道,田斌在查他的儿子田光,这对父子,上辈子可能是仇人,做父亲的,却一定要把自己的儿子送进大牢里去,真是有意思。

  “飞哥,我们去丨警丨察局问了,他们是以涉黑,谋杀,不正当经营的罪名逮捕光哥的,现在正在审查阶段,任何人都不准探视,而且,连律师都进不去。”癞子说。
  我点了点头,我知道,田光这次进去,是栽了,来的这么突然,但是又不突然,我们早就知道田斌在查我们,但是,我们却无能为力,我们都很忙,忙着对付敌人,忙着扩张地盘,忙着赚钱,当我们能空出来手的时候,田斌已经找到证据了。
  宿命,这就是宿命。
  “现在是多事之秋,田光退下来,算是尽责了,要不然,等他在位的时候被抓了,我们就群龙无首了,那,现在田光走了,我们还是要继续的,就按我之前说的吧,让邵飞做总锅头。。。”五叔拍桌子说。

  我皱起了眉头,枪打出头鸟,这个时候我上?我他妈有病,田斌不会放过我的,他没有抓我,不代表我没有罪,也不代表他没有证据搞我,或许,田光是大头,我只是小虾,但是他不会放过我这只小虾米的。
  “邵飞,你说过的,不会不算话吧?”马玲再一次说。
  我站起来,我说:“我不会做的,马玲做很合适,这样吧,马玲做总锅头,我做二锅头,我继续管钱,行吧?”
  听到我的话,所有人都面面相觑,几个老东西都没有说话,他们心里都有数,这个时候,谁做谁倒霉,所以他们看我推迟,也就没说话。

  过了一会,马炮急了,说:“你们他妈的表个态啊,平时都他妈的那么能哔哔,现在怎么不说话了?”
  听了马炮的话,五叔说:“哎,我老了,现在我退休,你们怎么办,就你们自己决定吧。”
  他说完,四叔也跟着表态,看着他们,几个人都比较生气。
  阿福说:“既然大家都这么决定了,那么我宣布,马帮总锅头由马玲来担任,二锅头,还是由邵飞来担任。”
  马炮站起来,说:“妈的,就这么定了, 我出去放炮,庆祝一下。”
  “你他妈傻啊,现在风口浪尖上,你去庆祝?你不怕丨警丨察不知道我们刚刚选了总锅头是吗?我们是生意人,但是谁他妈手上没有血?别他妈把我们都弄进去,等风头过了在庆祝吧。”四叔生气的说。
  马炮听着就很不爽,我站起来,准备走,离开了宗祠之后,马玲追出来,抓着我,说:“你是不是不服气?”
  我看着马玲,我说:“没有。。。”
  “那你他妈的一副熊样,你要是不服,我们打一架,你要是赢了,老娘给你做。”马玲生气的说。
  我笑了起来,我说:“床上还行,床下就算了吧,我现在很忙,马帮的事,交给你了,要钱说一声,还有,盈江的事情,你也看着一点,我,可能。。。”

  “可能什么?”马玲不高兴的问。
  我说:“可能很快也会进去了。”
  马玲听了,就看着我,沉默了起来,过了一会说:“所以,你才不跟我争?我马玲最不爽的就是别人让着我,我他妈有这个实力,你他妈的别让着我。”
  我看着马玲,伸手摸她的脸,但是被他给打开了,我转身就走,没说多余的,我离开了打蜡村,这件事来的突然,也不突然,我们早就知道,但是当他真正的来的时候,我才发现,我好可伶,我跟田光都好可伶。
  在道上,我们现在可以说是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了,但是,当丨警丨察来的时候,一句话,一副手铐,就把我们灭了,一切的潇洒与霸气,都得藏起来,不藏,你就得趴下。。。
  我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了,我觉得很乱,我拿出来电话,给丁瑞打电话,电话通了,我说:“丁先生,我的手下可以放出来了吗?要多少钱,你说。”
  “人已经放了,被人保释出去的。。。”丁瑞说。
  我听到了之后,脑子有点乱,保释出去了?我问:“什么时候?”

  “今天上午。”丁瑞说。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