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09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我离开宴厅在走廊碰上了尤拉,她胸口湿淋淋一片,似乎刚从洗手间清洗回来,我们迎面相撞,我想从她左侧走她恰好也档在了左侧。她笑了笑,朝我伸出手,”周太太久仰,方才没机会和您聊两句,还觉捌良遗憾,看来苍天不负葡自人,我还是在这里等到您了。
  物自不在焉往身后看,宴厅大门空空荡荡,只有灯光闪烁人声起伏,我确定没有被人追上,稍微松了口气.有些无力撑住墙壁,和她握了握手,`‘恭喜尤拉小姐。

  你今晚很美。‘`她垂眸看了一眼我戴在无名指上的沾戎,’有周太太出没的地方,其他人者佼下会美过您。
  我收回手搏了搏散乱的长发,`,我还有事,不耽误尤拉小姐时间,弄先生还在等您。“我走过她身边时,她忽然小声说,“弄先生是什么人,要让我做什么,我都很清楚,此生有幸代替周太太做事也是我的福气。
  她话里藏刀,有些意味深长,我顿时停下脚步,壁眉看向她,`,什么意思。
  她笑看说,`‘弄先生主办的选美也不是什么传统盛事,除去他这个人,面子,已经实属不易,还能恰好找到我这样合适的,周太太不觉得太凑巧吗影响力太浅薄,能来这么多女人都是冲他她脸上高深莫测的笑容令我一阵恶寒,“你到底什么人。
  “她说我是弄先生的人。弄苍的人找我说这些干什么r她笑说常老想纳的五姨太,是周太太。
  这内情我已经猜出七八分了,弄苍也提点过我,常老对我的言行举止分明是看上我了,他在珠海只手遮天,女婿又是广东的总瓢把子,他哪有什么女人得不到,就算是身价十几亿的富太太千金,他点名要了r男人也得点头哈腰把自己老婆女儿献给他,求个安生日子过。
  唯独周容深,他有兵权,自古兵家必争就是虎符,可以喝令三军,调动得了几千干警的公丨安丨局长,常老拿势力压不住r只能走歪门邪道,他才会找弄苍玩黑吃黑的路数。我唯一庆幸自己和弄苍牵扯的旧情,就在这件事上,他的不舍不仅保住了我,还意外保了周容深。
  可惜尤拉风华正茂的姑娘,做一个老头子的五姨太,在吃人不吐骨头的深宅大院艰难求生,物自里不田傀疚呀匆昔她仿佛看透r莞尔一笑。
  “周太太自己有手段,迷得弄先生甘愿为您和岳父勾心斗角,这才有了我出头露面的机会。能学来周太太十之六七的韵味,我可是下了不少功夫的。
  尤拉说完朝我点了点头,空气内弥漫起一阵香风,她妖烧婀烟阪口杨柳般身姿从我左侧离开,进入那扇宴斤门,最终消失在苍白的光束里。留下一个巨大谜团,让我毫无头绪。
  弄苍是临时决定要通过选秀找女人替代我,能选到什么货色他一开始也没把握r碰上尤拉完全是运气,可尤拉短时间怎么学得这样相似,而且她怎么会知道我和这件事的因果。

