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仕途,在风骚中凯歌前进!》
第674节

作者: 月满西楼
收藏本书TXT下载去广告
  说了半个多小时,左晓静黯然道:“算了,我挂电话了。”也没有说什么时候再打电话,顾秋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嗯了一声,“那挂吧!”
  可是,谁也没有主动挂电话。左晓静在问,“你为什么还不挂?”
  顾秋说,“我要等你挂。”
  左晓静咬着唇,“你先挂吧!”
  顾秋说,“不,还是让你先挂。”
  “那我们一起挂!”
  “好吧!”
  说好了一起挂电话的,可两个人都失信了,拿着电话舍不得挂。左晓静把电话紧紧贴着耳边,顾秋呢,同样把电话贴着耳边,彼此听到对方粗重的呼吸。
  “你怎么啦?不准备挂了吗?”
  顾秋说,“我不忍心。”
  左晓静闭上双眼,泪水又滑落下来。
  姑妈从楼上下来,“晓静,晓静!你在干嘛?”
  姑妈来了,顾秋都听到了她的声音,左晓静恨下心来,叭地一声,把电话挂了。
  嘟嘟嘟嘟嘟嘟嘟——一阵忙音响起,顾秋还是听了好久,才将手机合起来。

  第二天一早,六点钟就出发了。
  二辆小车,朝清平县开去。走了一段高速,就只能走省道了。省道是柏油马路,车辆多,路况不是太好,主要还有灰尘。
  幸好夏芳菲租的车子,都是上百万的好车,走在这样的路面也能适应。
  按白若兰的要求,不进县城,直接取道南庄。

  顾秋早通知秘书长,叫他不要惊动任何人,直接开车到南庄,在村里安排一桌饭菜。
  白若兰去南庄的事,连乡政府都不知道。
  一点多钟,才赶到南庄。
  村支书和村长知道白老爷子回来了,早就安排了人在村里等着。大家都饿坏了,先吃了饭,然后坐下来喝茶。
  秘书长很奇怪,他听说对方竟然是新加坡华人时,暗暗震惊,顾县长从哪里找来的关系,搬来了这号人物?
  顾秋和白老爷子,还有村支书等人要谈话。听白老爷子的意思,他要在南庄修一座墓园,建一个白氏祠堂。
  顾秋把村支书叫到一边,跟村支书说,“他要修墓园,建神祠堂都可以的,但是你必须一口咬定,要把从县城到南庄的路给修了。这是我唯一的要求,你明白吗?”

  村支书说,“我当然懂,县长你这是为我们村里做准备,我懂,我懂的。”
  这个要求,不能由顾秋来说,必须让村里的人提意见。
  村支书回去后,也没有直接说,只是旁敲侧击,“村里的路很难,进出都不方便,你要修墓园,我们都是非常支持的,也可以号召村里的民众,帮你一起修这墓园和祠堂,反正你想做什么,只要跟我说了,我一定尽力而为。其实我很希望你回来修这个白氏祠堂。而且我还要要求政府,把我们南庄的路给硬化了。你现在是华侨,是我们的客人,如果路不修好,你回来碰上下雨天,脏了你一身,还坏了你的车子,我们可过意不去。这件事情,我跟上面去说,一定要他们把路给修了。”

