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刀穷一刀富一刀穿麻布,父亲因为赌石丢了命,我也从此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第1063节

作者: 白日依山尽V3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笑了笑,我说:“没有了,都是我们的天下了,以后,翡翠市场,我们说了算。”
  “商户们都在等着呢,虽然上次你让他们赚了很多钱,但是他们更希望能尽快开始营业,毕竟我们是做翡翠生意的,什么时候可以营业?”马玲问。
  我笑了一下,我说:“等我把公司整合一下就可以了,现在公司的股票一跌谷底,但是放心,马上就会恢复正常的。”
  马玲点了点头,没说什么,电梯开了,我们走进去,上了楼,我的心情好了很多,到了包厢,我们开了很多酒,我跟马炮还有马玲一起喝,我让张奇陪着兄弟们去选车,今天给他们几个元老级别的人物都发一辆车,至少百万级别的车。
  “干嘛请田光来?”马玲问我。

  我笑了一下, 我说:“他准备金盆洗手。。。”
  马玲瞪了我一眼,说:“他的话你也信?”
  我笑了起来,我说:“为什么不信?”
  马玲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喝酒,我的电话响了,我看着是李瑜的电话,我就站起来了,我说:“出去一下。”

  到了门外,我接了电话,我说:“喂。。。”
  “邵飞,把他们的尸体领回来。。。”李瑜说。
  我听着就皱起了眉头,我说:“我又不是他们的亲人,我有什么资格领他们的遗体?再说了,我也没想过让他们回去,在缅甸烧了最好。”
  “你怎么能这么恶毒?我们广东人最在乎的就是魂归故里落叶归根,你在缅甸害死了他们,难道还不够吗?为什么还要这么恶毒?”李瑜冷冰冰的说着。
  我听着李瑜的话,内心就有点火气,我说:“好啊,拿钱来,一个人十亿,把我的钱都还给我,从此各不相干,你守着你的亲人去吧。”
  沉默,我抽着烟,心里很火,我说的是气话,但是李瑜沉默了一会之后,说:“好,钱我会给你的,我跟大使馆交谈过了,说他们没有调查清楚之前,尸体是不会领回来的,我希望七天之内,他们的尸体能回来,还有,黄槐没死,我也希望他能回来。”
  电话挂了,我挠了挠头,我狠狠的砸了一拳,手臂被震的发麻,我很恼怒,妈的,为什么会这样,有些话,我根本就不是那个意思,为什么我要说气话?
  钱本来就是我的,我干嘛要用这种愚蠢的方式要回来?真的愚蠢。
  “别为难自己,否则,你会很难过的。”
  我听着说话的人,是田光,我转身看着他,他走过来,拿出来口袋里的手绢,塞进我手里,我拿着手绢,包着自己的手,很快手绢就红透了,流血了。

  我没有说什么,跟田光一起进了包厢,看到田光来了,马玲跟马炮都不屑的笑了一下,马炮说:“田老大,你好啊。”
  我请田光坐下来,给他倒酒,我说:“今天都是自己人,不管以前有什么误会,今天都会解开了。”
  “解开?怎么解开啊?我爸爸都他妈死了好久了,他这个杀人凶手还他妈的好好的活着,你告诉我,我怎么解啊?让我捅三刀行不行啊?”马炮不爽的说着,
  马文的死,跟田光脱不了关系,我看着田光,他喝了一口酒,说:“如果是我做的,我一定连你一起弄死,二爷的死,不是我干的,是阿海自作主张干的,我也很难过。。。”
  “人都死了,你他妈的说什么都行了,草你吗的,别说我不相信你,除非你从这个位置上滚下来,否则,我是不会相信的。”马炮不爽的说。
  田光认真的看着马炮,把酒杯放下, 说:“好,我退位。。。”
  田光的话很干脆,让马炮跟马玲都很诧异,我深吸一口气,田光确实是要退了,而这个位置谁来做?很难决定!
  田光的话,让所有人都沉默起来了,我们都靠在沙发上,我们几个可以说都是马帮最厉害的人物了,虽然我现在不在马帮,但是其实,我在马帮的影响力是最大的。
  “你他妈的这么突然,弄的我一点准备都没有,我草你阿妈的,你从来都不按套路出牌,我草,你真的要退了?”马炮惊讶的问。
  田光说:“我准备让邵飞上,明天,是泼水节的最后一天,我准备在打蜡村金盆洗手,到时候,就会宣布,让邵飞上位,他上位,名正言顺,不需要选。”

  “哎,为什么不选啊?我他妈的也是马帮的老一辈啊,我也有能力啊?为什么不选啊?是不是大表妹。”马炮说。
  我听着,就看着马炮,我皱起了眉头,这是什么意思?
  马炮说:“看着我干什么?我说的有错吗?咱们马帮现在是。。。”
  马炮说不下去了,最后就推了一把马玲,说:“你他妈的说句话啊,老子是给你争取呢。”
  我看着马玲,他也看着我,说:“邵飞,不知道你还记得不记得,你曾经说过,他做第一任,我做第二任,这句话,我一直都记得,你也说过,马帮应该姓马。。。”
  我皱起了眉头,对于马帮总锅头的位置,我没有稀罕,但是现在他们要出来抢,让我有点难受,也是我没有想到的,平时看似团结一条心的人,当真正的遇到这种事的时候,自私的心里就出来了。
  我低下头,我说:“到时候在说吧,我们还是问问马帮老一辈的意见吧。”
  马玲站起来,说:“我不喜欢这个王八蛋,他一出现,我们之间就他妈没什么好说的,邵飞,承诺,你要记得,我先走了。”

  马玲说完站起来就走,马炮也站起来,说:“邵飞,不是兄弟我不挺你,而是。。。”
  我笑了笑,我说:“没事,都是自己人。”
  马炮说:“哎,你知道就好,这个王八蛋,老子是不喜欢,他妈的,他要是嘴硬一点,老子就砍死他,草。。。”
  马炮说完瞪了田光一眼,就走了,我深吸一口气,靠在沙发上,妈的,这次的庆祝,有点不成功啊,本来想要高兴高兴的,但是马炮他们跟田光不对付,这样的情况,只会不欢而散。
  田光说:“话我已经说出来了,但是能不能做上这个位置,就看你自己了。”
  我皱起了眉头,喝起了酒,我说:“为什么我就不能痛快一点呢?”
  “你不痛快是因为你做事不够痛快,女人之所以不能给他们太多的好处,就是因为他们会自以为是,而且,还很贪婪,女人贪婪起来,是可以毁灭全世界的,所以,这次马玲会出来跟你抢,你现在不痛快,是因为你现在想要的,跟你当初的承诺自相矛盾,所以,我从来不跟任何女人承诺任何事情,情债比任何债都要难还。”田光认真的说着。
  我点了点头,喝了口酒,我说:“瑞丽,广东,现在都是我们的势力了,没有什么人能控制我们的市场了,但是我有一点很奇怪,为什么你要突然退位呢?你不是这样的人。”

  田光笑了一下,沉默了一会,过了一会,他看着我,认真的说:“田斌一直在查我,他要把我送到监狱里去,而我在里面的朋友告诉我,他找到了关键的证人,所以,我现在很危险。”
  我听了就皱起了眉头,我问:“关键的证人?什么人?我们做事都很干净,应该不会。。。”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