  她明显有备而来,可她到底是弄苍的人,还是另有雇主?
  如果另有雇主,连弄苍都能蒙骗过去r这人实在太深藏不露,是多奸诈的城府,多运筹帷幢的智谋,才翻割其子下在了荞苍前面.而且下得不看痕迹,悄无声息。
  真有这么牛逼的人,早就曝光了,能藏到现在还不显山不露水.势必很会遮掩自己,场面上示人的面目是一套背地里算计的面目又是一套。
  世间不怕坏人,歹人,狂人,任池猖撅放肆,也有子氏档的法子,最怕双面人。双面人笑里藏刀,荫险奸诈,城府极深,就算和他朝夕相处,他只要不肯暴露,谁也发现不了。
  双面人多存在于官场,玩路数玩得自惊肉跳r他所表现出来的一切都是刻意的,甚至连输都是早就算计好怎么输的。我何笙算女人里靠手腕拼上来的,论心计我还真没怕过谁,可要是和双面人碰上了,我二话不说给他让路,那是老夭赏脑子,抱团都斗不过。
  我坐上车一声不吭,眉头皱得能夹死几只苍蝇,心里说不出的慌舌L恐惧。到底这一夭还异轰轰烈烈来了,来得天翻地覆惊心动魄,那个故意把事情闹大的女人,她敢得罪我和弄苍,她男人也总怕死,绝对不能让她这么干,想必是被雇来的,压根不是大门大户的太太二乃,她和尤拉背后都扯着暗线,而且牵线的人不是同一个,目的也不同。
  司侧各我送回别墅,路灯开得很亮,我下了车看到保姆在庭院里打扫藤椅和石桌,她听见汽车熄火的声音,站起身拉开铁栅门,“夫人回来了,厨房里温看汤,您要喝一碗吗。

  我告诉她晚宴吃过了,她见我走路摇摇晃晃r立刻丢掉抹布搀扶我,`‘您喝酒了吗。”我问她闻得到酒味吗。
  她凑在我衣服上嗅了嗅.‘有,而且很浓,您现在调养身体,不能饮酒吸烟,也不能食虫令r周局前两夭才说过,打算近期考虑要孩子的事r明年年底估摸就能抱一个了。
  保姆眉开眼笑,“周局这个岁数,得个贴自乖巧的女儿最好不过了,妻子留住丈夫,只凭借年轻美貌可万衬于,早晚者座要没的,还是骨肉亲倩更稳妥。
  我脚下一顿,周容深近期打算再要一个孩子。我问保姆我怎么不记得他说过。”就在饭桌上,您当时走神了,随口答应,周局可不当真了,还等着您调养身体呢。
  您一会儿进屋啊,头知他撒娇说点好听的,省得挨骂。
  “我浑浑噩噩被她搀上二楼,她朝房门努了努嘴,我伸手推开,进入房间的霎那被过分明亮的光剌疼了眼睛,下意识摸索墙壁上的开关,将灯光压到了最昏暗,房间里静悄悄,库铺和沙发都没动过,我正想转身进浴室,忽然黑暗的阳创专出一道尖锐嘶哑的女声,像厉鬼一般。
  “怎么这么晚。“我吓了一跳,失声尖叫出来,悟看胸口注视声音发出的方向。
  窗帘微微晃动,可外面根本没有风,我这几年做过太多亏自事,也逼死过抢我后台的嫩模,最怕因果报应了。

  窗帘在一阵诡异荫森的浮荡后,露出一只宽厚的手掌,缓慢掀开的霎那,穿看黑色睡袍的周容深逆着月光出现,他另一只手拿看变声器,看我如临大敌的模样忍不住笑出来,“吓到了?``我脸上苍白呆滞,他见我真的伯了,立刻丢掉手上东西朝我走来,`‘只是想逗一逗你。”
  我仍旧在他怀中不停颤抖,他说这世上没有鬼魅,只有人,好人和坏人,永远不要畏惧鬼神,那是不存在的。
  他在我额头吻了吻,’阮得高兴吗。“我想提前坦白,荆青明天我和弄苍的流言就会}茜城风雨,周容深会不会勃然大怒我也侧巴握,可我真的开不了口,我太害伯他问我,问我是不是真的,让我发毒誓。我舔了舔干裂的嘴唇,“冠军是一个叫尤拉的女人。
  “他说名字很有趣。我仰起头看他,`,你知道吗,尤拉很奇怪。”周容深眯了眯眼,不动声色避开我的目光,他视线落在我胸口非开的破洞上,笑着说,”奇怪到让周太太衣服都破了。”我很临尬说穿上忘了检查。他一边脱控我的衣版,一边抱看我进氵谷室给我清洗看眼底没有颔望。"乔苍对尤拉怎样。我说亻也选严的,当然象很不。
  日期:2017-09-15 18:43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