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青春和身体做一场交易》
第208节

作者: 记忆搁浅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他-只手C`ha 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整理着颈间领带和纽扣, ` ,我我脚下一顿,有些不服气, ` ‘你什么都能猜出,怎么不上夭。

  他大踏步落下我,一边朝前走一边回头,面容清俊明朗, ` ‘因为这个世界有何小姐,我连你都还没上够,上天干什么。
  朝他后背万刚良扔过去,他敏捷侧身躲过,捡起朝我晃了晃,揣进了自己口袋。
  这一晚我实在津疲力竭,高跟鞋戳得脚后跟都肿了,晚宴一点兴致没有,也懒得和人交际,站在角落吃光几盘点心还觉得饿,正想去其他餐桌吃水果,视线里忽然闯进一个妩媚的女子。她穿着紫色旗袍,露出修长白哲的腿,纤细的腰肢扭动起来风姿绰约,这女子很有我的味道,活脱脱就是我的翻版。
  她背影是这一晚我留意最多的,因为很熟悉,我朝旁边探了探身子,果然是拿了冠军的 18 号尤拉,她换了中式礼服,美得更出挑了。她在人群中非常寂寞,她又不觉得寂寞,就那么孤零零站着,衣香鬓影成了她的陪衬,她分明是烈火,活成了冰岛。
  这女人还挺有意思,没准儿真能掳获常老,李代桃僵。
  贺太太从尤拉身后不远处的地方走来.她大声喊周太太,尤拉不知因为什么回过头,贺太太看清她的脸征了征“你 … ‘ , 尤拉笑看朝我的方向看了一眼,贺太太有些窘迫,她朝尤拉点头,抚看胸口向我走来,连说了好几声真像, ` ,弄先兰五选上的这个美人,和周太太韵味气质眼神简直如出一辙,五官也有三四分相像,和您穿一样的衣服,倒伤一样的发型,看背影都分不出谁是谁。“我笑着说人外有人,世上总有相似的。

  “可您不觉得太像了吗,本身没什么,打扮起来就很刻意了。
  “我身后闲聊的几个富太太荫阳怪气说,“弄先生刚才和周太太坐在第一排就说个不停,两人脑袋靠得很近呢,感觉非常投缘。莫不是周太太胞妹,推荐给弄先生走门路吧。
  她右 〕 咯咯笑,这话很剌耳,容易让人误会,我拾茬反而捅娄子,干脆不吭声。
  贺太太瞪眼,“嚼舌根子找错了地儿,这可不是你们山头,闲言碎语管住了嘴巴,哪个都不是你们惹得起的。
  “ , ,哟,贺太太这墙头草,不够您巴结的,周太太都没说什么,开个玩笑而已 r 您倒是有眼力见儿。”
  贺太太地位多少 L 以创门高一些,不肯吃这难堪,冲上去要理论,我一把拉住她往另一个方向走,小声劝她息事宁人,没必要在这种场合吵闹。
  我走出几步听到那群惹是生非的太太又说, ` ‘江南会所传出了闲话,和弄先生偷倩的有夫之妇是市局的夫人,不会就是她吧,市局那些官太太我见过,者压下是能入弄先生眼的,唯州地最狐媚。
  “我脚下一顿,脸色不由有些发白,这时一名礼仪小姐站在门口忽然喊, ` ‘弄先生,您桌上有两样东西没带走。
  “养苍被一群男宾簇拥,站在距离门口最远的窗台.宴厅鸦雀无声,都纷纷看向礼仪小姐手中的东西。一只手表和一张纸。弄苍笑说是我的。
  紧挨看礼仪小姐的一又寸男女接过,打算送到他面前,女人没拿住那张纸,轻飘飘飞出了好远,落在另一位夫月却下,夫人捡起看了一眼,脸色顿时大变 r 疑惑念了句“何笙?
  梦日青败露都是源于蛛丝马迹,一刁牛微不足道的小事,被有心人揣测分析,就成了实打实的证据,弄苍不是离开女人活不了的好色之徒,所以区张写了我名字的纸,立刻被推为众矢之的。
  圳门皱眉凝视我,满嘴微词,何笙不是周太大名伟吗?弄先生写这两个字干什么。
  女人拿看那张纸反复翻看,“这是男人字迹,弄先生都说是他的了,应该是出自他手了。“真是奇了,弄先生是有妇之夫,周太太是有夫之妇,写名字哥刊十么,搞得像定情信物一样,换做我避嫌都来不及。
  “女人们纷纷看向仍旧喝酒的弄苍,他身后男子在和他小声说什么,时不时发出一阵笑,他对这边的嘈杂议论听不清楚,只知道很热闹。
  N目才我都看见了,弄先生对别人不苟言笑,可对周太太笑模样时时挂在脸上,好得了裔导了。
  周局长和弄先生闹得不可开交,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按说周太太应该是躲都来不及,怎么还敢往前凑。”
  她荫阳怪气打量人群内的男士,”有时候啊,事业做得再大,别忘了盯紧家里后院,一旦失火愈吹愈烈,想扑灭可就难了。
  同是女人,想想人家这一辈子,再看看我们。风流史注定要刻上她一笔了,后世的唾液能湮没了坟头草,可那反如何,骂名也是名,总好过一把火烧了,连灰J储压下剩下。”