  白若兰当然不知道顾秋和村支书沟通好了,她插了一句,“指望你们政府修路,别做梦了。他们现在都跟饿鬼似的,看到石头都恨不得啃两口。我看这路还是由我们来修吧!我们出钱,你们村里出工。”
  村支书心里暗笑,这个小姑娘还是蛮好忽悠的,顾县长没有看错人啊。不过这修路也好,搞经济建设也好,本来就是政府的事。但政府目前这阶段,不可能投资为你们修路的。
  村支书听白若兰这么说,又解释道:“白小姐你可是误会了,我们这届班子跟以往不同,现在你可以看看外面那些山头上,看到了没?山上这些树苗,那可是我们县委书记,县长亲自带头栽的。几百万株苗子,多大的魄力。以前那些光秃秃的山头,全部都种上了树,还有,你们上次来的时候,村里没自来水吧,现在自来水也装上了。这就是政府的功劳,政府为我们这些老百姓做的好事。”
  白老爷子说,“的确啊,我们才离开多久,这里的变化大了,这是好事。”
  白若兰不以为然,“栽几棵树,装个自来水算什么政绩,你看看我们新加坡公民,享受的是什么待遇?”
  顾秋笑了起来,“白小姐说得对,新加坡好,我们大陆人不好。白支书啊,这位白小姐对我们有偏见,你也不要解释了,否则越描越黑。不过人家对我们有意见,我们可不能对人家有意见,既然白老先生要回家修墓园,建祠堂,你们一定要鼎力相助,我们是友邦之国,礼仪之邦,我们虽然穷,但是我们讲义气,讲原则。白老先生,您就放心好了,您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一切包在我们身上。”

  白老先生倒是不好意思了,孙女讽刺政府,顾秋却不介意。反而要求村里鼎力相助。于是白老先生说,“顾县长,以前我们对大陆官员的误解,还望您不要介意。我们也不想白占村里的便宜,该花的钱,该我们付出的,我们都不会舍不得。除了修这条路之外,我想还赞助一座学校。不知顾县长是否满意?”
  顾秋听说白老先生要赞助捐建一所学校,就腼腆地笑了起来,“这多不好意思!”
  新加坡白氏集团家的千金大小姐和老爷子进入清平的消息,还是惊动了县委,市委。
  当时市委书记崇明川打电话过来询问,曹书记说是真的。的确是新加坡白氏集团的人来南庄了,崇书记就说,“这是个机会啊!你们要好好抓住。发展经济,靠的就是这些外力。”

  曹书记说,“顾秋同志正和他们在接触。”
  崇书记说了句,“这小子从哪打通的关系?看来还是有两把刷子。”
  曹书记只是笑,也没作解释,他也无从解释。
  挂了电话,他叫秘书去请顾秋。
  看到顾秋进来,曹书记说,“顾秋同志,刚才崇书记来电话了,他表示很关注这件事情啊,你可以多多努力,看看能不能让白氏集团在我们这里搞点投资。”
  白氏集团在全球的广告,铺天盖地的,电视里每天都能看到这种广告,其中最有名的一句,也是令人印象最深刻的一句:华人血脉,白氏制药。
  说明了白氏集团,其根本还是华人。

  顾秋说,“人家搞医药的,投资的可能性不大,而且对我们目前的环境,非常不满意呢。”
  清平这地方,连象燕的宾馆都没有,这一点,让白若兰最不爽的。
  曹书记也是老奸巨滑,跟顾秋说,“这位白小姐可能不好说话,但是我们可以打亲情牌,跟老头子说。毕竟老头子对家乡有感情,把这张牌打好了,下面的问题就容易解决。”
  这的确是个不错的想法,顾秋心里早有计较,没想到曹书记也如此想。
  昨天从南庄回来,他们住进了市里的酒店。

  顾秋叫人二十四小时贴身伺服,当然,这么做的目的,就是防止别人把他们抢走了。你想啊,这么庞大的白氏集团,哪个见了不眼红?上面的人也想留他们下来,搞点什么投资的。
  因此,有市里的领导,试探着跟他们接触,白若兰都拒之门外。用她的话说,跟政府打交道,那是自寻烦恼。
请按 Ctrl+D 将本页加入书签
提意见或您需要哪些图书的全集整理?
上一节目录下一节
【网站提示】 读者如发现作品内容与法律抵触之处,请向本站举报。 非常感谢您对易读的支持!举报
© CopyRight 2011 www.yi-see.com 易读所有作品由自动化设备收集于互联网.作品各种权益与责任归原作者所有.