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65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哈哈哈,飞哥,我的好飞哥,哈哈哈。。。”张奇有点疯狂的笑着看我。
  我眼睛很酸,我有点想哭的冲动,我从来都没有想过我们会有今天,真的,我一直以为,我们是最好的兄弟,他会理解我,听我的话,但是他现在居然不听我的话,真的,我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今天。
  我还记得张奇为我做的事,为我挨刀子,为我挨子丨弹丨,我还记得他肠子被拉出来的时候,还在握着我的手让我走,我们一起经历的一切,让我油然而生,我看着他,他也看着我,我说:“走啊。。。”

  张奇站直身体,指着里面,一字一句的说:“飞哥,你说过的,要他的命,帮我报仇,我的这只手为什么会断?就是因为他,你说过的,为什么你会骗我,他就比我重要?他做了那么多的事,他一句话就推给了别人,我们所受的所有的罪都可以抹掉吗?凭什么?你为什么那么偏心啊?”
  我看着张奇,我哽咽了一下,我说:“没有他就没有我,没有我,就没有你,出去。。。”
  我故作冷冰冰,用强硬的语气去把张奇压下去,只要他回去,让大家都冷静一下,等时间过了,就能安抚他。
  张奇哭了,他的眼泪顺着脸颊泪流成河,他用手擦着眼泪,没有再说什么,我听到了警车的声音,我说:“快走啊。。。”
  张奇看着我,说:“飞哥,我今天一定要他的命,你要怎么样吧。”
  我看着张奇冷冰冰的脸,我说:“你有这个本事吗?”

  “他们都站在我这边,楼下的兄弟也觉得田光该死,他毁了我们,今天只要你不拦着,他必死无疑。”张奇咬着牙说。
  我握紧拳头,我说:“那就从我尸体上踩过去。。。”
  我内心很纠结,田光犯了众怒,虽然他是我大哥,但是我的兄弟们都不喜欢他,因为他给我们的加害太多了,虽然我能理解,但是我的兄弟们不能理解,所以这个时候张奇出来带头杀田光,所有人都会响应,这不是我这个做大哥的能控制的,而是田光犯了众怒的原因。
  张奇拿着枪对准我,我震惊了,貌桑害怕的看着张奇,说:“奇哥,他是老板啊,你不能。。。”
  张奇看着我,说:“邵飞,我这条命是你给我的,我欠你一条命,我可以为你死,但是,你也可以为田光死,今天我不杀田光,所以,我不欠你的了。”
  他说完就朝着空中开了一枪,我身体抖了一下,我看着张奇,他决绝的看着我,我很心痛,我没想到我会失去他,我看着他,我想说什么,但是他转身就走,走的很决绝,我踉跄了一下,闭上眼睛,身体颤抖起来。。。
  “老板,谢谢你,但是,我现在也走了,我不喜欢他,他是个坏人。”貌桑说着。
  我说:“走,都走吧,好好跟着他,你们会混出头的。”
  貌桑没有说什么,带着他的缅人兄弟,离开了走廊,我一个人站在走廊里,失魂落魄,我不明白,为什么会这样,一切,都不是我想看到了,门开了,田光走出来,说:“这个人,不能留。”

  我看着田光要走,我说:“别动我的兄弟。。。”
  田光看着我,冷着脸,我没有说话,走了出去,我下楼,看着大堂的地板上都是血,柱子跟几个人躺在地上,疤瘌跟癞子过来,说:“飞哥,他们突然动手,跟貌桑的缅人打起来了,不过。。。”
  我看着外面冲进来的丨警丨察,是田斌带的队,救护人员也来了,开始抢救,田斌走到我面前,说:“邵飞,怎么回事?”
  “不知道,有一伙人要杀我们,开了枪就跑,我们的保镖都中枪 。”我说。
  田斌认真的看着我跟田光,他说:“真的吗?”

  “是的,就是这样,你要带我们回去问话也可以。”我说,说完我就把双手伸出去。
  田斌摇了摇头,说:“不用,你们也是受害者,只要问个笔录就可以了。”
  田斌说完,就让一个丨警丨察过来给我们录口供,我把事情原原本本的说了一遍,虽然都是谎言,但是他们还是记录了下来。
  地上的人被抬走抢救之后,丨警丨察封锁了现场,责令我们歇业整顿你,我们也照做了,之后,他们就离开了,我坐在大堂里,有点搞不明白。
  田斌没有为难我,甚至都没有问我多余的话,还关心我有没有出事,甚至连田光也没有为难,他把人带走之后,就收队了,很离奇,以往,他都会刻意的刁难我,但是这次没有。
  就如田光说的那样,他可能真的找到了关键的证人,所以,他不想打草惊蛇,把我给吓跑了。
  瑞丽的晚风吹进来,血腥味还挺浓厚,我抽着烟,田光站在远处,我们都在沉默,我们都知道,我们现在并不安全了,我说:“能找别人吗?”
  “我尽量努力,但是,你应该知道,找别人,永远没有身边最亲近的人合适,他们知道该怎么去告诉丨警丨察,外界,也会相信,有些事情,不是钱能解决的。”田光说。
  “那就多花一点,要多少钱,让愿意做的人开口。”我捏着鼻梁说。
  田光摇了摇头,想说什么,但是最终还是什么都没说。
  当田光离开之后,我看着疤瘌跟癞子他们走过来了,其他的兄弟都遣散了,他们两个走到我面前,两个人都跪下来了,疤瘌说:“飞哥,你要是真的要我们去顶罪,我们也愿意。”
  我意外的抬头看着疤瘌,他的脸色很严肃,癞子也是一样,我笑了一下,我说:“谁让你们去顶罪?别胡说,不会的,我告诉你们,我自己进去,也不会让兄弟们进去的,回去吧,店门,我来关。”

  两个人站了起来,沉默了很久,想要说什么,但是最终什么都没说,我看着两个人离开,就站起来,走到外面,在门口停放着八辆新车,都是百万以上的跑车,但我本来要庆祝的,但是还没来得及庆祝,这场宴会就散了,我有点落寞,四处看了一眼,身边一个人都没有,真的,我成孤家寡人了,好寂寞。
  我自己开车,朝着瑞丽开,听着音乐,心乱如麻,空空荡荡的,兄弟情义,到底什么是兄弟情义,我很纠结,非常纠结。。。
  车子在午夜时分回到了腾冲,我下了车,回到自己的家里,我走在那台阶上,我知道,那个断手不愿意上来的兄弟,永远都不会上来了,好寂寞,但是回到家,我想到了啊召,想到了阿默,想到了我的妻子,我的内心就会好受一点。
  我回到客厅里,没有人,上了楼,看着床上睡着的陈玲,就走过去,伸手摸着她的后背,亲吻她,她被我惊醒,看到是我,有点生气的想要推开我,但是我强烈的表达着我的渴望,内心的空虚,希望他能给我安慰,陈玲没有辜负我,走下床,抱着我亲吻我。
  “你怎么了?”陈玲问我。
  我亲吻着她,我说:“一下子,好像失去了全世界,但是,我是赢家,为什么会这样?”
  我哭了起来,我第一次在陈玲面前发自真心的哭泣,陈玲抱着我,说:“你还有我,还有家,我们永远不会离开你。”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