  贺太太掐腰朝女人骂了一声呸,”信口雌黄,周太太招你了?
  一直就是你捕风捉影胡说八道,当心市局请你进去吃牢饭!
  "女人挺着胸脯不甘示弱,`‘敢做不敢当吗?现在谁不知道特区有一位高官太太和黑老大私下不清不楚,对号入座就知道是谁了,弄先生风流调镜,官太太里比周太太还漂亮的有几个?
  当谁傻子啊!"女人煽风点火的功力很强,原本只是怀疑的宾客都有些相信我和弄苍之间不清白,眼神讳莫如深,掌心掩住唇私语。贺太太冷笑,“是呀。
  我们上了年纪的脸俊俏,有功夫挤兑,不如在脸上花点血本好歹还能怪岁月无情,这位夫人三十出头和丈夫不和谐出来撒火,不怕闪了舌头吗周太太的脚丫子都比你这张女人憋了半响气得说不出话,指着贺太太鼻子骂她满脸难看的褶子,要不是其他人拉看,几乎者座要扭打到一起。
  我眉宇间情不自禁有些慌乱,太太一把夺过那张纸,举在空中晃了晃,笑着问弄苍,`,弄先生,此何笙应该非周太太这彼何笙吧7``弄苍看了灌矜氏上的文字,垂眸饮酒,任凭如咖何引诱也不予理会,旁边男人见状出来档枪,’写个名字而已,小题大做。

  ‘,他挥手计这些人散去,大家并不买账,养苍的这丝沉寂如同默认,越来越多疑惑与猜忌令我浑身不自在,无数火辣辣目光剌穿我的伪装和皮襄,恨万对导将我身上衣月翩冼来一探究竟,扮自口几乎停止跳动,在那一瞬间呼吸都凝滞太太习梁晰口手表递给养苍r笑眯眯看他怎么处理,我一言不发推开档住我的几个人,在她们惊呼与嘴嘘中疾步走出宴厅。
  我知道自己落荒而逃容易落人口实,可这个压倒性的场合,言语太苍白,除了被戳脊梁骨指指点点,大势所趋下谁也不会听信一面之词。我前科太多,在男女之事上口碑嘈得一塌糊涂,她们碍于我身份不敢说,但人为心里都有一把衡量的尺子,对我的评判本就是水性杨花r贪慕虚荣。
  我从这个高枝跳到那个高枝,在她们眼中也不是不可能的事。再待下去只会漏洞百出,让区段不堪入目的偷倩往事彻底置于放大镜中,只差大白天下。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